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娱乐圈里的泥石流 > 第19章 有嘴说不清
  许越从厨房端出菜来,看了李芊芊一眼,一脸无奈。

  叶丽忽然发现许越手上的伤,惊呼道:“哎呦,许越,你这手怎么了?”

  李勤山也看了过来。

  李芊芊则是面有愧色。

  “没事,不小心摔了一跤。”许越道。

  叶丽不忍道:“早知道你手有伤,这顿饭怎么也得我来做!”

  “没事的,我这是小伤,不妨碍。”

  叶丽埋怨地看了李芊芊一眼,说:“也不知道心疼人,我们是不知道,你知道怎么还让他一直烧饭呢……”

  李芊芊愧疚地看了许越一眼,心想许越这伤和自己有点关系,自己是应该负点责任。

  “你晚上要吃什么,跟我说,我给你点外卖吧。”李芊芊说。

  许越看着李芊芊,给了她一个“你懂不懂现在什么状况别乱说话”的眼神。

  虽然知道李芊芊是好意,但此时此刻,面对李芊芊的父母,她这么说,她父母更肯定他俩有事了啊!

  李芊芊忽然明白许越眼神的意思,又不好和爸妈解释是自己助理差点撞了许越,不然又牵扯出更多的问题,所以只好闭嘴了。

  李勤山从自己带来的包里拿出一瓶酒,对许越说:“许越,来,坐,我们俩喝点,谢谢你受了伤还给我们做饭,真是过意不去,我自罚三杯。”

  叶丽嗔道:“自己想喝就想喝,还自罚三杯!”

  许越忙说:“叔叔,我不喝酒,我也不知道你们要来。”

  许越的意思是,这些都是他给自己烧的。

  但叶丽会错意,以为许越说他烧得太少了,忙说:“自己家,随便点,不用烧太多,浪费!”

  李芊芊瞧了一眼许越,许越见李芊芊看向自己,脸上有些发烫,毕竟自己在李芊芊跟前喝酒才过去没两天。

  “男人嘛,喝点不碍事,我一个人喝酒没意思。”李勤山劝道。

  叶丽也劝道:“今天高兴,就喝点吧。”

  许越心想自己可不高兴……

  叶丽已经给他们摆好了酒杯,许越无奈坐了下来。

  叶丽和李勤山坐一起,许越坐在李勤山对面,李芊芊则在另一边坐了下来。

  “芊芊,坐对面去。”叶丽道。

  李芊芊看了眼许越,说:“我就坐这。”

  “坐对面,我们好看看你。”李勤山说,“咋啦,还不好意思了啊?”

  李芊芊道:“爸、妈,你们是不是误会我们的关系了,我们只是朋友,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叶丽忍不住笑了起来:“我们什么也没说啊,你瞧你,做贼心虚啊,前两天你叫我跟你爸别发那样的朋友圈的时候怎么说的?”

  李芊芊愣住了,自己当初因为父母老是发那种催婚的朋友圈,所以李芊芊打电话回去叫他们别发了,撒谎说是自己已经有男朋友了。

  他们本来将信将疑,但今天撞见了许越,他们可就真信了。

  李芊芊有些无语,这么多事怎么就凑一起了,这下真是有嘴也说不清了。

  许越道:“叔叔阿姨,是我没地方住,所以借住在这一段时间……”

  “许越,你也别说了,我和她妈还不了解她嘛……”

  李勤山看了看许越,要不是男女朋友关系,自己这女儿,怎么可能让男人住进自己家,肯定是李芊芊让许越隐瞒的,李芊芊她就是怕传绯闻,怕被公司知道。

  “是啊,你说你瞒别人也就算了,我跟你爸你还瞒啊。”叶丽埋怨地嗔了一句。

  李芊芊还准备说什么,李勤山瞥了她一眼,说:“行了,坐那边去吧。”

  李芊芊叹了口气,似乎是认命了,往许越边上坐了过去。

  许越震惊地睁大了眼睛看向李芊芊,意思是李芊芊这样自己清白可就没了!

  李芊芊没敢看许越,拿起碗去盛饭了。

  “许越,来,我们喝一杯。”李勤山举起酒杯朝许越敬来。

  许越见李勤山都举杯了,自己再晾着他可就不礼貌了,于是无奈地双手拿起酒杯,放的很低地和李勤山碰了一下。

  李勤山会心一笑,这小子一看就懂酒桌礼仪,刚才还说不喝酒,不就是想给自己留下一个好印象嘛。

  看来许越很在意自己的女儿啊!

  “跟芊芊在一起,你多谦让点,这杯我敬你。”李勤山说完一饮而尽。

  许越尴尬了,长辈敬酒不喝那是不礼貌的,可要是喝了就好像是答应李勤山的话似的。

  许越正左右为难,结果发现李勤山直勾勾地看着他,显然示意他快喝。

  许越一咬牙,把酒喝了。

  李勤山笑了起来,又要拿酒瓶给许越斟酒,许越连忙抢过酒瓶,说:“叔叔,我来吧……”

  李勤山也没拦着,笑呵呵地看着许越,把许越看得心中发毛。

  李芊芊和叶丽母女盛了饭,在两人身边坐下。

  “等下,我拍张照!”叶丽放下碗,掏出手机。

  “妈……”李芊芊急了。

  叶丽看了李芊芊一眼,说:“放心吧,知道你们要保密,我不拍你们,我就拍这菜。”

  李芊芊松了口气,说:“这有什么好拍的。”

  说完李芊芊就后悔了,因为自己竟然没第一时间反驳母亲“你们要保密”的话,搞得好像自己承认了似的。

  “别看就三个菜,嘿,那可不一样,多有家的味道啊!”叶丽拿起手机,对着几个菜拍了拍。

  许越下意识地把自己的酒杯拿了出去,怕被叶丽拍了去,不好解释。

  不过许越这个动作被李芊芊看到了,她看了许越一眼,没说什么。

  叶丽拍完,看了看,然后笑道:“好了,我们吃吧。”

  几个人这才动起筷子。

  “嗯,许越烧点菜是真不错。”叶丽吃了口菜说。

  李勤山听了也夹了口菜吃了,啧啧陈赞:“嗯,好吃。”

  “现在会烧菜的男孩子不多了,还烧得这么好吃,这个虾真不错。”叶丽一边吃一边夸。

  李勤山也夹了只虾吃了,吃完赞道:“虾好吃,芊芊,你吃啊。”

  李芊芊心不在焉地夹了起来,吃了进去,不过嚼了两下后,她那冷艳的脸上忽然有些改变,好像在品味。

  “味道不错吧。”李勤山问。

  李芊芊淡淡道:“还行吧。”

  “芊芊经常吃,肯定不跟你一样。”叶丽说。

  李芊芊:“……”

  许越:“……”

  “许越,你这虾怎么烧的,真好吃。”叶丽开始请教了,“我还没吃过呢。”

  许越一愣,脑子里搜了下,发现这世界的烹饪技术虽然和前世相差无几,但好像前世的一些菜的烧法这世界还没有,至少不流行,大众不知道。

  这个沸腾虾就是这世界没什么人尝试的做法之一。

  许越也是当初看抖音上这沸腾虾火了之后才知道的,在地球上这沸腾虾之前极少人知道。

  当然,这世界也有一些是地球没有的美食,至少是许越在地球上没听说过的。

  许越于是把这沸腾虾的做法告诉了叶丽,叶丽听得很认真,就连一旁的李芊芊也不由地转头看向许越。

  她显然是不知道许越会烧菜,还有这么多研究的。

  听了许越的解释,李勤山夫妇很高兴,有这么一个会烧菜的男朋友,他们就不怕女儿以后总是吃外卖了。

  又喝了几杯酒之后,许越推辞说不能喝,李勤山也就收起了酒杯,起身去盛饭。

  许越本来想自己是后辈,要给长辈盛饭,但转念一想,这么干,好像自己巴结他似的,所以忍住没干,只是跟在李勤山身后去了厨房。

  也不知道是李勤山喝多了,还是还惦记着刚才锅里的汤,总之他没有去电饭锅盛饭,反而是打开了煤气灶上大锅的锅盖。

  “嘿,许越真有心,都给我煮了长寿面啊!”李勤山看着锅里的面一脸惊喜的样子。

  叶丽也有些意外,笑道:“还是许越心细,我都没想到,生日就要吃长寿面嘛!”

  许越:“……”

  这可不误会大了嘛!

  李芊芊皱着眉看向许越,心中暗想,难道这家伙对自己还没死心,在讨好自己父母?

  但奇怪的是,李芊芊并没有之前得知许越喜欢自己的时候那样反感了。

  事已至此,许越自然不能说那是自己给自己准备的面,看着李勤山乐呵呵地将面打了去,他哀伤地看了一眼空空的锅,暗暗叹了口气,然后转身盛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