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大乱
  一起来到了三皇子的御风阁喝茶~已经好长时间未见三皇子早就已经把御风阁原来的人全部都辞退。

  而且换了一批武夫,他们每个人都身怀绝技,主要是武术了得,齐若卿只是觉得这些面孔有些生疏,但并没有过多的去询问,毕竟是人家自己的事情。

  三皇子亲自去给她倒了一杯茶水,但是却偷着在水里下了东西,而且在亲眼看着齐若卿喝下去之后还露出了一抹冷笑。

  如果要是以前聪明的齐若卿一定会察觉出来的,但现在她已经被陆络珩的事情搞的焦头烂额的了。

  也不知道三皇子会加害于他自然就没有过多的去察觉没有以前那么敏感,她晕倒了之后剩下的就交给左相那边了。

  左相这边也特意的派人去牵制住陆络珩,邀请他一起去左相府做客,天色这么晚了陆络珩看见齐若卿已经许久未回来了就有些担心。

  而且心里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就坐在樱花树下静静地等待着齐若卿回来,如果在他规定的时间内没有回来,他就准备单枪匹马的闯入了三皇子的御风阁里去抢人了。

  时间点一点的过去陆络珩刚拿起自己随身携带的配剑准备出去,左相的人就来了:“我们家左相想请右相去府上一坐,不知道右相是否赏脸?”

  陆络珩并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搭理他们,而是直接把他们推开从他们错身走过,但当他还没有走出自己府邸的门口的时候就一时想不起来自己要去做什么了。

  这种关键的时刻又忘记了齐若卿,唯一能让他想起来的就是去到书房,或者是看到有关于齐若卿一切的东西便可以唤醒他的记忆,

  但现在恐怕不能实现,他又折返回去看着左相手下的人:“既然左相诚意,邀请盛情难却!”

  他便放下了手中的剑跟着左相的人走了,左相的人把他带到了京城的一处偏院里,从一进到这里陆络珩就觉得不对劲。

  明明说去左相的府上怎么来到了京都这么偏僻的地方,陆络珩依旧还是以前那么精明,除了偶尔会忘记齐若卿以外什么事情他都记得格外的清楚。

  就知道左相这次邀请自己来肯定没有什么好事,自然是要有一点防备心理的,他刚坐下左相就出现了。

  即使左相早就已经请来了皇帝在隔间侧耳细听,只要能逼迫陆络珩说出实情就达到了他在皇上面前说的目的。

  “不知走向今日邀请我来是为何?”

  左相只是放声大笑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的双掌拍在一起,后面的人听见了声音就放下了隔板。

  齐若卿就被绑在隔板后的木椅子上,当陆络珩看到她的时候却无动于衷,但心里却有些波澜,陆络珩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能压抑着自己心中的冲动。

  而左相这个人也直接是开门见山:“如果想要她活命回答我三个问题!”

  陆络珩坐在椅子上挑了一下眉毛表示答应这个请求,左相并没有直接他的目的,而是心通过前两个问题慢慢的去导入他。

  “安侯和臧飞是否是你害的!你为什么要害我身边的人,外面右相的手有点伸的太长了吧。”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陆络珩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指点缀在桌子上,他并没有着急去回答问题,而是看着被绑住的齐若卿。

  而且已经分神的在想自己为什么会因为一个陌生的女人而内心变得这么波动,左相说话才让他回过神来。

  “请右相回答我的问题!”

  “这没什么不好承认的,是我家的又如何?难道区区一个侍卫本右相还惩罚不得了嘛?他既冲撞了,我我处罚他又如何呢?”

  这个问题陆络珩可谓是回答的很好,不仅如实的回答了左相的问题,而且还把矛头又反向指向了他。

  但左相尴尬的清了清嗓子问接下来的最后一个问题:“你是否是李家的余孽,皇上派你去查李家当年的事情为什么毫无进展!”

  陆络珩又不是傻子,谁会冠冕堂皇的去承认他就是李家的余孽,自然是一笑而过代表否认了。

  左相眯缝着眼睛知道齐若卿这个女人现在还威胁不到他,所以必须采取实际行动让陆络珩知道他的威严。

  但是陆络珩却觉得左相很无趣,区区一个女人就想威胁到他,还真是有点自不量力了。

  所以大步流星的离开了,皇帝也是大动干戈来到了此处却毫无所获,一点有关的证据都没有拿到,因此就更加恼火了。

  自然会责备左相今日做的事情:“不是说今日可以出结果嘛?现在很显而易见了,齐若卿是陆络珩最在乎的女人!为什么没有因为那个女人而说出实情,你们简直是愚蠢。”

  随后皇上便拂袖而去,三皇子就立刻放了齐若卿,其实他今日拿齐若卿做赌注也只是为了逼陆络珩而已。

  并没有想真的去伤害他,就算左相到时候真的太急于求成冲动去伤害了齐若卿,三皇子也会在一旁阻拦的。

  因为他不可能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被伤害,他现在还没有到伤害自己心爱的女人想达成手段的目的。

  齐若卿回去之后看见书房的陆络珩,他正在拿着一张带血的纸条,而这张纸条就是记录关于齐若卿的一切,

  知道他肯定又是在想关于齐若卿想得吐血,齐若卿承认他们两个之间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双方都不愿放开彼此的手。

  可如果想留住这些美好的东西的代价是要了陆络珩的命的话,那么齐若卿宁愿放手,去归还陆络珩自由。

  让他不要再想起这些伤害他的事情,就此放过他,既然心意已决只要离开了他不再出现他的世界。

  不过在离开之前齐若卿还有一件事情要做,就是去拜托柔夫人一件事情,这可能是她在陆络珩的府邸最后一个晚上了。

  她拿起了陆络珩记录这些美好回忆的纸条,一件件的仔细阅读一遍,又一件件的全部扔到火盆里去烧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