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6章 变形计里的农村女
  林翠花是村长家的女儿,跟秦明月一样都爱慕林晏。

  只不过比起林晏偶尔对秦明月爱搭不理的,她似乎更惨,平时见了也只是擦肩而过。

  说丑她也不丑,长得清秀样子的,但不会装扮。

  看着直播间里“哈哈哈”的笑声,秦明月心中略微有些复杂。

  她看着她头上戴的樱桃发夹,就想起了上次的那个大红花。

  这次林翠花的装扮其实还算是好的,没怎么化妆,之前她涂着那个大红口红,似乎是没涂好,看起来就显得嘴宽。

  血口大张,脸扑得比鬼还白,那才叫一个吓人。

  但她本人似乎没发觉,还觉得特别好看,甚至还到秦明月面前炫耀说城里人都是这么化的。

  秦明月当时的心情,“你怕是对城里人有什么误解”

  见过她惨不忍睹的样子后再见到她没有化妆的样子,秦明月只觉得她现在简直美若天仙。

  只是如果她不刻意学自己就更好了。

  秦明月能发现的问题,在场有眼睛的人自然也发现了。

  白色的连衣裙,羞涩柔美的语气,就连看向林晏的温情的眼神都与秦明月如出一辙。

  “这不就是翻版的白莲花么?”

  网友口中的白莲花自然指的就是秦明月,她是不是个白莲花,他们在那边吵来吵去都没能得出个结论,而林翠花,不用想,一眼看过去都知道是个白莲花。

  虽然她的一言一行基本就是模仿秦明月的神情动作,但成功不可复制。

  听说过画虎不成反类犬吗?林翠花就是如此,矫揉造作的言行举止实在是令人辣眼睛。

  看了看林翠花的段位,再看看秦明月的段位。

  最后他们下达了一个沉痛的事实,原来白莲花也不是谁都能当的。

  从始至终两个人压根就不是一个段位的。

  或许是这些天见过的人给了他们一种错觉,让他们以为她们村里的人都长得挺好看的,所以乍然见到林翠花时才难以接受。

  以秦母的颜值,年轻时出道都有可能,就连五岁的小宝都被养的白白胖胖,看起来聪慧可爱。

  不管是城里来的温瑶还是陈栋两人相貌都在平均水平线以上。

  更别提本就相貌出众的男主了。

  虽然林翠花长得不丑,可在这些人面前就有点不够看了。

  在众人对突然到来的女生吐槽时,林翠花开口了,出口即得罪人。

  “咦,明月姐姐,你怎么也在啊?”,似是才看见秦明月,她右手轻捂着嘴,睁大眼睛,一脸惊讶。

  听到这个,秦明月心里想的是“她怕不是戏多吧。这里是她家门口,她还没说她干嘛站这儿呢”

  然而她嘴上说的是“翠花姐姐说笑了。如果没记错的话,你似乎还比我大上一些?”

  “还是说我记错了?”

  秦明月故意将眼神投向了林晏,疑惑的眼神,一双杏眼微眨。

  她猜他绝对不会记得林翠花的生日,甚至是年龄。

  果然听见林晏漠然地说“他从不记陌生人的生日”时,林翠花黑了一圈的脸色比被她忿时还难看。

  杀人就要诛心,她的那点小打小骂算什么?这才是兵不血刃。

  果然还是需要以婊治婊。

  直播间里,观众们觉得这节目不应该叫做变形计,这应该叫做乡村少年的爱恨情仇。

  上演真人版的宫心计,以秦明月的实力说不定还能笑到最后。

  看到这条弹幕,白裙子少女不由抿唇笑了,“那得多谢他们夸奖了。”

  “如果不是她活不到那天,她倒是想看看未来是怎么样的”

  为时两个月的拍摄,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过去了一个月半,而她的寿命将在节目结束后彻底终止。

  因为无论她的行为引起了多少的改变,她的下场都不会有任何变化。

  摔落悬崖,粉身碎骨,这就是她的结局。

  秦明月身上的气息有一瞬间的忧郁,但很快就被她收回了。

  前段时间,即使她哭哭啼啼也只是因为小事,但接下来可就不只是小打小闹了,想到这儿,她眼里闪过一丝莫名。

  不做坏事的人又怎么叫做反派?

  剧情里,林晏只是林爷爷收养的孤儿,并没有血缘关系,因为这个节目,他的家人找到了他。

  如今想来,也就这么几天了。

  宁萱是近些段时间在老照片里看到了已经逝世多年的爷爷年轻时照片,才发觉为什么她会觉得林晏有点熟悉了。

  因为他和自家爷爷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摸着相框边缘,她下意识就想到了母亲经常以泪洗面念叨的那个刚出生不久就被人偷走,失踪多年的哥哥。

  宁家是安市首富,虽说人脉广,但商场就是商场,不可能与世无争,结的仇或者嫉恨的人有很多。

  尽管宁母在自家医院生产,有许多人看护,却还是被有心人抓住了机会,因为这件事她差点得了抑郁症。

  要不是后来又有了宁萱,这日子还过不过得下去还不一定。

  一发现这件事,宁萱第一件事想的就是告诉宁母,可是等她冷静下来,又觉得不太妥当。

  如果林晏真是她哥哥,她母亲绝对是高兴疯了,可如果不是,这无疑是让她有了希望后又陷入了绝望。

  好不容易才从失去儿子的痛苦中爬出来,再一头扎进去了。

  深思熟虑下,宁萱决定自己去一趟新光村。

  而这天,秦明月刚好陪伴着秦母进城卖菜。

  每次一有她在的时候,菜卖得总比平时快,因为大家都喜欢嘴甜,长得又好看的姑娘。

  见着推着小车,十分费力的两人,林晏敛眸,“需不需要我帮忙?”

  他一问,秦明月立刻松开了手,退后两步,惹得秦母笑骂了她一声,“瞧你懒得”

  于是两人行,变成了三人行。

  *

  崎岖的山路,小轿车难以通过,宁萱半路就下车了。

  看着一望无际,仿佛到不了尽头的大山,她只觉得绝望。

  “这么深的大山,她哥居然在这边呆了将近十九年?”,潜意识里,宁萱认为林晏就是她亲哥。

  山里信号不好,就连导航也没啥管用,她就在里面绕来绕去,一条路极为漫长,漫长到怀疑人生,有时候她都感觉自己走错路了。

  可是让宁萱掉头回去,又不甘心,这时的她早已汗流满面,妆都花成一团了。

  在离她三里处,秦明月等人还在那边走着,准确来说,是秦母和林晏在那边走着,她全程休息着。

  可以说四个人中,秦明月是最悠闲的那个。

  推车上,她一个人坐在上面,身上披着一件外套,头上还撑着一把雨伞,身后,林晏赤着胳膊推车。

  农村里,一般来说都是干惯了活,他也不例外。

  虽然林晏外表看起来瘦削,但腹肌还是有的。

  在路上,秦母一直让她下来,因为她怕林晏那小子受不住,可是秦明月对他很有信心,连一百斤的野猪都能搬得动。她这点重量算什么?

  男主可不是能用常理来解释的。

  事实上,秦明月想得不错,林晏从没觉得她重过,轻飘飘的,好像一阵风就能刮倒一样。

  他的目光凝视在她纤细的腰上,不堪一握。

  然后林晏低眼看了一眼自己的手,修长的手上长满茧,粗糙又丑陋。

  似乎从前自己的手不长这样的,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