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12章 变形计里的农村女
  莲言莲语的话,让林晏不禁扯了扯嘴角,“哥哥?祝福?”

  他轻捻着这几个字眼,随后笑出了声,引来了秦明月的注目。

  此时,他的一只手仍保持着放在门把手上,身子半倚靠在那儿,俊朗的面容,清隽的笑容,乍然一看,心情似乎很好。

  可是就在这淡然无事的姿态下,手上已暴起了青筋。

  秦明月太了解他了,在他气息的变化的那一刹那,她就察觉到了。

  她倒退了几步,眼里有害怕之色,同时伴随着一丝不解,不解他为什么生气了。

  “林晏哥哥,你怎么了?”,流波般的眸子深切地望着他,声音温吞中隐隐带着担忧。

  这倒不是她伪装出来的,秦明月的确疑惑他到底因为什么生气,以什么身份生气?

  不过到底还是秦明月太小看了他,林晏是真的能忍。

  只见他收起了阴恻恻的笑,漫不经心道,“没事,只是想到一只不怎么乖的猫儿罢了。”

  说话的同时,林晏站直了身子,顿时气场压迫逼人,一米八几的身高,显得面前的秦明月小鸟依人。

  他的视线顺着她的手,移到了她一直提着的篮子上,没有要收下的意思,“这些东西你就带回去吧”

  “毕竟想要跟他撇清关系,可没那么容易”,林晏敛了敛眸,心中冷嘲道。

  他一想到原本属于自己的人投入别人怀抱,并且自己这些年来受到的种种待遇有可能都变成另外一个人的,心中顿时生起一股暴虐之意。

  但这股暴虐之意只来得及萌芽,又很快被冲散了。

  因为就在他刚说完那句话的下一刻,秦明月出声了。

  “可是……林晏哥哥,我拎得手疼”

  声音犹犹豫豫的,纤弱非常,虽然是陈述的语气,可落入他的耳中,却变了个意味。

  “也许是这句话太容易被认为在撒娇了”,林晏心里想着,“以她对那个萧誉的喜欢,怎么可能会向自己撒娇?不远离避嫌就不错了”

  这只能说明秦明月作得还不够深刻了。

  潜意识里林晏忽略了她白莲花的属性。

  不然他就会知道在白莲花的世界里可没有从一而终这一条规定。

  似是觉得自己特别没用,秦明月低着头,神色低蘼,没什么精神力,浑身上下散发着郁郁不得志的气息。

  抬眼望去,她那只如玉般精致,纤细柔软的手上,木制篮子留下的红色勒痕格外醒目,好像下一刻就会被它折断似的。

  可是那篮子里并没有很多东西,加起来总共还不到两斤左右。

  “娇气”,林晏看着她的手,心里这样想道。

  本来他应该冷漠道一句,“跟我说做什么?”,可是这句话却盘旋在口中,迟迟没有说出口。

  秦明月知道他一定会接过去的,说他大男子主义不像,说像又有迹可循。

  感情真的太复杂了,如果可以,她情愿花时间在给男主挖坑上,也不愿意在这上面费脑子。

  在林晏伸手准备接过去的时候,秦明月微松了口气。

  也是在这时,林晏才发现自己被她骗了。

  感受到手上的重量,他脸上略微显得有些沉默,一双漆黑眸子直幽幽地盯着她,气氛凝固了一刹那。

  “她居然为了跟他撇清关系,甚至不惜用上了苦肉计?”

  “那个人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就这么重要吗?就连他们十几年来的情分都敌不上?白养了”

  秦明月在他近乎锐利的目光下瑟缩地低下了头,声音小得可怜,语气半是愧疚,但更多的是轻松。

  “对不起,林晏哥哥,我不能收你的东西,阿誉不喜欢我拿别人的东西,我不想让他因为这件事不开心”

  以前林晏最喜欢的就是秦明月这般弱小的姿态,可听到这句话,他这时候却只有狠狠撕碎她的冲动。

  “她不舍得让他不开心,就舍得让他伤心?”,这句话林晏心里想着,并且也问出口了。

  即使穿着一身简朴的衣裳,林晏也是气质卓然。

  没有威逼,没有利诱,只有凭良心而论。

  “对不起”,这时候,秦明月的声音懦懦不安,“我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

  她的手握紧了又松,松了又握紧,面对林晏的责问,有些不知所措。

  柔柔弱弱的,即容易让人生起保护欲,又容易让人生起了摧毁欲。

  如果这幕镜头有被直播拍到的话,恐怕又会喷得更加厉害。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没有最白莲花,只有更白莲花,也只有身处局中的人才反而看不清。

  萧誉不认识村里的路,只能向路上的人家问路,他跟着别人过来,远远地就瞧见秦明月和上次的那个少年,

  虽然说他也称不上是情场高手,但他能清晰感受到那两人之间难以融入的氛围。

  见此,萧誉挑了挑眉,“哟,这是要给他带绿帽子?”,打趣的同时带着一丝不悦。

  尽管他没把秦明月放在心上,可这也不代表着他能容忍着别人胳膊往外肘,如果圈子的人知道他被人劈腿,这件事绝对会被人当笑谈说好长一段时间。

  抱着打着质问名头走过去的萧誉,径直走到他们面前,结果还没等他说一句话,秦明月亮晶晶的眼神直接把他给迷惑住了。

  “阿誉,你来了?”,没有疑惑,惊讶,只有看见他的欣喜和轻快。

  因为她说的是“你来了”而不是“你怎么来了”,这两者有很大的区别,像是普通家常一样,却充满了温馨。

  萧誉有一瞬间的懵,下意识点了点头。

  这么一个下来,林晏就被两个人晾在一旁了。

  他看着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虽然萧誉脸上看起来一副无所谓纨绔模样,但林晏注意到了他在秦明月说话的时候,侧耳听得十分认真。

  无论是谁看到这一幕都觉得这两人其乐融融的,林晏也不例外。

  然而真相是这样的。

  “你这是在拿我当枪使?”,再怎么后知后觉,这时候萧誉也差不多反应过来了。

  不过他还是要点面子的,只凑在秦明月耳边低语,但也就是这样让人更加觉得他们俩是真的。

  秦明月注意到了这点,乐得让这丝误会更深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