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二百五十二章 闲的慌!
  宫浩楠在旁边也发现了一些端倪,他特意高声地清了清自己的嗓子,因为已经发现碧玉是在装睡。

  “我听说皇上最近赏赐给陆络珩好多绝世美女,刚好我对美女感兴趣,我应该过去看看。”

  随即他就做出转身要走的姿势,碧玉也是非常的震惊直接从床上坐起来甩开了被子站起来叉着腰对他怒吼道。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你敢去!如果你要敢去我就打折你的腿。”

  宫浩楠又转回了身子在碧玉到身旁转了一圈,用看透一切的眼神看着碧玉,导致她有点心虚。

  每一次只要碧玉心虚起来说话就会不利索:“我…我我我我救了你,你不感谢你还在那想什么呢。”

  用自己的食指点了宫浩楠的太阳穴,这个画面像极了宫浩楠正在被妻子教训的样子,简直就是毫无违和感。

  早就已经在门外偷看的齐若卿露出了姨母般的微笑随后摇摇头就离开了。

  其实齐若卿早就已经来到这了,她并没有推开门打扰他们两个人的雅兴,在这里已经偷听半天了。

  既然看着宫浩楠没什么事齐若卿心里也就放心多了,碧玉也是安抚这宫浩楠继续躺在床上休息。

  但离开房间的时候眼神里有着不易发现的忧伤一闪而过,到了外面还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虽然他们两个总是吵架,可是碧玉出现了事情还是第一个关心他的,甚至差点为了他做出不理智的选择。

  问了他想要背叛陆络珩,不过还好没有误入歧途选择了说出这件事情,陆络珩也及时给她两全其美的方案。

  军械这件事情已经传到了皇上的耳朵里,他也逐渐的开始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性,所以特意在这么重要的场合及时宣布了。

  当然事情需要有一个来龙去脉,皇上就必须要去询问在场的几个人,他的眼眉上挑第一个选择询问的人就是左相。

  因为确实是左相太急于求成,想着拿下这批军械可以搬到幕后的人而向皇上邀功:“左相!昨天军械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皇上的口吻特别不好,佐香也是一个聪明而且善于观察的人,他从皇上说话的语气就听出来现在此刻的皇上是非常愤怒的。

  左相现在也不敢妄加决策,本来如果昨天的事情成功了今天会是非常高兴为向皇上启奏这些。

  在他还没完全得到皇上的信任之前还是得毕恭毕敬的:“回皇上!老臣昨天收到密信说有人在竹驿私藏军械,这才派兵前去,没想到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接下来的事情左相就一五一十的全部都讲给了皇上,完全没有任何的隐瞒,而皇上又去询问了陆络珩。

  “事情真如他所说的那样嘛?”

  “回皇上!确实如此。”

  左相这个时候又在朝廷上动了歪心思,他非常大胆的去质疑陆络珩:“为何你昨天会出现在那里?据我所知右相好像一直都没有插足这件事情吧!”

  陆络珩邪魅一笑,他怎么不知道这个左相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沉稳了,现在他可能已经失心疯了,只要想尽一切办法的毁掉陆络珩。

  陆络珩自然有办法应对的,如今他既有实权又是皇上重视的人,只要左相和三皇子他们陷害的越严重,陆络珩就会越在皇上面前信誉度很高。

  “既然左相都可以接到密信过去,那我为何不可?”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左相就开始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把眼神递给了三皇子,只可惜三皇子当做没有看见一样。

  因为他觉得左相是一个特别愚蠢的人,他真的不想再伸出援救之手去拉左相一把了。

  而熙国王只是因为暂时驿站没有地方可以把他安顿在那个地方休息,这丝毫没有任何的疑义。

  齐若卿早就已经对于陆络珩这种计策一看就知道了,现在他们两个可谓是心有灵犀一点通,齐若卿简直不要太了解他了。

  因为天色已晚了齐若卿实在不担心就备马车来的到了宫门口去接他。

  “看你这身心愉悦的样子,就知道今天你又胜利了!”

  陆络珩从皇宫出来的时候表情都是不一样的,如果看不出来那就和左相去对比,这样就可以分得出胜负了。

  命令马车先回去了他们两个就散步一起回去,正说着他们就已经走到了家门口的樱花树下。

  樱花树又要绽放开来了,陆络珩却怎么也不记得自家门口有一棵樱花树了:“这棵樱花树怎么长得这么丑?明日就派人砍伐掉。”

  齐若卿震惊的张大嘴巴下巴都差点没掉下来,这可是见证他们两个初次见面的樱花树,陆络珩怎么能说不记得就不记得了。

  还以为是在跟她开玩笑,就手舞足蹈非常优美的舞步来到了樱花树下为他起奏一曲,齐若卿觉得想衬托这个樱花树更美的东西并不是棋牌。

  而是琴!每当樱桃花树开的时候齐若卿都想在这樱花树下弹奏一曲,刚好陆络珩也在这里。

  确实她的琴艺非常的精湛,也弹得让陆络珩有些沉醉其中流连忘返,闭着眼睛认真地倾听。

  当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刻,齐若卿就站在他的面前就仿佛画中的美人一样,陆络珩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用力的拉住了齐若卿的手:“你不要走好不好!”

  齐若卿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我走去哪里?我一直都会在你身边陪着你的。”

  但是看着陆络珩极其不安慌乱的眼神,齐若卿就觉得陆络珩最近很奇怪,记忆总是患得患失的,所以不排除他可能得了重大的隐病。

  准备明天一早就和宫浩楠商议一下帮他治病,仅仅是把脉齐若卿目前还测不出来什么,还需要近一步的去观察他。

  陆络珩记忆不好的这件事情很快就传到了宫浩楠和碧玉的耳朵里,齐若卿想让宫浩楠稳住陆络珩。

  这样她好施针治疗,可是陆络珩偏偏说什么也不干:“我哪有病呀!若卿我看你是最近没有病人闲的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