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我靠召唤玩家科学救世 > 第 170 章 第一百七十章
  classtentul&ampgt

  包养没到位,购买未够比例,顾烨暂时对你停服三天谨记着自己服务态度、对工作尽职尽责的托比压下心里那点“拆穿后看对方好戏”的恶劣心思,重新对氧化钙礼貌问询道:“碳棒是么?请问您需要多少?”

  “两根。”氧化钙对店员NPC的态度很满意,“还有你们这里有铜丝么,我想买一些。”

  “铜丝是么,这个店里也是有的,我帮您拿一点出来吧。”铜丝在这个时代的用途很是有限,购买者通常来说也就是拿它做手工的妇女或是儿童,布鲁克炼金工坊因此也没把它摆出来。

  因为以前的贩卖习惯,托比帮氧化钙拿出来了一大卷铜丝递过去。

  氧化钙其实并不需要这么多的铜丝:“请问我能直接拿我需要的长度么?”

  “当然。”托比递过去一个小剪子。

  然后,他就看见了对方接过剪刀,剪下来了两条还没手臂展开那样长的铜丝下来。

  ……我就知道。

  托比接过对方递回来的剪刀和铜丝,没忍住在背对着这位贫穷顾客的时候,翻了个白眼。

  对方显然还不知道他心底的不满,拿着手上的铜丝便催促道:“还有我的碳棒呢,能不能现在帮我拿出来。”

  托比在心里叹了口气:“好的好的,马上帮你拿出来。”

  托比:算了算了,蚊子再小那也是肉啊。

  他把铜丝放回去,拿出碳棒递了过去。然后,他就看见眼前的这个顾客把东西接过去后,行为古怪地把铜丝缠在了碳棒上。

  ……能说出“让发热粉用完后再变回去”这种大言不惭的话的家伙,行为古怪点也正常吧。

  看对方在那缠铜丝缠得认真,托比正想着要不要稍稍打断一下对方然后要钱,就看见氧化钙很快抬起头,又和他说了个要求:“你们店里应该有电系的魔法卷轴吧,给我来一个。”

  魔法卷轴……托比终于打起了精神。

  “当然有,我马上帮您拿过来。”和店里其他东西不同,由魔法师刻下法阵制作的魔法卷轴成本并不高,贵都贵在魔法师的辛苦费上。店里的魔法卷轴都是由店主布鲁克自己做出来的,卖出去一个就能赚不少。

  托比拿出一个电系魔法卷轴递过去,然后很快报了个数。

  氧化钙算了算自己今天赚到的钱:“能不能给我拿一个更便宜一些的。”

  “对了,我想要的魔法卷轴是那种有电,但是又电不死人的那种……你们这应该也有的吧。”他说着又特意嘱咐了一句,毕竟他可不希望自己实验做完了,人也跟着没了。

  托比还是头一次听到买魔法卷轴的客人提出这样的要求:“有是有,但是您确定?”店里倒是有几个半成品,但是没多少威力的魔法卷轴能买来做什么?

  氧化钙:“当然。”

  “……好吧。”托比简直无法理解,但他还是转身拿了个半成品,并再一次告知了价格示意对方付钱。

  氧化钙接过魔法卷轴付钱,眼见自己终于凑够了需要的东西,他脸上不由露出一个真心实意的微笑。

  电源、导线、碳棒……只是这简单的结构就能做出最基础的碳弧灯。

  ——那曾经是人类历史上用于实际照明的第一支电光源,而它今天或许也会在这个游戏世界里发出光来。

  ……就看这个游戏的制作组还原得有多精细真实了。

  氧化钙呼吸突然变得有些急促。

  不算是捏着碳棒的他的话,假若用魔法卷轴作为电源,那势必还需要另一个人发动卷轴。

  氧化钙把一边的铜丝垂下连接地面,权当做是零线,然后把另一边的铜丝连着魔法卷轴一起递到了NPC手上,尝试与NPC互动让对方帮忙:“那一会儿,能麻烦你帮忙发动一下魔法卷轴么?就是在我说了使用卷轴后,把里面的电系魔法都用在这根铜丝上。”

  “当然可以。”虽然不明白对方买了魔法卷轴又这么随随便便就乱用到底是为了什么,但对于已经了付钱的顾客,托比的态度好上了不少。

  ……又或者说,这一段服务经历也让他存了些阴暗的心思。

  譬如,想看着对方就这么浪费钱,并在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些什么蠢事后后悔。

  他这么想着,从未想过在那一系列自己无法理解的事情过后,他有幸看见并参与了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奇迹。

  伴随着氧化钙通知他使用卷轴的声音响起,电流流窜在铜丝与碳棒之间。

  而在氧化钙两只手捏着碳棒的下端断开原本连接的回路后,那崩碎在空气中电火花照亮了这一方天地,深深刻在了托比的眼底。

  托比前半生从未见过这样的光景。

  他看过魔法工会挂在大厅顶端的昂贵魔法圣灯,也用过那伴随着浓重黑烟升起而黯淡地照亮黑夜的煤油灯。但他从没想过,只是一段铜线,两只便宜的碳棒,再加上一个几乎没有任何用处、哪怕作为添头也会被嫌弃的半成品魔法卷轴,就能发出明亮的光来。

  他捏着铜丝的手发颤,那颤抖的弧度传递到了氧化钙那边,让他疑惑地转过头来。

  但是托比没空去反应,只把铜丝攥得更紧了,直至铜丝上留下了明显的弯痕。

  直到魔法卷轴中的法力耗尽,他那尚还沉浸于震惊中的声音发颤地叫住了开心把东西收起来的氧化钙:“您这是怎么做到的?!”

  这一次,那个“您”算是他用得最为真心实意的一次。

  氧化钙好心情地哼着不成调的歌,随口道:“这是科学。”

  “科学?”托比问,“……是某位神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