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7章 变形计里的农村女
  林晏的目光再次投到了秦明月的身上,小时候,他其实并不喜欢这个邻居妹妹的。

  因为林晏天生早慧,所以在面对年纪比他小,智商比他低,哭的时候一把鼻涕一把泪,又喜欢缠着他的秦明月时,简直就是厌烦至极。

  那时,他想的是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讨人烦的生物。

  林晏记不清自己是何时开始改变了态度,只记得一开始他并不是如今这幅样子。

  他虽然是林爷爷收养的,但林爷爷却是将他当成宝贝命根子看的,哪里舍得他干粗活。

  林晏这手上的粗糙几乎都是因秦明月而生。

  从小到大,她书包是他拎的,柴火也是他帮忙砍的,只要是粗活累活,无论过程是怎么样,最后他还是逃不过被奴隶的结果。

  就连这次推车,一个不讨好的力气活自己居然也抢着要帮忙。

  他看着手上抓着的柄手,突然陷入了自我怀疑中,“他真的只是将她当成妹妹吗?”

  “为什么他感觉自己就算娶个媳妇也不一定对她比对秦明月来得好”

  如果村里有人能听见林晏此时的心里话的话,怕是会用诧异地眼神看着他。

  “少年,原来你现在才知道?别人都是看破不说破而已。”

  因为思考的缘故,他推车的速度稍微放慢了些。

  这时候,车上坐着的女生不乐意了。

  “林晏哥哥,你可不可以快点啊,这太阳未免也太晒了”,秦明月转过身,轻扇着风,一边冲林晏催促道。

  精致的小脸上通红通红的,平添一分不属于她白莲花人设的娇媚。

  他下意识敛眸不去看她,抿了抿干燥的唇,心中的燥热却没有消失。

  没有回应她的话,但手上却是加大了力气,连带着车的速度都加快了几分。

  烈日曝晒,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

  秦母平时不太喜欢打扰两个年轻人说话,今天也是因为实在是看不过去才出声的。

  “月儿,你别老是欺负晏小子”,声音中隐约有一丝责备,但不痛不痒,说了其实跟没说一样。

  林晏心里也知道这点,毕竟秦姨就一个宝贝女儿。

  可以说秦明月变成现在这副娇弱,手无寸铁的样子,她占了一部分原因,林晏自己也占了绝大多数。

  未等她开口,林晏就先一步对秦母说道,“秦姨,不怪阿月”

  “是我自愿的”

  听见这话,瞧着画风突变,脸上笑得很欢的秦明月,秦母气笑了,气笑的同时,对林晏的满意程度更高了。

  至于林晏,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不过见秦明月盯着自己时,缓缓移开了眼。

  他不知道自己对秦明月究竟是什么想法。

  “喜欢么?”

  “好像也没有吧”

  他听别人说过喜欢一个人就会时时刻刻想见到她,看见她的时候心脏会“砰砰”跳得极为迅速。

  可是这一切在林晏这边都不成立。

  天天见,有什么好想的?

  更别提,她的脸林晏从小看到大,没看腻味就不错了。

  他闭着眼睛都能把秦明月画出来,这足以说明他对她的熟悉程度了。

  村里人,包括他爷爷和秦姨都希望两个人能在一起,但听多了这些话,林晏只觉得厌烦。

  可是哪怕如此,他也不会把气撒到秦明月身上。

  有时候太熟了也不是件好事,反而更难看清自己的心。

  如果全靠他听说的这个方法鉴别感情的话,那么这世上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痴男怨女了。

  同在一座山里,宁萱在都快被它绕晕了,这里地势偏僻,平时都没什么人,连找个人问都不行。

  她还是个未成年人,敢一个人到陌生的地方,还是凭着找哥哥的一股劲头,现在想来,她怎么就昏了头了?

  坐在大石头上休息,看着眼前两条相隔甚远,不知道通到哪里的路,宁萱绝望了。

  半个小时后,秦明月等人出来的时候,远远的就看见一个黑点,走近一看才发现原来是位年纪不大的小姑娘。

  一身叫不出牌子的衣服,看起来就跟他们身上穿的质地不一样。

  不像是山里的人,倒像跟温瑶和陈栋来自城里一样。

  他们三个人在那边打量的时候,宁萱看到几个人都感动得流泪了。

  “终于来个人了”,她以为自己要在这边等到天荒地老。

  看到汗流浃背的林晏,再看了看浑身气爽的秦明月。

  若是平时的她,看到自己亲哥被人这样奴隶,绝对跟人翻脸,可是这时候宁萱完全想不到其它。

  她激动得直接冲了上来,想要抱住林晏,然后抱头痛哭一番。

  但是事实不如人意。

  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林晏一个偏身,躲开了身子。

  因为这个,宁萱脚步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在地。

  等她站稳后回头一看时,只见三个人齐齐地盯着自己,一副“你谁啊”的眼神看着她。

  秦明月当然知道她是谁,安市首富家的宝贝女儿,同时也是林晏的亲妹妹,这次来,她会带走他的头发回去做亲子鉴定。

  再过几天后,首富全家人都会过来进行大型认亲,待到节目结束后,他们会把林晏带回去,并改姓为宁。

  而她不但不能阻止这一切,而且必须要保证剧情线能顺利进行。

  想到这,秦明月不动声色地瞧了宁萱几眼,此时她仍坐在车上,听着她在那鬼扯。

  宁萱跟林晏长得一点都不像,完全看不出是两兄妹,性格也相差很大。

  一个天真,性格漂浮不定,一个沉稳,心机深沉。

  大概血缘的关系十分强大,才不过一会儿的工夫,他对宁萱的态度就好上了不少。

  而秦明月一开始却是费了很多时间,才让他稍微对她改观一点。

  不过即使他现在态度缓和,可是想要从他头上拔一根头发对宁萱来说也绝对不是件易事。

  看着她套近乎,缴费脑汁想办法,甚至一次次想趁林晏不备,偷拔一根下来,秦明月在一旁看着都觉得心累。

  身为男主,警惕心哪里会那么弱,每次宁萱在还没靠近时,就被他发现了。

  也不知道剧情里,她究竟怎么拿到头发的?

  宁萱是以自己迷路为借口跟着她们的,可是一直到分开时,她都没能成功拿到头发。

  眼见着要分开了,秦明月摇了摇头,下了推车,正大光明走到林晏的面前,让他低下了头。

  在宁萱睁着大眼,林晏惊愕的目光下,拔走了一根头发,递给了她。

  盯着手中那根细不可见的头发,宁萱这次是真的哭了。

  “这是什么神仙姐姐?”

  “那些人怎么能那么骂她呢?”

  只听见她一把鼻涕,一把泪道,“明月姐姐,你放心,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那大可不必了”,秦明月心想。

  “因为欠的最后可是要还回来的,等到那时候她就不会这么想了”

  站在一旁的林晏,看着亲热似一家人的两个人,有一瞬间的神情恍惚,甚至是疑惑。

  “她真的是喜欢自己的吗?”

  喜欢一个人会拔他头发,让他辛苦推车?

  林晏不是很懂这些,秦明月每次说的话都模拟两可,惹人误会,可仔细想来,她似乎从来就没说过一句喜欢他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