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二百四十五章 打情骂俏
  既然闻业已经这么决定了,齐若卿从在京都杂谈上了解过他,知道他是一个从来不听别人劝的人,是没有办法再让他回心转意的。

  就只好失望的离开了这里,回到府邸的时候,碧玉就在院子里打扫卫生都没有看见,无精打采的回到了房间里。

  坐在椅子上突然想起来那日高氏死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是那么的绝情,衙门的人无情的抬着高氏离开。

  最后扔在了乱葬岗里,齐若卿至今连她母亲的尸体都没有找到,所有的人都说一定会调查清楚真相的。

  其中业包括慕容云,但仅凭一块飞镖就一点线索都没有了,时间长了也自然就会有人忘了这件事情。

  但在齐若卿一心中之是永远抹不去的阴影,一想到她母亲事情就会觉得头痛,心里也会觉得很内疚。

  一时间想的出神,陆络珩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的都不知道,陆络珩轻轻的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

  她被吓得一激灵,然后本能的回头想要防范看见是陆络珩的面孔才渐渐的放松下来:“怎么是你?”

  “怎么了?是心情不好嘛?我们大家很快就要结婚了!我已经向皇上请求这件事情了。”

  “我没有心情不好!我去闻府本来是想帮你求情的,但却没想到适得其反,让那个闻大人更加的想要把军械押送到刑部大牢里,你一定不要去劫,他们肯定会将你一网打进的。”

  陆络珩蹲在了齐若卿的腿旁,宠溺的眼神看着她,然后朝着她薇薇一笑,这种笑容让齐若卿欲罢不能。

  彻底的治愈了齐若卿的心情:“傻若卿!我平常比你精明,你都可以看得出来他们想通过这件事情那我一网打尽,那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我当然不会傻乎乎的去劫车了。”

  陆络珩说完这句话齐若卿心里就放轻松多了,彻底的把自己的脑袋依靠在陆络珩的肩膀上。

  淡淡的闻到了她头发上的清香和身体上的一种体香,陆络珩已经情不自禁的闭上眼睛在享受了。

  齐若卿本来是想帮他捶背的,陆络珩但是嫌弃力道太小,齐若卿就用力的锤下去,差点没把他的脊梁骨锤断。

  两个人就开始了嬉笑玩耍的时光结果被宫浩楠推门而进,本来想打招呼的手悬挂在半空中又默默的放下。

  接下来就很俏皮的说了一句:“你们小两口就继续打情骂俏吧!我先出去了。”

  随后就退了出去,然后又迈了半步回来帮他们两个把门关上,留在齐若卿和陆络珩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

  齐若卿笑得像花一样依偎在陆络珩胸膛里。

  宫浩楠特意回来的时候没有通知碧玉,好在她的房间给她一个惊喜。

  碧玉正在把刚刚换洗的衣服叠起来,每一部都唉声叹气的,看样子实在是太想念宫浩楠了。

  他依靠在门窗上特意的去敲门,结果碧玉没有理会他头都没抬只说了一句:“进来吧!”

  看见碧玉没抬头他也是有些失落,于是就一直在敲,都已经敲到碧玉不耐烦了才皱着眉毛抬起头。

  “我都说进来进来!怎么听……”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看见是宫浩楠,有点惊喜到快哭掉,眼框都已经红红的了。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就奔向宫浩楠,两个人紧紧相抱在一起,宫浩楠抱起碧玉就原地转了几圈。

  转的碧玉有些晕乎乎的,小手攥着拳头轻轻敲打在他的胸脯上:“怎么这么多天也不给我消息,害得我白担心一场。”

  宫浩楠笑嘻嘻的眼神一直都在解释这件事,想求得碧玉的原谅,好在两个人久别重逢碧玉暂时没有那么大的脾气。

  闻心刚好哭泣的来到了齐若卿的府邸上,她是偷偷的听到了闻业带兵出去,闻心已经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他父亲如此大的阵仗。

  心里也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所以能过来寻求齐若卿的帮忙,眼睛都已经哭泣得红肿了却依旧拉着齐若卿的手:“姐姐!你一定要救我的父亲。”

  陆络珩看见闻心这个样子也是于心不忍,要是让小闻心知道是陆络珩杀了她的父亲,这孩子日后一定会报仇的。

  既然是这样,陆络珩之前吩咐他手下无论任何人过来都要杀无赦当然就不作数了,他快马加鞭的赶到了手下动手之前。

  谁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左相早就已经派人在这里等待陆络多时了,就看见他一出现马上就带兵包围了。

  陆络珩也因为跟他们交手的左胸上中了一箭,情况紧急陆络珩只好把随身携带的烟雾放了和他的手下分头行动。

  趁乱之际抢回来军械,也保住了闻业的性命,两全齐美的事情,虽然陆络珩受了很严重的伤。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齐若卿一直右眼皮都在跳,她心里是忐忑不安的,不停的在院子门口四处张望,一直等了整整两个时辰。

  等回来的却是受伤的陆络珩,他跌跌撞撞地走进院子,此时胸口还顺着自己的身体往下滴血。

  齐若卿大概的检查了一下伤口,距离心脏差那么一寸否则陆络珩连命都没有了。

  这把箭一直插在陆络珩的胸口上,如果再不止血就会有生命危险,齐若卿现在把陆络珩扶到床榻平躺着。

  尽量的去与他聊天,再乘他不注意的时候拔下箭,这个是很危险的,如果陆络珩稍微的动一下,很有可能就会拔偏。

  看着如此紧张的齐若卿就知道一定是很棘手的,他尽可能的去说清楚:“怎么了?跟我说实话。”

  齐若卿拿着毛巾给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我现在需要拔箭,这个过程中你一定不能动,然后再帮你止血。”

  整个过程齐若卿是不能自己完成的,吩咐碧玉打了一盆热水,宫浩楠在旁边给她打下手。

  有了宫浩楠在旁边齐若卿心里就有底多了,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准备拔箭:“我要开始了!你要做好准备一定不要动,咬着毛巾可以减轻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