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11章 变形计里的农村女
  如果秦明月真的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人,像原主一样惹人厌恶,惹人烦,那么她不管做什么都不会引起男主太大波动。

  但重点的是她不是。

  这么多年下来,就算养条阿猫阿狗也都有感情了吧,何况是人?

  对于这个心理,秦明月把握得十分到位。

  林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来的?

  一路上他神色恍惚,魂都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王婶连续叫了他几声,他都没听到。

  “这是怎么了?”,她纳闷道,知道自己想不出来也就不想了。

  本来王婶是想跟他说上次给的草药用完了,再问他要点的,不过她看林晏这幅样子恐怕也没什么心情理她了。

  她看了眼篮子里的鸡蛋,想了想,又朝秦明月家走去。

  来都来了,东西总得送出去。

  上次那些草药林晏是白送给她的,没收她钱,但王婶作为长辈哪里好意思占一个小辈便宜。

  而且这么多年,林叔和他两个人生活也不容易,所以她这次特地准备了鸡蛋送人。

  在王婶眼里,这东西给林晏跟给秦家那丫头是一样的性质。

  别说是她了,这村里的人家都这样认为,所以这些年,秦家收东西都收到手软了,否则孤儿寡母的,生活恐怕更加艰难。

  这一点,秦明月自己也承认。

  能够使自己的生活条件变好,又能从男主手里抠出东西来,为什么不呢?

  恨归恨,她从始至终就没说过自己是个好人。

  一个当了几千上万年的反派,你指望她会善良?丧尽天良差不多。

  不过,说到底秦明月还是保留着一丝的理智存在,否则即使她演技再好,也不可能把那恨意掩饰得毫无破绽。

  在她跟萧誉说话期间,直播间里,其她人对秦明月的热乎劲感到不耻。

  棉言细语的说话声,眼中含笑,一举一动带着亲密。

  从她和萧誉两个人的话里可以知道两个人现在是男女朋友关系,但这也不妨碍她们找茬。

  “不要跟她们说,他们两个是一见钟情,在这物质缺乏的年代,说出去谁信啊?”

  “前段时间她还在对自己的青梅竹马温柔以对,这么快就移情别恋,爱上了别人,不是为了钱是为了什么?”

  就算秦明月外表看起来怎么清新脱俗,落入观众的眼里就不免有了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的意味。

  于是先前信她,把她奉为初恋女神的人,帮她洗白得多厉害,如今反扑得就有多厉害。

  短短时间内,评论里一下子乌烟瘴气了起来,比起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污言碎语遍布,更有甚者明码标价了起来。

  后台人员曾跟导演说起这件事,问他要不要把这些压下来,不过被拒绝了,只因为这么秦明月一出下来,节目流量大增,点击率破亿了。

  在剧组导演看来,一个农村人被人说几句算什么,大不了他们多给她点钱不就得了。

  虽然他没明白说出口,可眼底不把农村人看在眼里的意味十分明显。

  萧誉见惯了这些人,当面一套,背地一套,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他看不上农村人,身为豪门公子哥的自己不也看不上娱乐圈的这些人吗?一环扣一环的,谁也别说谁。

  换做前一天,萧誉不会管闲事,可是如今秦明月还是他名义上的女朋友,他这般是看不起谁呢?

  当场发罪下来,导演不仅不敢生气,还在一旁赔笑。别人不知道,他却听说过这位萧大少的不少事。

  真要得罪他,这节目还能不能拍下去还是另一回事。

  有钱有势就是大爷,为了节目组的热度,哪怕萧誉摆着冷脸,也有人乐得捧着。

  秦明月不知道剧情里是怎么样的,但应该也差不了多少。

  她并没有在外面逗留很久。

  回到家的时候,桌上一篮子鸡蛋非常醒目,因为秦明月从小就害怕家禽,所以家里就没有养过鸡,更别提说有鸡蛋了。

  “妈,这鸡蛋是哪来的?”,她朝一旁忙碌的秦母问道。

  “刚才隔壁的王婶来过一趟,这是她给的”,剩下的话秦母不说出来,秦明月也知道这是给林晏的,因为她和她们没什么利益往来。

  如果是先前,秦明月会“心安理得”地收下来,可现在她也算是有“男朋友”的人了,这么做就不适合了。

  她到达林家的时候,外面院子里没有一个人,温瑶和陈栋两个人不知道干什么去了,林爷爷也不在家。

  屋内,林晏就坐在椅子上,桌前一本书横放着,他视线虽然朝着它,但瞳孔涣散,不知道在想什么。

  脑海里,一幕幕闪过的是自己看见的场景。

  记忆中,白色连衣裙少女依然温柔羞涩,但这次笑的对象却不是他。

  看见秦明月和萧誉的亲昵举动时,林晏心里不仅没有她另觅良人,得以摆脱纠缠的喜悦,更多的是失落。

  对,失落,这是他从小到大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感觉。

  就连秦明月简单的勾指头动作落在他眼里都显得极为刺眼,他想象不到如果两人在他面前做出更亲密的举动,他会怎么样?

  本来林晏以为回来后,这种感觉就会消失,可是当他看见屋里面她留下的影子,这种落差感反而更大了。

  一排书过去,十有九本两个人坐在一起看过,笔筒里的那把钢笔是她去年送的,就连他现在身上穿的衣服也是她帮忙缝补过。

  房间里,这些东西犹如秦明月如影随行,林晏大拇指轻轻地摩挲着食指,这是他遇到难题时贯有的习惯。

  可是还不待他想出个什么来,门外就传来秦明月的敲门声。

  知道她找自己的时候,林晏面上微动,嘴角笑意不明显,却能感受他心情的愉悦,不过他似乎高兴得太早了。

  这丝愉悦在看到她手里拿着的东西时,很快就泯灭了。

  “你来就是为了送这个的?”

  林晏紧抿着唇,眉心拧成一团,眼神直直看向秦明月的眼睛,仿佛要看进她的内心。

  而秦明月仿佛没注意到他的眼神,语气轻松,神态自然,说到“当然不是”时,连嘴角梨涡都可以见到。

  “林晏哥哥,我交了个男朋友,那个人你也见过的,就是上次在菜市场向我告白的男的,他叫萧誉”

  “是不是很好听的名字”

  情人眼里出西施,说到这个人时,秦明月一直都是笑着的。

  而跟自己呆一起的时候,她从来都没这么开心过,即使笑也只是抿着唇淡笑。

  期待的眼神,还有微甜的笑意,像一根尖锐的刺径直插入他的心脏,疼得发苦。

  偏偏秦明月还觉得不够,又给添上了一把火。

  只听她用恍然大悟的语气道,“我现在终于知道你当时为什么那么讲了”

  “原来这些年我一直都只是把你当成哥哥,直到遇到阿誉后,我才知道什么叫作真正的喜欢”

  “林晏哥哥,你一定会祝福我们的,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