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4章 变形计里的农村女
  何为痴恋?无非就是因他忧而忧,因他喜而喜。

  只要林晏有在她身边,秦明月的目光一定是从始至终都是追随着他,没有半点身旁人的影子。

  哪怕他只是给一个简单的笑容,她都能为此开心个好半天。

  这种丢失自我的爱慕很容易让人透不过气来,甚至惹人厌恶。

  但秦明月的高明之处在于,她的痴恋并不意味着痴缠,

  她从来就不会把喜欢两个字挂在口头上,只会实际行动,构造出她喜欢一个人的假象。

  甜而不腻,该柔弱的时候柔弱,她从来就不吝啬这些。

  普天之下,没有一个男的可以逃得过这样的温柔乡。

  因为他们即使嘴上说着不喜欢,但真让他们拒绝时,也绝对不忍心。

  若秦明月此时面对的是未来的男主,她的这些手段压根不够看。

  但少年的男主终究还是太过稚嫩了。

  中午的时候,林晏又来了一趟,平静的面容下,看不出是什么情绪。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早上她的梦话还是对他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秦明月初心只是想表达自己在梦里也想到他的情深似海。

  虽然声线没把控好,跟平时的声音不太一样,但她没想那么多。

  即使是跟他认识了十几年的秦明月也不会想到林晏是个音控。

  比起往常都是她在那边一股脑的找话题,他头一次主动聊起了天,可是一直到给她固定好支架后,林晏始终没有听到自己想要听到的声音。

  在秦明月委屈的目光下,他板着一张脸,站了起来,抿了下唇,甚至没说话,转身就走了。

  无理取闹,脾气来得非常怪。

  她在后面连续喊了他好几声,都没回头,一着急下,秦明月不小心被东西拌倒,摔了下去,发出了痛呼的声音。

  “月儿,怎么了?”,外头,秦母听到动静,对里面喊了一句。

  屋内,秦明月隐忍说了一句没事,想要就地爬起来。

  可是腿上架着一个支架,手上被沙子磨破了皮,只凭自己一个人很难爬起来。

  林晏背对着她,能想象得出来后面的场景。

  原先的那丝烦闷被她这么一打岔全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气笑了。

  “为了留住他,她还真的是不择手段”,林晏不傻,世上哪来这么巧的事?可偏偏秦明月笃定了他吃这套。

  看着自己伸出的手被少女无视了,林晏

  也不生气。

  本来以为没过两分钟,她就会求自己,但秦明月这次特硬气,硬是不坑声。

  折腾了半天,发现自己被别人当猴看的秦明月咬了咬下唇,赌气道,声音软绵绵的,没有力量。

  “你走,我不想看见你”

  以这么多年林晏对她的了解,他敢保证只要他脚敢动一下,她就绝对敢哭。

  也不知道她那么多眼泪是哪来的?说哭就哭。

  林晏是有耐心等她妥协,可是她的手却等不了。

  娇嫩的皮肤,此时被沙子沾染,平时他没怎么用力碰她手臂,都能出一个红印子,更何况是现在呢?

  一个小小的磨破皮,在秦明月手上看起来格外可怕。

  林晏可以说自己受伤了,都没这么严阵以待过,“不疼吗?”

  他拧着眉,见秦明月不理他,作势戳了了一下她的伤口,惹来她闭着眼,惊呼一声“疼”。

  反应过来后,秦明月瞪了林晏一眼,可这个眼神就像调情一样,跟她的声音一样没有任何杀伤力。

  林晏就当做没看到她的怒视,似笑非笑,“知道疼就对了”

  他一边用清水冲洗秦明月手上的伤口,一边道,“因为只有没用的人才会让自己疼,而不会让别人心疼”

  这是林晏对她的奉劝,也是忠告,然而秦明月抬起头看天,当做什么也没听到。

  “她不管他话里是什么意思,反正她觉得有用就行”

  *

  秦明月再次走进林晏家的时候,是被她妈扶进来的。

  “我靠,身残志坚啊,都这样了还想着追人”,直播间里,许多人轻渍几声,锲而不舍的精神让人望而生畏。

  还有一些恶意的言语说她死缠烂打,不要脸。

  宁萱也在这直播间里,不过她在一旁观望着,只不过看到屏幕上那些恶言恶语的弹幕时,忍不住皱眉。

  “这上面的人也太没素质了吧,她一不出道,二又不赚他们钱,这么喷人家干嘛?”

  为了防止她看节目的观感,宁萱直接将上方弹幕关掉了。

  视频中,农村少年林晏正在教城里来的大小姐温瑶学数学,少年嗓子微哑,青涩中带着一丝磁性。

  案前,小姑娘咬着笔头,小脸上皱着眉头,一脸不情愿,看到秦明月来的时候,眼神瞬间发出了亮光,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明月姐”,音质甜美,声音中明显带着欣喜。

  秦明月不知道的是她从早上就一直期盼着自己来。

  也是,任谁被逼着六点起来补作业,恐怕都不会乐意吧,温瑶现在是有苦说不出。

  镜头拍摄着,温瑶也要点脸,不敢做得太明显。

  她指了指桌上的作业本,再指了指旁边面色严肃,仿若魔鬼的林晏,朝秦明月露出哀求的神情,“求求你啦”

  林晏这人太没意思了,剧组的人说什么就听什么,教书刻板,也就眼前的人把他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温瑶不是瞎子,看的出来秦明月对林晏有点意思。

  不对,是很有意思,恨不得时时刻刻黏在林晏身上。

  其实她不怎么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想不开呢?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实在不行她把她舅舅介绍给她也行啊。

  说句实话,她舅舅英俊帅气,又有钱,比林晏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因为对作业的深切恐惧,温瑶直接把对林晏的印象拉到了平均水平线以下,这让秦明月没想到。

  若是秦明月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的话,怕是会在心里道一句,“小姑娘,要不是她在这里搅和的话,眼瞎看对眼的就是你自己了”

  她起码是个反派,不会和男主有结果,可温瑶是女主,秦明月无法想象以她的性子是怎么跟那么多女人共处的?

  见明月姐姐半天没有看出自己表达的意思,温瑶自闭了。

  看着瘫在桌上,一动都不想动,甚至生无可恋的人,秦明月疑惑地看向面上已然挑不出错处的林晏,问道,“她这是怎么了?”

  还未待他回答,陈栋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冒出来,吓了她一跳。

  “学到自闭了呗”,

  “她啊,暑假作业没做,她家长打电话让剧组的人监督她做作业”,陈栋说着的同时,还不忘幸灾乐祸。

  “陈栋,你找打啊?”,温瑶听到他说的,立即抬头瞪着他,手上也不落,气冲冲地拿起桌上的笔朝他丢了过去,直接命中。

  “哎,你敢做还不让说了”,陈栋一边躲一边抗议。

  “搞得好像你有做一样?”

  “那能比的吗?我不做又不会有人拿我怎么样,你就不一定了”,赤.裸.裸的嘲笑让温瑶气不打一处来。

  “明月姐,你看他?”

  突然被温瑶cue到的秦明月一脸茫然,怎么就扯到她了?

  刹那间,房间里吵个不停的两个人齐齐地看向了她。

  秦明月有些头疼,“好了,你们两个别闹了”,声音有些无可奈何。

  她实在不懂这两个是怎么争吵起来的,本质不都是一样的吗?都是没做作业,有什么好嘲笑对方的。

  温瑶挺喜欢秦明月的,否则她也不会冲她撒娇。

  虽然表面上看她咋咋呼呼的,可内心温瑶却是极其想要成为秦明月这样的人,至少讨人喜欢。

  听见秦明月的话,一秒钟的工夫瞬间变脸,仿佛不曾有对陈栋的凶神恶煞,令人望而惊叹。

  “我也不是故意不做的,那不是不会吗?而且作业又那么多,人家光是写手都快写断了。”,只见温瑶嘟了嘟嘴,对秦明月抱怨道。

  这川剧变脸功夫还是温瑶向她后妈学的,俗话说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爸,要不是因为那个女人的挑唆,自己就不会被送到这里。

  她有什么需要变形的?要变形的应该是那女的才对,当面一套,背地一套,要不是他舅舅出国了,没人撑腰,她才不会受那气呢。

  不过家丑不外扬,温瑶从来不会在节目里谈起这件事。

  一旁置身事外的林晏静静地看着三人的剧本。

  什么是魔鬼?

  大概就是在众人以为可以逃过去,不用做作业的时候,冷酷没有人情的声音突然响起。

  那时心都凉了。

  陈栋没想到自己居然也要做,他想抗议,可是看到林晏那双漆黑的眸子就不敢反驳了。

  温瑶很好奇,林晏在秦明月那边也是这样的吗?

  直播间里面的人也在等待着她的回答。

  秦明月瞧了笔直站在桌前的俊朗少年,脸上薄红,声音羞涩,“你知道的,只要和他在一起,就算他给我讲一辈子的题,我都愿意”

  林晏听到秦明月这么直白的话,嘴角忍不住抽搐。

  好了,直播间的观众此时也给她下了个定义,“此人已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