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我有没有变老?
  就这样两个人商议了之后就一起离开了,三皇子特意嘱咐了左相如若最近没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的话两个人就先不必见面了。

  现在正是风口浪尖的时候,而左相也刚刚恢复他的权利一定得需要在皇上面前好好表现,不能出现任何的差池。

  在左相被贬为平民的时候,他这么多年积攒的势力全部都离他而去,现在他又重回往日的风光。

  那些年不起眼的又重新回来找他想要投靠他,只可惜自从了这件事情他才知道原来身边最真诚的人才最可靠。

  所以都被他纷纷拒绝了,给了几个钱就打叫花子一样给打发走了。

  三皇子回到御风阁又重新的忧伤了起来,回想起过往和齐若卿的种种,那把已经被打烂的伞,那棵樱花树以及齐若卿为陆络珩担心的神情纷纷的刻印在三皇子的心上。

  此时他的下属已经拿来了平日三皇子书写的东西,但是三皇子并没有接过来,他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从今天开始,我就不会再是那个只会眷写诗词的三皇子了。”

  如果还需要他提笔那时候大概是会写出军令和政令两个字,因为他依然决定放弃了文道选择了武道。

  今日在皇帝面前齐若卿为了保全陆络珩打出的那一巴掌,现在陆络珩回想起来还有些吃痛,总觉得那时的齐若卿有些陌生,而且让陆络珩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碧玉今日特意的过来见他,给他送了一些往常用的东西,送到了桌子上准备转身就走,但是陆络珩却叫住了她。

  “我最近变老了嘛?”

  “啊?”碧玉站在门口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有些莫名其妙陆络珩突然问的问题,因为平常他都是不在意这个问题的。

  陆络珩摆了摆手让碧玉走他一点:“帮我打几根头发上的白头发。”

  碧玉简直整个人就是非常懵的帮他拔掉白头发,也不知道今天陆络珩为什么会突然在意自己的形象。

  还在旁边的嘲笑着不过并没有笑出声音而是憋笑,陆络珩最近也是开始了吃燕窝,让碧玉无限次的去回购。

  他的房间里堆满了这些东西,齐若卿今天心血来潮就想起他想过来看看,结果就看见他屋子里堆的这些东西。

  想伸手看看都是些什么,结果刚刚到旁边手刚碰到那些东西就差点坍塌下来,还好陆络珩及时的支撑住。

  但是齐若卿本能的后退有东西绊倒了她直接就摔倒在地,陆络珩用另只手拉住了她,把她直接就扯见了自己的怀抱里。

  “没事吧!”

  齐若卿抬头看着他并摇头,结果印象和燕窝从空中坠落直接就砸在了陆络珩的脑袋上,陆络珩也来不及躲闪,因为这样的话齐若卿就一定会受伤。

  他只处理在原地一动不动,齐若卿虽然很心疼:“你怎么不躲?”

  陆络珩只是笑一笑:“区区一点小伤,没什么大碍的!”

  此时的齐若卿就差要被感动到哭了,在那一刻她才明白原来陆络珩无论怎么算计只要在关键时刻他都不会躲闪的一往无前去保护齐若卿。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上一世的齐若卿根本就是小肚鸡肠人心隔肚皮一直都以为陆络珩算计他只是达到他自己的目的置别人于生死不顾。

  还有一些创伤药在他的脑袋上简单的涂抹一下伤口,陆络珩算是知道了,已经和齐若卿相处了这么长时间都见她还是依旧美丽的容颜。

  但是陆络珩自己就衰老的很快,如果再不吃这些东西的话,恐怕到时候把齐若卿跟在大街上别人还以为自己是她的父亲的呢。

  碧玉一开始的时候也不知道陆络珩原来在意的是这件事情,要是知道的话肯定不会肆意的去嘲笑,毕竟这对于陆络珩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闻心这几天在家里实在闲来无聊,就想出门去找齐若卿和三皇子玩耍,就拿着自己折好的兔子蹦蹦跳跳的出去。

  结果被他父亲直接拦在了门口:“站住!干什么去?”

  闻心平常虽然性格刁蛮活泼,但是对于这个严厉的父亲还是会害怕的,她甚至都已经开始微微缩缩的了。

  “我去找若卿姐姐玩!”

  “不许!你给我在这里老老实实的待着!”

  “不要!凭什么不让我出去找若卿姐姐玩!我就要去!”

  只是冲撞了闻业几句就被他命人关进了小黑屋里,不管闻心是好的小的时候有心理阴影,别人都声称闻业是一个好朝廷官员,但他并不是一个好的父亲。

  对于闻心简直一点都不关心,平常对闻心得管教也不到位,导致现在说话都敢跟他的父亲顶撞了。

  闻心死死地掰开了门缝有一丝光明可以照耀着她,但是她人小力单薄没有坚持多久就已经体力不支了。

  她双手之后房间里瞬间就变得黑暗,让闻心开始渐渐的有些呼吸不上来,也回想起了她小时候母亲去世父亲把她关在小黑屋里的情景。

  瞬间额头上就已经大汗淋漓了,齐若卿在自己的府邸研磨想要习字,就突然感觉到自己身体不适。

  但是却完全感觉不出来身体哪里不舒服,脑子里一闪而过“闻心”二字,也不追究到底是怎么回事了赶紧拉着宫浩楠就一起去了闻府。

  齐若卿被闻业拒之门外,好多的家丁都在拦着,但是齐若卿只能用武力解决他们,闻业在院子里怎么喊也喊不住。

  最终发现小黑屋子里似乎有动静,门被踹开了,但是闻心在看到最后一丝光明的一刻晕倒过去。

  自从闻心失去了母亲以后就开始变得没有安全感,父亲也从来都没有体会过她的感受,就致使闻心彻底的对他这个父亲很绝望和失望。

  其实陆络珩也是一样的,他从小就失去了母亲只和姐姐相依为命,本以为姐姐会在身边陪他一辈子但好景不长。

  却被迫入宫选秀当上了皇贵妃而且皇上格外的宠爱,后来陆络珩就知道一定要独自强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