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1章 变形计里的农村女
  “明月,又去给林晏那小子送东西啊?”,来往熟悉的婶子在看到秦明月手里拿着个篮子,笑着冲她打招呼道。

  “王婶,没有的事儿”

  “前两天林晏哥哥在山上打到了一只野鸡,这不是寻着让我帮忙炖汤给他喝嘛”,说这句话的时候,少女的脸上明显带着薄红。

  身上白色连衣裙随着微风飘动,衬得她清丽可人。

  这句话里面其实有许多漏洞。

  “林晏小子那家里又不是没人,为什么让她炖?怕不是他把野鸡送给她后,她想着给他补身体用吧?”,想罢,王婶“哦”的一声笑了,一副我懂得的意思。

  意味深长的语气惹得秦明月脸上薄红之色更加明显了。

  王婶口中的林晏和眼前的白裙子少女从小一起长大,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村里的人哪一个不知道两家人都已经默认他们两个会在一起。

  待王婶走后,秦明月才收起那副娇羞的面容,只不过嘴角抿着一缕笑,纤细的身姿,看起来弱不禁风的。

  她瞧了一眼手中篮子里的炖品,眼里意味深长。

  她自己做的东西,好不好喝自己清楚,但即使是这样,也自有人乐得喝。

  想到每次男主都心甘情愿将它喝下,秦明月眼神越发温柔了。

  对,没说错,就是男主。

  秦明月现在呆的是一个现代世界,男主林晏,女主温瑶,而她扮演的是里面的小反派,一个痴恋男主的邻居妹妹,既白莲花又做作。

  *

  林家,简陋的屋内。

  秦明月才刚把手中东西放在了桌上,就迫不及待向林爷爷问道林晏人在哪里。

  “他啊,我让他带着城里新来的少爷小姐去周围熟悉一下,估摸着也快要回来了”,这话刚刚落下,门外就传来几道脚步声。

  随后,几个人影步入秦明月眼帘。

  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穿着精致的裙子,肤白得细腻,指尖一点丹蔻,耀眼逼人。

  稍微大一点的少年,穿着私人订制的衣服,脚上一双昂贵的鞋子,就是发型有点杀马特。

  旁边,剧组小哥举着一架摄像机跟在了身边。

  秦明月的目光却越过了他们,一眼落在后面的少年身上。

  只见粗制布衣的少年笔直地站立,身姿挺拔,隐隐中带着一丝清贵。

  她一看见林晏,矜持的脸上绽放出清雅的笑容,“林晏哥哥”,笑不露齿,只是眉眼弯起,眼睛里似乎有星星在。

  一下子将全场的注意力移向了她的身上。

  白裙子,亭亭而立。

  如果用一句话来描述此时的感受,那就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她口中叫的林晏哥哥还没说话,在一旁看的温瑶和陈栋两人就开始先窃窃私语了。

  “哎,你说她像不像古代电视剧里演的大家闺秀啊?”,温瑶拉过旁边跟她一起来变形的少年问道。

  有些人身上天生带着一种气场。

  秦明月细语柔和的样子让平时一向娇纵的温瑶都不敢太大声说话,总感觉会惊扰了她一样。

  “她像不像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不像就对了。”,一点都没有对女生绅士的概念,陈栋瞥了温瑶一眼,毫不留情道,气得她朝他龇牙。

  两个人在那边小打小闹。

  而从始至终保持着冷冽的林晏在见到秦明月时,眉眼微缓。

  “阿月,你怎么来了?”,他迈开步伐,走到她跟前,低头看着只到达自己胸膛的秦明月。

  “我炖了点鸡汤,就想给你送来,你尝尝看怎么样?”,秦明月打开盖子,期待地看向他。

  空气中散发着鸡肉的味道,来变形的两个人咽了咽口水,在这里两天,他们还没有吃到过一块肉。

  然而主人家一点都没有请她们吃的想法。

  仗着自己比她高出一个头,林晏揉了揉秦明月墨色的头发。

  只见他低眉看着自己的眼睛,道了一句,“辛苦你了”,声音清冷,却让秦明月觉得一瞬间的温柔。

  在.在场的几个人的目光下,他端过桌上的碗,把鸡汤都喝光了,一滴不漏。

  从头到尾,没有一丝一毫的不情愿。

  任谁都只会觉得她煮的鸡汤很好喝。

  可秦明月知道以她没有味觉,根本尝不出来好不好喝,煮出来的东西不是太淡就是太咸。

  若不是她注意到他有一瞬间的微皱,恐怕也会觉得自己煮的很好喝。

  鸡汤油腻,又清淡,林晏喝的时候有一瞬间的停顿,他在很早之前就知道秦明月没有味觉。

  像往常一样,喝完后,他就对这鸡汤进行了评价,用中肯的词将它夸得人间少有。

  秦明月听着,抿着唇笑了,“你喜欢就好”,腻得在那一旁的单身狗直喊酸。

  这时,她才注意到旁边的两人。

  实际上秦明月这是第一次跟女主见面,长得倒是挺可爱的,至少她对她生不出恶感。

  温瑶跟秦明月是两种不同的风格,她性格娇纵,却明艳大气,而秦明月弱柳扶风,一副小白花的模样。

  真要对上,只能说各有千秋。

  直播间里,许多观众在那边分析着,女生相对比较喜欢温瑶那种的,看起来就没什么心机,而男生保护欲比较强,容易偏向后者。

  在这短短时间内,变形计节目的热度就上升了不少。

  男的一般都在讨论秦明月的温柔。

  穿着白色连衣裙,长发飘飘,将碎发别在耳后,这一幕简直就跟心目中的白月光一样。

  女的则是在感叹林晏的痴情。

  他对在场的所有人都冷漠,却唯独在白裙子女生的面前收起了盔甲,可以说这令直播间里绝大多数女生羡慕不已。

  若是她们年轻时能遇到这么一个少年就好了。

  然而只有秦明月自己知道,林晏并没有爱上她,他只是把她当成了自己的所有物,而对于自己的东西他又怎么会设防备呢?

  她花费了整整十年的时间可不是只想要这些的。

  想到这儿,敛着眸子下,她的眼神闪过一瞬间的扭曲。

  秦明月自有意识以来就一直穿梭在各个时空里扮演各种反派,或车裂,或身败名裂,或受尽折磨而死。

  她受够了这一切。

  无论她在各个时空里的身份有多高贵,权势有多滔天,能力有多出众,通通都得为男主让路,成为男主王霸之路的垫脚石。

  就连女主也只是天道在男主王霸之路上送的附赠品。

  想到未来按世界线所述的那般,男主会路救美女校花,收服性感老师,大开后宫,快活似神仙,秦明月不甘心。

  凭什么?

  因为他是男主,所以剧情都应该为他服务吗?

  她曾问过天道,可是它就一句“这就是你存在的意义”否决了她整个人。

  秦明月她恨,但她摆脱不了天道对她的禁锢,所以她只能把仇恨转移到了男主身上。

  因为天道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他。

  既然天道要让她成为他的垫脚石,那她就要他即使站在高处,也独自承受着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即使最后要死,秦明月也要将自己的死亡利用得最大化。

  她要林晏活着却比死了更加痛苦。

  本来设定里对原主的定义是痴恋男主,白莲花,做作,但秦明月硬是利用其中的可操作性,又给自己强加了几个设定。

  1.身体不好,走路几步路就喘。

  2.说话轻声细语,哭的时候梨花带雨。

  3.皮肤脆弱,轻轻碰一下,就出一个红印子。

  于是剧情线中愚蠢,惹人厌的原主就变成了总喜欢穿着一身陈旧的白色连衣裙,身体柔弱却善解人意的秦明月。

  经过这么多年的不懈努力,她成功地将自己融入到林晏生活的方方面面,但这些还不够。

  看着清冷,沉默,实则掌控欲十足的人,秦明月笑了。

  如果一个十年来对他言听计从,时刻都保持温婉的人闹起了性子,他会怎么应对呢?

  虽是这样问,秦明月心里却已然有了答案,但不管如何,她终究还是赚到了。

  眼角余韵瞥过一旁的黑色镜头。

  她端庄地坐着,温柔地眼神看着前方窗前站着的少年。

  或许是导演看她身上的热度也不少,镜头也不吝啬地往秦明月身上放。

  刚开始前几天,温瑶和陈栋两人对她还不熟悉,现在却已经明月姐姐,明月姐姐地叫了起来。

  秦明月是林家的常客,来的时候经常会带点吃的过来,与其说他们是被她所折服,不如说是为五斗米而折腰。

  每次她一来,东西还没到林晏手上,就都被哄抢光了,幸好秦明月带的只是糕点,水果类的食物。

  这天,秦明月一如往常的时间点,去了林家,可是一个人都没有。

  “明月丫头是来找晏小子吧?他带城里来的小姑娘,小伙子上山采药去了”

  “怎么,他没告诉你吗?”,林爷爷乐呵乐呵问道,本来他只是随口问一句,然而看见她脸上脸色的不正常,笑脸顿住了。

  “这小子,明知道你每天这个时候都会来,要出去怎么都不跟你说一声”,唠叨地骂道。

  秦明月敛了敛眸,眼里闪过一丝失落,在看到林爷爷脸上的关心,她扯出一抹笑,示意她没事。

  转头后,就去了他们爬的那座山。

  她从小身体不好,走不了太远的路,所以严格来说这是她第一次爬这么远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