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9章 变形计里的农村女
  或许是他沉默了太久,秦明月的眼神不由闪过一丝失望,就连紧抓着他衣服的手也不由松了下来。

  “也是,从始至终不都是自己一个人在自作多情么,这一点她很早就知道了,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她不想勉强他,也不愿意让林晏为难。

  秦明月扯了扯嘴角,艰难地露出一抹笑容,发白的唇紧咬着,努力让自己忍住别哭。

  可怜兮兮的样子落入萧誉的眼中,轻嗤一声,“这未免装得也太敬业了吧,有这演技,不去演戏还真是屈才了”

  “反正机会他给她了,要不要随她”

  “是个聪明人就应该知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跟一个穷小子能有什么前途和未来?”

  萧谕挖过的墙角不计其数,至今为止还没有一次失败的。

  如果说喜欢那些女的,他也谈不上,就谈着玩玩,追到手了就分,这富圈里哪一个人不知道萧大少换女人如流水。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萧誉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对,能挖得走的感情那还叫感情吗?

  他从来不掩饰自己的名声,是她们自己抵不住他的糖衣炮弹,怪谁?还不是怪她们自己虚荣心作祟,心比海大,以为自己可以一步登天?

  “更何况林晏似乎也没有像那些网友说的情深义重嘛”,他瞥了一眼沉默着的粗布衣裳少年,笑了声,讽刺中夹杂着不屑。

  作为一个男朋友,这种行为就叫做“孬”,没胆,当然,如果不是的话,那就当他没说过。

  萧誉并没有在这里呆多久,临走前不忘留下了一张电话号码,笃定了秦明月会来找他。

  林晏看着她收下,没有要扔的想法,隐藏在袖子下的十指握紧。

  秦明月故作不知,她留下这张电话号码是因为接下来她会用到这个。

  在原来的剧情线里,男主林晏对原主是不感冒的,

  一次的争吵中,原主生出了想让他嫉妒的心思,于是答应了萧誉的表白,条件是他必须在新光村里呆上一段时间。

  结果显然而知,林晏无视了他们故意秀恩爱,与女主温瑶相处极好,让原主嫉妒心生起,做出一系列让人恨得心痒痒的事。

  说实在,秦明月没有把握,这是她第一次以感情为基点做任务。

  人心最是难测,就算林晏真喜欢上她,可谁知道后面会怎样?人死如灯灭,死了就是死了,因为后悔痛苦一辈子的到最后能有几人?

  相比这个,秦明月更相信恨比爱更长久。

  捏着纸条的手微紧,她躲闪开林晏看向自己的视线,心虚了一瞬,勉强地笑了笑,“我们回去吧”

  心虚什么?林晏沉默没说话,漆黑的眼眸却从她的脸上落向了她刻意藏起来的手。

  想起刚才那红色跑车主人说的那些话,他不愿意把秦明月想得那么不堪,也不想承认这么多年自己看走了眼。

  但更多的是,不愿意相信她对他的喜欢不过如此。

  在回去途中,两个人也没有搭话,而三个人中的秦母因为心里在思考一些事,所以也选择沉默。

  “一个那么简单的问题林晏都要犹豫半天,他究竟把她女儿放在何种地位?”,秦母不明白。

  “若说喜欢,两人之间却似乎少了点什么?”

  回到家门口的时候,林晏帮忙把车推了进去。

  秦母在秦明月进屋后,叫住了即将离开的少年,“林晏”,这是她头一次用这种郑重的语气对他说话。

  “秦姨知道你从小到大都对月儿很好,但我现在只想问你一句,你到底是怎么想月儿的?”

  “你要知道,如果你不喜欢她,秦姨是不会勉强你们两个在一起的”

  似乎是没想到她会这样问,林晏明显愣住了,如果是平常,他绝对会说只是把秦明月当作妹妹看待,可是如今他不确定了。

  难得一次神色迷茫,这时的林晏才有点像这岁数的少年郎。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占有欲作祟还是什么,他唯一知道的是萧誉绝对不是她最好的人选。

  一次沉默不算什么,两次沉默就有点问题了。

  秦母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心里大概知道答案了。

  “强扭的瓜不甜”

  想到这些年自家女儿对他的追逐,她现在想的是怎么打消秦明月对林晏的想法。

  在秦母冥思苦想间,她没想到的是,她和林晏的对话居然全部落入了秦明月的耳中。

  进屋的那一刹那,秦母看见秦明月站在门口,脸上苍白,没有一点人气,她慌张得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

  “你……全都听到了”

  看见自己捧在手心里,连骂都不舍得骂的人,因为一个半大的臭小子哭了,秦母对林晏生出了几分不满。

  虽然她也知道这迁怒不恰当,但她就是忍不住。

  秦明月自小就没怎么让秦母操心过,这附近人家谁不羡慕她有个乖巧,长得漂亮可人的女儿。

  村里追求她的少年郎有很多,可秦明月的一颗心全都扑在林晏身上,一副不撞南城心不死的架势。

  如今被拒绝了,指不定怎么伤心呢?

  秦母也年轻过,自然知道这么多年的感情不是一下子说收回就能收回的。

  “妈,我没事”,秦明月眼圈泛红,无声的哭泣,让人觉得压抑,然而此时却安慰起了秦母。

  “她能不担心吗?”,见秦明月抹了把眼泪,把自己关进屋里,秦母轻叹一声“造孽啊”

  然而此刻房间内,却不是秦母想象的那副要死要活的场景。

  秦明月一关上门,哭泣就立刻停了,温柔的眼底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麻木。

  “世上没有后悔药,林晏哥哥,你可别后悔呀”,盯着杯子里面的水倒映出来的面容,她笑了笑,也不知在笑谁。

  两天后,温瑶和陈栋两人再次见到秦明月时,感觉她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以前她见到林晏,眼神柔情似水,带着深情,只要不是个瞎子都能看出来,然而现在笑容礼貌又客气。

  温柔中带着淡淡的疏离。

  就连平时早晨都会过来的习惯都随之改变。

  如果说有什么没变的话,那就是秦明月见到她们两人时,态度一如既往的和善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