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娱乐圈里的泥石流 > 第96章 好像在哪见过
  许越制作新节目,是给自己当秘密武器和底牌的。

  他自然不希望一开始就被人知道,所以暂时隐瞒身份就十分必要了。

  而头套就是最好的隐藏。

  这两天许越还特意在全网看了,这个世界,还真没有带着头套做自媒体的,至少各个平台已经签约的自媒体人里没有这样的。

  而在地球上,不露脸的网红可就太多了,几百万几千万粉丝的不露脸网红大有人在。

  这个世界自媒体不发达,很多可能性也没有人尝试,更别说获得巨大成功了。

  而许越却知道,这种形式,是可以吸引人的。

  不过许越也清楚,不露脸只是给观看者一些神秘感,而能让大家喜欢,让观众成为粉丝的,还是内容。

  内容越好,大家的好奇心就越强。

  反之,没人会关心你的样子。

  好在,内容创作是许越的强项,尤其是自带了地球上的一些梗和成功经验的许越,对内容创作这一块,他是很有信心的。

  许越这一次来到了邻瑞商场,在二楼的玩具店转了起来。

  不过在这个商场里能找到的所有玩具店里看了一番,许越并不满意。

  这世界版权意识还是很重的,店里的这些头套,都是有动漫或者卡通原型的,自己要是拿去做节目,没有授权,就算侵权。

  而且这些头套都是这个世界人们熟悉的卡通或者动漫人物,没有什么个性,更没有什么记忆点。

  许越需要的是,大家看到这个节目的第一眼,就会被这个头套吸引,然后自己再利用节目内容留住观众!

  店里的这些头套都用不了,定制的话,又不知道要等多久,而且许越也没有渠道。

  许越正在想该怎么办,忽然听到店内有父母在制止自己的孩子:“臭小子,不能在这上面画,要赔钱的!”

  许越听了,灵机一动,想道:“既然这些头套不能用,我可以自己画一个嘛,又省钱又省时!”

  要能作画,自然是白色的布套最好,许越看了看,店铺里最合适的,是一个可爱的熊猫头套。

  许越研究了一下这个熊猫头套,发现这头套就是简单的一个头套架子,外面包着熊猫头的一块布料而已。

  在头套的内部后脑勺的位置,有一排针线缝合着。

  剪掉那些针线,头套外面的布就可以拆卸下来了。

  因为是熊猫头套,除了眼睛耳朵和鼻头,其他位置都是白色。

  头套内的布也全是白色。

  买一个头套回去,里面的头套“骨架”可以用,这东西没有版权纠纷,只要把外面的头套布换一个就好。

  甚至都不用换,拆下之后,只要把原先的熊猫头位置的布料放入头套里,那么露在外面的就都是白色的布料,可以直接作画了。

  许越找了一下,花了五十多块买了一个熊猫头套,然后又买了一盒水彩笔,带回了家。

  …………

  李芊芊在房间里,看了许越的吐槽视频,一看就停不下来了,期间几度笑抽了。

  甚至期间许越回来过一次,她都没有意识到。

  不知不觉一下午就过去了,许越的视频也看完了。

  李芊芊看了弹幕和评论,知道许越和谭鸿飞以及田昌有矛盾,看完许越的视频之后,李芊芊甚至前去看了田昌针对许越的那期节目。

  之前李芊芊看了许越的视频,都很开心,结果看了田昌的那期节目后,她一点也笑不出来,甚至眉头紧锁,尤其是听到田昌暗示许越和女编辑关系不一般的时候,李芊芊总觉得心里堵得慌。

  田昌的节目还没看完,李芊芊就关掉了视频。

  走出房间透透气,正巧碰上了抱着熊猫头套回来的许越。

  之前许越和李芊芊说过他节目的形式,李芊芊自然知道这个头套是许越用来做节目的。

  “这头套很可爱哦。”

  李芊芊笑了笑,感觉许越这么一个直男,用这么可爱的熊猫头套,很有反差感。

  许越一路上回头率挺高,知道自己抱着这么一个可爱的熊猫头套有些奇怪。

  “不用这个头套,我想自己画一个。”

  许越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

  李芊芊好奇地问:“你想画个什么样的?”

  许越道:“还没想好,不过最好是让人看一眼,就难忘的那种。”

  李芊芊道:“我给你画吧?”

  “你?”许越抬眼看了看李芊芊。

  “对啊,我读书的时候学过画画。”李芊芊骄傲地说。

  许越有些犹豫,李芊芊却二话不说,去找来了剪刀和针线。

  接着李芊芊在许越身边坐了下来,两人靠的很近。

  “给我,我来弄。”

  李芊芊伸出了她纤纤玉手,许越看了她一眼,把头套递了过去。

  正好许越对针线活不擅长,于是交给了李芊芊。

  李芊芊拿着头套看了一会,然后用剪刀将熊猫头套里面的针线拆了,把布料拆了下来。

  李芊芊很认真,许越看着她,竟然觉得李芊芊这个样子,和自己印象里那个冰山美人有些相去甚远,倒是有些“贤惠”的样子。

  “把熊猫头放进去,白色的布包在外面,再在外面重新画一个头套样子出来。”许越指挥道。

  “嗯,来,搭把手,你拿着头套,我把布包上去,缝起来……”

  许越拿着“骨架”,李芊芊拿这拆卸下来的白布,调整好位置,开始往头套上套去。

  本身这布的大小就和头套“骨架”严丝合缝的,拆下来挺容易,要想严丝合缝地重新缝好,可得很认真才行。

  两人贴得很近,许越闻到了李芊芊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很好闻。

  忽然,李芊芊的手碰到了许越的手,李芊芊的手微微有一些凉,但是很柔软,感受到彼此的手碰在了一起,两人都微微有些尴尬,挪了挪手。

  李芊芊的脸上似乎还有些红晕了。

  套好布料后,李芊芊开始在头套里面把布料缝起来,她指法灵活,动作也很娴熟,看起来确实经常干针线活。

  “看不出来,你针线活还挺好的。”许越夸道。

  李芊芊笑道:“这算什么,我画画更好呢,你等着看。”

  很快,李芊芊缝好了布料,之前可爱的熊猫头,现在外表看起来,就是一个圆滚滚的白球而已。

  李芊芊开心地打开许越买回来的彩色笔,挑了灰色和黑色,然后又拿了个绿色。

  “我开始画啦!”李芊芊道。

  许越见李芊芊针线活挺靠谱,点头道:“行,记住了,一定要夺人眼球,让人一眼就忘不了。”

  “放心吧!”李芊芊自信满满地说。

  说完,李芊芊拿着笔先在熊猫头的眼鼻嘴处画了几个记号,然后开始作画。

  李芊芊作画的样子和她针线活一眼,充满了自信和娴熟,许越见李芊芊专注的侧脸简直像是自带滤镜似的,美丽极了,一时间不由地看呆了。

  “好啦!”

  不知道多久之后,李芊芊作完了画,满意地收起了手上的笔。

  许越也回过神来,忙收起看着李芊芊的眼神,看向那头套。

  这一眼,许越顿时陷入了沉默……

  这瞪大的死鱼眼、惊恐的大嘴巴,有点灵魂出窍的感觉,李芊芊的画功竟然是梵高一派的,这是许越没有料到的。

  虽然难看,但确实乍一看还挺有印象的。

  只是……这头套怎么看着看着……

  好像在哪见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