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聊斋路长生志 > 第 319 章 飞剑
  宁采臣拉着杨恒进了燕赤霞的房间,坐在床上就再也不出去了。

  结果三个大男人就坐在一个房间里互相看着,感觉都有些尴尬。

  最后还是杨恒先说话了。

  “咱们三个一见如故,我请大家吃顿酒,加深一下感情。”

  宁采臣在旁边正尴尬着呢,听了杨恒的话连连的点头。

  杨恒看着主角燕赤霞没有什么反对的意见,便赶忙地站起身来,回到自己的屋中,将自己准备的一些酒菜拿了出来。

  杨一恒现在可是一个小富翁,别看他是信马由缰随便的走,但是,怀里的包裹里随时都准备着一些小菜,就想着在什么地方走累了,坐下来也能够休息一下。

  因此没有多大的功夫,杨恒就抱着一堆酒菜重新回到了燕赤霞的房间里。

  宁采臣接到杨恒过来了,赶忙站起身来,帮着杨恒收拾桌子摆酒菜。

  在酒菜摆好之后,宁采臣又殷勤的请燕赤霞过来入席。

  燕赤霞被宁采臣闹得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是勉强的做到了桌子旁边。

  接下来三个人就开始推杯换盏,气氛还算不错,因为有杨恒在从中斡旋,燕赤霞很快也就放开了。

  而宁采臣一边喝一边看燕赤霞,因为聂小倩跟他说,这是个奇人,他想看看奇人和自己有什么区别。当然他也没看出来。

  但是杨恒却和宁采臣不一样,在杨恒的法眼之中,感觉到这燕赤霞身上一股剑气,直透云霄。

  怪不得那些妖怪不敢靠近燕赤霞呢,就凭这些剑气,还没打呢,他们恐怕就会受了伤。

  这一喝就喝了一天,其实也是没喝多少,杨恒随身带的也就是一葫芦酒,虽然那葫芦比较大,但是在三个大男人的嘴里很快就没有了。

  到了后来,到了后来都是杨恒和宁采臣硬赖在人家燕赤霞这里不走。

  而燕赤霞虽然说是一个侠客,但是好像脸皮也比较薄,硬是没有赶他俩。

  眼看着天色就暗了下来,那燕赤霞好像是松了一口气,总算是能够摆脱这两位大爷了。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让这位燕赤霞有些瞠目结舌。

  “燕兄,咱们一见如故,今天晚上我想和你抵足而眠,长谈一夜。”

  听了宁采臣这么不要脸的话,燕赤霞肯定是不同意,这是正常反应,也不知道是什么人,你就睡一屋里,肯定别扭。再也忍不住了,第一次开口拒绝。

  “在下生性孤癖,不喜欢跟人一起睡,我看天色不早了,二位还是各自回去安歇吧。”

  可是宁采臣怎么能够离开呢,要知道晚上那夜叉还要过来找他的麻烦呢,因此他就装着喝醉的样子,摇摇晃晃的出了屋。

  就在燕赤霞刚刚松了一口气,以为宁采臣还是要些脸面的时候,就见到他抱着自己的被褥而重新回到了这里。

  这宁采臣一进燕赤霞的房间直接就倒倒在了他的床上之后,就假装着鼾声如雷。

  燕赤霞一看他这样,也就没办法了,毕竟白喝了人家一天,吃人家嘴短啊。也就随着宁采臣了,把自己的被子挪了挪,腾出块睡觉的地方。这就算默认了。

  等到安顿好宁采晨之后,燕赤霞转过头来看了看杨恒。

  “道长你也看到了,这地方实在是没地方睡了,要不你打地铺?”

  杨恒笑了笑,“没这个必要,贫道还是回去睡自己的吧。”

  杨恒说完之后就笑着转身离开了。

  燕赤霞看着杨恒离开的背影,微微的点了点头,看这道士那有恃无恐的样子,应该是有也有些本事的。

  而在床上装睡的宁采臣接到杨恒走了,一个劲儿的着急。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顾着脸面,万一要是今天晚上那个夜叉看到自己睡在燕赤峡这边,而没有饭吃,去找你可怎么办?

  虽然宁采成想叫住杨恒,不过他现在正装睡呢,要是突然醒了,在燕赤霞那里不好交代,因此只能是眼巴巴的看着杨恒离开。

  等到杨恒走了,燕赤霞这才关紧房门,重新来到了床边对着床上装睡的宁采臣说道:“我知道你是大丈夫,人品很好。我不是不想跟您一屋睡,只是我有我的一点小小的苦衷,这个还不能说。你要跟我这屋睡,没事,但有一件事,你别翻我的箱子,你要是不听我的,翻了,对咱俩个都不好。”

  而这时候的宁采臣也顾不得装睡了赶紧坐起来保证,“燕兄放心,在下虽然不才,也是读过圣贤书的,自然知道非礼勿视的道理。”

  燕赤霞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身去把自己的箱子放在窗台上。

  然后就躺下睡着了,这一睡着不要紧,打呼噜的声音,跟打雷一样。

  宁采臣本来就被吓的睡不着,这回就更别想睡了。

  如果是宁采臣睡着了还没什么,这清醒着就要胡思乱想,因为之前燕赤霞说了不能动他的箱子,因此现在宁采臣眼睛就盯着这个箱子,心里像猫抓一样。

  其实这事要不说,也不注意,说了,有点心理暗示了,越说越注意,越好奇。

  不过宁采臣这个人还是有些担当,既然答应了燕赤霞不动那个箱子,虽然他现在是好奇无比,但是仍然是没有行动。

  快到一更的时候,一更,晚上七点到九点。估计也就天刚黑。因为前面说了,院子的池子里开着荷花,肯定是夏天。天黑得晚。

  这个时候,窗外看着有人影,一会儿就靠近窗户这往里偷看,眼睛很亮,一闪一闪的。

  宁采臣看到这个,很害怕。他再慷爽,也是正常人。听小倩说晚上夜叉来,真来了,谁都害怕。

  他估计这外面的黑影就是聂小倩说的夜叉,这是来吃自己来了。他刚要喊燕赤霞,其实这也是好心,别再进来把两个人都吃了。虽然燕赤霞是奇人,可他睡着了。

  他要喊还没喊,忽然就看燕赤霞摆在窗台上的箱子裂了,有东西飞出来。

  出来这东西很耀眼,很亮啊,这是忽然的闪电,就像一道白光,直接就把窗户上的石棂给打折了。就这一下,白光又回来了。闪电就来了这一下,又灭了。

  就这一下,燕赤霞醒了。

  宁采臣怕燕赤霞说他,直接咣的一下,躺地上装睡。

  燕赤霞起来看自己的箱子,从里面拿出个东西来,还对着月亮照了照,仿佛是看不清的样子,然后用鼻子闻了闻。

  宁采臣躺在那里装睡,实际在偷看,就看这东西很亮,也就二寸来长,跟一个手指头差不多。跟韭菜叶这么宽。

  燕赤霞看完了,闻完了,又拿东西包好了,放在自己的破箱子里,这回箱子成破的了,刚才被那一道白光弄坏了。

  燕赤霞一边放一边唠叨,说:“什么妖怪,真是大胆,把我箱子都弄坏了。”

  他好像很郁闷的样子,说完就又躺下睡了。

  看来这燕赤霞是见鬼见多了,起来看一眼,根本没当回事。

  他是没当一回事,但是旁边睡着的宁采臣却实在是被好奇心折磨的忍不住了。

  这回宁采臣不装睡了,起来就把燕赤霞也推醒了,然后就把刚才自己看到的事情和他说了一遍,又问燕赤霞:“这到底怎么回事?”

  宁采臣说完之后,就用两个大眼睛盯着燕赤霞,想从他那里得到答案。

  反正两人都醒了,而且宁采臣已经把过程看的差不多了,因此燕赤霞就跟他说:“既然你问,我就告诉你吧,我是个剑客。刚才你看见了,要不是窗户有东西挡着,那个妖怪应该当时就死了。尽管如此,他没死也重伤。”

  宁采臣又问:“你那是什么东西?这么厉害。”

  燕赤霞回答说:“是剑,刚才我闻了闻,剑上面有妖气。”

  宁采臣早就对箱子里的东西好奇的不行了,现在抓住机会问道:“我能不能看看啊,这么神奇的东西,长这么大也没见过,拿出来让我开开眼吧。”

  说这句话的时候,宁采臣的语气非常的无赖。

  这一回燕赤霞非常的慷慨,并没有做多少的推脱,就又从那破箱子里,把那东西拿出来,一层一层地打开给他看,里面是一把亮闪闪的小剑。

  这回有事实有真相了,宁采臣更喜欢燕赤霞了。谁都一样,认识个高人,对自己是有好处的,能学习到很多东西,谁都高兴。

  而他们却没有发现,在那把小剑亮出来的时候,就有一道目光穿透了几道房间落在了那把小剑之上。

  原来对于今天晚上的一切,杨恒都是看在眼里,特别是那把小剑出鞘,击伤那妖魔的时候。

  杨恒现在对燕赤霞的那把小剑是非常的关注,要知道这把小剑可不是像杨恒原先那样,施展了飞剑斩邪法这等法术之后,才能够驱使。

  它好像是有自我生命一样,可以自动的防御出击。

  这要是自己得了这小剑的锻炼方法,那么以后自己背后的这把仙剑的威能就能更进一步。

  想到这里的时候,杨恒的眼睛都亮了起来,他开始琢磨着接下来怎么和燕赤霞打好交情,然后从他口中把密法套出来。

  要说杨恒什么都好,现在就是对于这些秘法之类的东西,没有任何的抵御力,以前的时候就因为秘法而得罪的白莲教的小二,现在不知道会不会再惹出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