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10章 变形计里的农村女
  看见她们在向自己打招呼,秦明月嘴角抿笑,冲他们点了点头。

  然而这丝笑容在看到一旁站着的林晏时,神色不了痕迹一顿,很快就淡了下来。

  “林晏哥哥”,说这话时,她眼神中带着厌倦。

  同样一句林晏哥哥,却没有了以往的热切,只有无尽的疏离。

  习惯了秦明月的甜言蜜语,再听到她这般冷淡的话,林晏不由呼吸一滞,心中有片刻的沉闷。

  他幽深的眸子直直望进她的眼中,薄唇轻启,犹豫了两下,却什么都没说出口。

  林晏想问的是“为什么她变脸可以变得这么快?”

  一想到这儿,他已有几分棱角的脸上,气息明显有些不顺。

  别说一旁看的温瑶和陈栋两人觉得不对劲了,隔着一个网络的观众都能感受到里面的气氛不同寻常。

  “奇怪,发生了什么她们不知道的事吗?为什么感觉他们两个怪怪的?”

  明明前天她们看这两个人关系还是好好的,今天怎么却闹起了别扭?

  有一个人提出问题来,很快就有人对这件事进行了跟踪,随后菜市场那一幕也同样落入了众人的眼帘中。

  “年轻富二代开两千八百万豪车现身菜市场,当众告白白莲花”

  这一个消息出来后,网络上瞬间炸了。

  为什么所有的好事都轮到秦明月身上呢?

  网友的力量可是很强大的,消息刚出来没多久,他们就已经把当事人的身份扒得一干二净。

  萧誉,京圈萧家大少,又有颜又有钱,妥妥的真人版高富帅,跟他情史同样出名的是他败家厉害,挣钱也厉害。

  可以说只要嫁给他,吃喝绝对不愁。

  哪怕只是当他的女朋友都能从他身上扒下不少好处来。

  所以说这是要在她们眼皮子底下上演灰姑娘与王子的故事吗?吃瓜群众乐得在一旁观望着。

  开玩笑归开玩笑,健忘的人终究是少数,许多人始终都没忘记自己一开始的初衷。

  她们是想要知道林晏和秦明月两个人为什么突然变得生疏起来。

  “是因为横插一脚的萧誉吗?”

  从开播以来,直播间里一直为秦明月洗白的人基本都是男的,少数是妈妈粉,姐姐粉。

  可想而知,如果她们的猜测是真的,又会造成多大的轰动了。

  对于心中的白月光,他们可以捧着护着,但一旦秦明月被拉下神坛,稍微有了污点,拉踩最狠的也绝对是他们。

  因为村里的人不怎么关注这些,秦母等人都不知道秦明月被人这般说。

  不过秦明月本人却一点也不意外。

  从一开始她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只要能达到最终目的,被全网骂又如何?

  安市别墅里,宁萱看到网上各种编排秦明月的消息,气得吃不下饭。

  “他们怎么能这么说明月姐姐?”,因为那几根头发,她对秦明月的好感可谓高出天际。

  哪怕事实摆在她眼前,宁萱第一反应也肯定是假的。

  这两天内,亲子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林晏确实是宁萱失踪多年的哥哥,只不过她还没有想好该怎么跟她爸妈说。

  本来她想着过一段时间,等节目结束了再说,可是她真的忍不住了。

  两千八百万的豪车算什么?宁家有的是。

  比起萧誉那个渣男,追到手就丢的拔吊无情,她哥这种老实人明显才是最适合明月姐的。

  然而,还不等宁萱出手,网络上又出现了腥风血雨。

  事件中的男主角下场了。

  不是在网络上下场了,而是在现实中下场了。

  堂堂的萧家大少为了追一个人,居然直接追到了女主角住的小山村里?这让许多人大吃一惊。

  导演组的人为了维持热度,这次难得不抠门,开始做起了宣传来。

  新光村口,秦明月去接萧誉的时候,他是穿着嘻哈风格的衣服,头上戴着一顶黑色鸭舌帽,单只手拉着行李箱。

  不了解他的人看见他这幅样子,只以为是个爽朗的大男孩,丝毫看不出情史丰富。

  萧誉之所以答应秦明月的条件,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让他表弟看清她并不是他想象中那般美好。

  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想看看秦明月到底要做什么?

  而秦明月就更用说了,反正他只是她用来刺激男主的一把工具而已。

  虽然心里是这样想的,但面上却掩饰得极好。

  一身白色连衣裙随风飘扬,在空旷的泥土地里十分显眼,萧誉一眼就从人群中看见她。

  在白裙子少女面前站定后,他随手摘下了墨镜,无视了旁边拍摄的相机和人员,一点也不生疏问道,“我住哪儿?”

  这么一个穷乡僻壤的乡村,他肯住这里已经是屈尊降贵了,萧誉不要求要有五星级酒店那般高级,但起码得干净一点吧?

  可是这个想法在瞧见秦明月脸上纠结犹豫的表情时,他拿着墨镜的手一顿,心里闪过不好的预感。

  “你该不会告诉我你不知道吧?”,道出这话的语气有点艰难。

  史上最悲催的富家公子哥由此诞生。

  看到这一幕时,萧誉他表弟不由幸灾乐祸笑出了声,“活该,谁让他抢他女神的?”

  尽管外界怎么编排,他表哥怎么诽谤秦明月的,慕轩都不相信她是那样的人,这是他的直觉。

  而这些年,他的直觉从没有出错过。

  即使慕轩十分相信自己的直觉,见到直播间里的一幕时,仍觉得疑惑不解。

  如果他没记错,至今为止,她和他表哥这也才第二次见面吧?怎么相处起来这么熟练?

  只见秦明月小心翼翼,轻勾了勾萧誉的食指,可怜巴巴求原谅道,“男朋友,你可不可以别生我气了”

  “我不是故意的”

  似是觉得大庭广众下不好意思,她低着头,声音细小如蚊子,隐隐可以听到中间有一丝颤抖。

  白莲花的手段果然不同凡响。

  没亲身经历,萧誉都不知道会有这么大的杀伤力,哪怕知道她是装的,他都忍不住生出恻隐之心,更别提其他人了。

  这时候他开始敬佩起了跟秦明月相处了十几年,却对她不怎么感冒的林晏了。

  萧誉没察觉林晏就在附近,秦明月一早就知道了,她低着头的脸上,眼尾瞥过少年离开的背影,嘴角轻轻上扬,又迅速抿平。

  “看着独属于自己的温柔付诸在别人身上,心里不好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