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3章 变形计里的农村女
  安市富人区里。

  一个身着粉色蓬蓬裙,扮相极为精致女孩正盯着手机微博里推送的热搜。

  “奇怪,这个人怎么长得这么眼熟?”

  过了今年生日才十五岁的宁萱看着照片里面的少年纳闷道。

  微勾的鼻梁,还有那眼睛总感觉在哪里见过。

  不过疑惑归疑惑,她并没有把注意力花太多在林晏身上,反倒兴致勃勃地看起了微博里针对秦明月的评论。

  甚至还有一些人发起了投票。

  她倒是手痒痒想点,可惜的是,宁萱不怎么看这个节目,对里面的秦明月也不了解。

  良好的家教让她知道在没有足够证据之前,不能随意地评判一个人。

  外面的世界闹成一团。

  而新光村,红砖瓦片砌成的院子里,也不是那么的平静。

  篱笆墙里,原本被关着的大公鸡像是从牢笼里解放出来一样,疯狂地在泥土地里窜来窜去,发出“喔喔”的声音。

  头上的红冠鲜红逼人,雄气鳩鳩的,时不时地扇了扇翅膀,鸡毛飞得满地都是,院子里粪臭味熏天。

  中间,陈栋捏着鼻子,追赶着鸡鸭,身上的名牌衣服上面沾满了鸡毛,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他现在只感觉自己浑身都是臭的。

  在看到温瑶把秦明月成功带来的时候,他仿佛是看到了救星一般,就差没冲她喊句亲妈了。

  陈栋从一开始看到院子里的狼狈时,他就知道他和温瑶两个人闯祸了,所以两人才想趁着林爷爷他们还没回来,把这里恢复成原样。

  可是这对于一个从小在城市里长大,从没接触过这些的他们,实在太难了。

  就连是男生的他也不敢轻易上手,更何况是身为女生,娇滴滴的温瑶呢?

  所以陈栋下意识让温瑶跑去找秦明月了。

  虽然他和温瑶意见偶尔不同,但在这件事上却是出奇的一致。

  秦明月从小就在乡下长大的,两人理所当然的认为,她对这些鸡鸭是有办法对付的。

  “明月姐姐”,温瑶叫了她一声,然后指着院里,开始解释起了为什么会把拉她过来了。

  “林爷爷离开时让我和陈栋两个人把篱笆里的鸡给喂了。但是它们太狡猾了,趁我们打开篱笆,不注意的时候全跑出来了”

  “你能不能帮帮我们让它们乖乖回去啊?”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她没注意到秦明月那接近晕厥的面容。

  秦明月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直面碰上这些家禽。

  因为林晏哥哥和林爷爷都知道她害怕它们,所以每次她来的时候都不会让她见到,就算是送她的鸡也是处理好了之后才给她。

  她看着那两个城里来的人大胆追赶大公鸡的动作,僵硬着身子,动都不敢动一下。眼中深刻的恐惧不是作假。

  头上碎发被冷汗浸湿,粘在了脸上,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

  她站在院子中央,好像下一秒就会晕倒。

  剧组小哥蹲在角落,没有一丝一毫要帮忙的样子。

  一滴汗水从她额头滑落。

  林晏从外面回来时就见到这一幕。

  城里来的那两个男女孩追着家里的鸡满地跑来跑去。

  而从小跟自己一起长大的邻居妹妹安安静静地站在自家院子里,白着一张脸。

  不是秦明月不想跑,是她的腿不听使唤,跑不动。

  眼见着一只肥得流油水的大公鸡兴致冲冲的往她这个方向跑来,即使她此时极力地想要保持着冷静,也忍不住开始颤抖起来。

  见此,林晏的眼神极为冷静,不见丝毫担忧,甚至他还有时间在那边观望着。

  在那只公鸡快要啄到秦明月时,在场的人就听到了一句语气无情接近冷酷的命令。

  “阿月,用右脚踢它。”

  刚听到时,秦明月没有动作,腿仍在那边打颤,又或者是晃悠着,始终不敢真正踢出去。

  林晏皱了皱眉,声音再次加重,似是对她的胆小懦弱感到不满。

  逼迫的样子让原先追着跑的温瑶和陈栋两个人都停了下来。

  平时他们只觉得林晏哥虽然性格冷冽,但心里还是善良的,可是见到他现在的神情,说实话,两人内心对他多了一分惧怕。

  秦明月最后还是踢了出去。

  她闭上了眼,成功将大公鸡赶走的时候,眼里还是茫然一片,没有从惊吓中回过神来。

  在看见她没事的时候,温瑶心里其实是松了口气的。

  真要被啄到,她内心只会过意不去,如果不是她把什么都不知道的她拉过来,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谁会知道明月姐姐这么害怕家禽?

  不是秦明月害怕它们,而是剧情设定了她必须要这样做。

  她眼中的茫然没有消失,不过整个人看起来却是好端端的。

  一直到林晏站在了她面前时,秦明月崩溃了,她直接当场哭了。

  在刚刚被它们团团围住的时候没哭,在差点被啄到的时候也没哭,却在危险已经脱离的时候哭了。

  这让林晏反思了一下,他是不是太过分了。

  来不及多想,他就感受到怀中的一丝柔软,因为秦明月抱住了他。

  他能清晰感受到她将所有的重力都倾向了自己,就好像自己是她在这世上唯一可以信任的人,全身心都属于他。

  “林晏哥哥,我害怕”,伴随着极小声的抽噎声。他能感受到她身子在细不可见地打颤,就连手脚都是冰冷的。

  这时候,林晏才有那么一丝后悔。

  他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这么害怕它们,明知道秦明月从小身体就不好,他不应该把放到别人身上的一套,用在她身上的。

  沉默了许会,感受到怀中的人细微的害怕,林晏抿了抿薄唇,最后将手落在她的背上,安抚道,“别怕了”

  “没事了”

  但他的安抚似乎不是很管用,反而衣服上的泪水越浸越湿。

  周围,那些家禽像是成精了一样,似是知道眼前这个人不好惹,跑的时候都专门绕过了他们。

  从开始陈栋和温瑶追着它们跑,改成了

  它们追着两个人跑。

  秦明月真正缓过来时,还是因为察觉到了脚上的疼痛。

  她是没有被那些家禽啄到,但因为情急之下,太过用力,导致腿部肌肉拉伤,以至于稍微动一下都觉得疼。

  林晏显然也察觉到了,他看了一眼秦明月穿的裙子,再瞥了一眼举着的摄像机。让陈栋跑进去把昨天上山采的药草拿出来。

  “哪个啊?”,屋里传来他疑惑的声音。

  虽然采的时候,林晏有给他们介绍这些草药的名字、习性还有用处,但这么多种类的草药,他一个门外汉哪记得清?

  即使林晏描述了一番,最后他还是抱着一堆的草药走了出来。

  这时候秦明月的眼圈还是红着的,只不过比起刚才已经好多了,似是知道自己的这副狼狈模样被陌生人看到了,她脸上闪过一丝不好意思。

  看到林晏在那边挑选草药,也上手帮忙了。

  “明月姐,你也认得这些草药啊?”

  看着秦明月熟练地帮忙挑出来,温瑶蹲在一旁,好奇问道,“是不是你们村里的人都会啊”

  从她们这些天见过的人,林爷爷,林晏,秦明月,好像都对这些中草药很了解。

  “你怎么会这样想?”

  如果全村的人都会这些的话,那新光村也就不会是这种经济情况了。

  中草药的利润有多大,秦明月又不是不知道。

  她和林晏之所以会这些是因为,当初村里来了个老中医,他见不过这里半吊子,庸医误人的赤脚医生,所以从村里挑了几个小孩教。

  只是他的初心是好的,但也要有人理解。

  小孩子懂什么事?天生爱玩,根本耐不住性子,经不起寂寞。

  最后真正学到他技艺的也就只有秦明月和林晏两人。

  而林爷爷则是因为长期的耳熏目染,所以对常见的草药能辨认的出来。

  她们两个在那边聊天,林晏用固定的捣药罐,将草药捣碎,动作沉稳,沉静的面容只让人感觉很可靠。

  “暂时先这样,明天我去找一些木头,给你做一个制动的外固定”,二十分钟后,他看着秦明月小腿上敷着的草药道。

  “这几天你就不要过来了,在家好好休息”

  秦明月虽然不乐意,可是在他严肃面容下,还是妥协了。

  “就一个简单的肌肉拉伤,有这么严重吗?”,看旁边那两人被他唬得一愣一愣的,她嘴上这样说着,弧度却是上扬,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

  毕竟是他造成的,林晏自是会负责到底。

  第二天,他一大早就去了秦明月家。

  听见秦母叫秦明月帮忙拿东西,林晏下意识皱眉,在秦明月还没有反应的时候,他就已经帮秦母拿好东西了。

  接过木扇后,她才注意到是他,看到林晏,秦母露出了个温和的笑容。

  细碎的皱纹,可以看出她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美人胚子,只可惜命不好。

  十七年前,她的丈夫在一次爬山中摔下了悬崖,尸骨无存,只留下肚子里的遗腹子,也就是秦明月,那时候林晏才一岁。

  而这么多年,她也没有再嫁的想法,独自一个人拉扯女儿长大。

  想到这儿,林晏就想到了秦明月,她的眉眼跟秦母不像,他估摸着应该是跟着已逝的秦父的。

  脑海里闪过这些思绪,他回过神冲秦母点了点头,“兰姨”

  秦母是看着林晏长大的,看着眼前的少年,不由感叹时间过得真快,前几年,他还没这么高,如今她都需要抬起头看他了。

  “晏小子,你是来找月儿的吧?到这点了她还在屋里躺着呢,这小懒样以后真要嫁人还得了?”

  听秦母嘴上说着她的不是,可眼里的疼爱都快溺出来了,她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不疼她还疼谁?

  没等林晏说话,她一句“你先在这里坐着,我进去叫她”,然后就匆匆进了屋里。

  隔着一扇门,他从外面都能听到两母女的声音。

  “别躺着了,你晏哥哥过来找你了”

  木床上,秦明月睡眼朦胧,听着自家母亲的话,下一秒,一手将被子蒙在了头上。

  “哎,你这孩子”,秦母眼里十分无奈,几分钟后,她从屋里出来,对林晏说道,“你自己进去看她吧”

  “她现在大了,我都管不了喽”

  林晏进去的时候,秦明月睡得正熟,似是梦到了什么有趣的,嘴角是笑着的。

  这是林晏第一次注意起她房间。

  房间内,摆设十分简单,一张木制床铺,一个简易书桌,书桌上摆放着一个花瓶,上面插着几朵采来的野花,看起来就是女孩子住的。

  在他犹豫着要不要把她叫醒的时候,一声“林晏哥哥”突然在狭小的房间里响起。

  声音温柔,仿佛带蜜一般,让林晏差点以为她醒了。

  可他看过去的时候,秦明月只是翻了个身,又深沉地睡了过去,没有一丁点要醒的迹象。

  看了眼睡得正熟的人,再低头看了眼手中简易的制动木板,他眼里闪过不可见的纠结。

  最后林晏没有在这里呆多久,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的。

  在他走出房门的一刹那,秦明月才睁开了眼睛,眼里十分清醒,没有一丝睡意。

  她是算好的这时候他会来找她。

  听到自己即使在睡梦中也在叫他,秦明月不相信林晏没有丝毫动容。

  因为这世上不会有人比跟他相处了十几年的她更了解他了。

  林晏不优秀吗?不,秦明月敢说,身为男主,他可以称得上完美。

  俊美非凡的面容,清冷卓越的气质,没有一个不是天道对他的偏爱,也就在感情上比较渣。

  但从大众视角来看,能让众多出色的女人不求名分只为呆在他身边,这何尝不是一种优秀的象征?

  若不是条件限制,秦明月不会选择这种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