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13章 变形计里的农村女
  从林晏的角度看,两个人有说有笑的,郎情妾意,好不快活,他这第三只电灯泡站在这里显得尤其多余。

  想罢,林晏攥着的手.下意识收紧,面无表情的脸上眼神泛冷,透着一股凉意。

  萧誉察觉到了他的视线,第一反应就是将视线转到秦明月身上。

  见她抿着唇冲自己淡笑,眼里适当露出一点疑惑,完全没有要向自己解释的意思,几乎是冷笑出声。

  可以说从出生到现在,萧誉还从没被人这么的利用过。

  如果不是他有不打女人的习惯,这时候秦明月不可能站在这里。

  更确切的说,敢这么利用自己还安然无恙的只有秦明月一人。

  他盯了少女许久,最后还是认栽似的瞥开了眼。

  这期间,萧誉盯了秦明月有多久,旁边的少年就看着他们有多久,身上散发的森寒气息仿佛要冻死人。

  明明上次也不见得他对她有多在意,这回倒是紧张起来了?萧誉挑了挑眉,开始怜悯起来林晏了。

  “他不认为以这个少年的木讷能看穿秦明月的真面目”,想到这里,萧誉摇了摇头,“在最美好的年纪遇上秦明月这么个黑心肝也是算他倒霉”

  在这样想的时候,他其实心里还有种幸灾乐祸和看热闹的心思。

  先入为主,萧誉就对她带有一丝偏见,先前他觉得她是个拜金女,见钱眼开,现在他只觉得这个人心机深沉,一言一行中带着阴谋算计。

  本来他看到网上说的那些,还想要帮秦明月压评说话的,可既然如此他也不必多管闲事了。

  温瑶和陈栋还有林爷爷刚从外面回来,不清楚眼前是什么情况,前面那几个人的氛围莫名有些凝固,怪异。

  三人中秦明月率先看到他们,“你们回来了?”,她朝几个人打招呼道,丝毫没有隔阂。

  “明月姐,这是……?”,温瑶的视线看向了跟秦明月只有一个指头的距离的萧誉,问出了声。

  她这个问题同时也道出了林爷爷和陈栋心中的疑惑。

  秦明月是想回答温瑶的,结果还没等她说出口就被旁边的萧誉先一步抢先道,“朋友”

  这话一出,不仅林晏的眸子一凝,正在观看直播的那些人也愣住了。

  “朋友?我莫不是听错了吧?”,有这个疑惑的不止一个人,因为萧誉的语速有点快,所以他们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一直到看到秦明月听到这句话,敛了敛眸,神色突然变得不自然时,他们才发现自己没听错。

  刹那间,弹幕上出现了许多个“卧槽”,表示了其震惊程度。

  “这怕是史上分手最快的情侣了吧,前两天还甜里调蜜,这么快就被甩了?”,疑惑的句子道出了惨痛的事实。

  更有网友理解为是萧誉看穿了她,所以才分手的。

  “就说嘛,人家萧大少,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会看上她?”

  “而且看那秦白莲脸上莫名其妙,不得其解的表情,好像是刚被甩的”

  看笑话的人永远都是在多数,对于自己不喜的人,别人越是狼狈自己越是高兴。

  就在“朋友”这两个字落下的同时,秦明月抓着萧誉的袖子的手不着痕迹地松开了,像是不小心。

  可在广大眼神锋利的众人眼里,哪里看不出来这是因为神色恍惚才撒手的。

  的确,秦明月是被他这句话弄得有些措不及防起来了。

  她微微抬头,目光对上萧誉的眼,只见他露出一副“小爷我不陪你玩”的傲慢表情。

  “她想要利用他,也不看自己有没有资格”,萧誉看着眼前状似柔弱的女生,面露鄙夷,直接把秦明月的所作所为贬入尘埃。

  按在场的大多数认为,秦明月应该是当场委屈而泣,露出白莲花本色才对。

  可秦明月却不如他们所愿,她捏紧拳头,敛了下眸,扭了方向,别说是眼泪了,脸都不红一下。

  唯有林晏才能看出其中的差别待遇。

  正如他知道她先前是装的一样,如果她这时候真哭了,那他反而觉得她是装的了。

  这也正是秦明月想要表达出来的信息。

  “就算两个人没有名义上的关系又如何,在他眼里有就行了,至于名声,她还有吗?”,秦明月心中问自己道。

  她没有向萧誉死缠烂打,追问为什么,只是神情失意,脚步有些踉跄。

  期间,林爷爷客套一句让她晚上留下来吃饭,被她直接拒绝了。

  萧誉说到做到,虽然他们只当了还没到两天的男女朋友关系,但他还是把口头约定好的跑车钥匙送到了秦家。

  看着外头院子里停的一辆红色跑车,秦母面露难色。

  旁边修剪花草的秦明月瞧见,拿着剪刀的手顿住,她盯着红色玫瑰花上的刺,片刻后才醒过神。

  “您不用担心,我等会会把车还回去的”

  至于他收不收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因为她从来不觉得萧誉会把车收回去,

  说到底秦明月还车是假,借这个名义想见他才是真,不这样做怎么证明她移情别恋,喜欢上别人?

  眼看着距离节目结束的时间越来越近了,秦明月说心里没有焦灼是不可能的,有时候她也会怀疑自己的计划真的能成功吗?

  这些天,她能感受到男主的情绪有点波动,可她还是不认为这丝波动能达到刻骨铭心的地步。

  她怕自己这么多年来的筹谋都成为一场空。

  或许是秦明月想得太入神的缘故,手指上突然传来一阵痛意,鲜红的血珠从白皙的手指上溢出。

  秦明月才刚从她不小心被玫瑰花上的刺给扎到了这件事上回过神,就听到秦母骂骂咧咧的声音。

  “怎么这么不小心啊?瞧这手上都流血了”,责怪中暗藏着心疼和关心,秦母匆匆忙忙从屋里拿出个创可贴,贴在了她的手指上。

  “妈,我没事”,秦明月抿了抿唇,刻意躲避掉了秦母的眼睛,更确切说她不敢看她脸上的表情。

  只因为她呆的这个世界并不是小说世界,而是真实的世界。

  意思就是说这里面的人不是纸片人或者冰冷的编码,而是活生生的生命。

  秦明月所知道的剧情是从时光回溯机里看到的未来剧情,秦母的未来是怎么样,她虽然不知道,但不用想都清楚失去唯一亲人会是怎样痛苦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一样,虽不是她所愿却是因她而起。

  就像林晏并没有得罪过她,有可能他也是因为天道控制而无法控制自己行为,可她还是想要要报复他,想让他痛苦一样。

  因为无论追其根源还是什么,他都是利益的最终获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