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二百四十四章 请求左相
  在碧玉告诉小闻心已经陆络珩对齐若卿浪漫表白以后,就知道他们两个肯定会结婚,特意送来了自己做的小兔子作为新婚礼物。

  “若卿姐姐。”

  小闻心拿着纸兔子开心的跑过来,齐若卿也张开双手去迎接她,蹲下来与她一样高,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

  “就当作你送给我的礼物,这大概应该是你做的最用心的一次了吧。”

  齐若卿跟这个小闻心一直都很投缘,就连两个人的生日都是在一天的,尽管闻心送过来的礼物别人会不当一回事,但只要齐若卿喜欢就好了。

  “姐姐!你和络珩哥哥到婚期订到什么时候呀?”

  小闻心的这个问题确实有点让齐若卿难回答,就包括她自己都有一些震惊:“谁告诉你我们两个要结婚的。”

  “是我说的。”陆络珩人还没有进到院子里声音就先发出来了。

  齐若卿没有结过婚会有一些没有经验,一提到结婚的事情没有人告诉她也没有准备,自然而然就会觉得有些害羞。

  于是转身径直的回到屋里不再去理会陆络珩,然后陆络珩就抚摸着闻心的脑袋:“怎么没给我准备礼物。”

  闻心凶狠的瞪了他一眼:“若卿姐姐对我这么好的给她准备礼物了,没有人给你准备礼物肯定是你人缘不好。”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陆络珩在今天上早朝的时候特意和皇上提起了他结婚的事情,当时所有的大臣都在也包括慕容云。

  他一点都没有想隐瞒,本来之前和熙国的段玲珑闹的联姻都已经被搞到一塌糊涂,而且皇上为了牵制住他还赏赐了他的美人。

  只要这一次他提到结婚的事情既可以有办法甩掉皇上赏赐的这些人,还能和齐若卿一起长厢厮守。

  “臣有一个不情之请!还希望陛下给臣赐婚。”

  此话一出朝堂上的这些命官当然都会议论纷纷,皇上也是挺震惊的,带着满脸的疑问:“是何人可以被右相看上。”

  “是臣的一个朋友!名叫齐若卿!”

  这个人大家略有耳闻,对她的印象只停留在之前熙国王进宫她混在队伍里的时候,所以总觉得这个女子身份不明配不上陆络珩。

  皇上也是这么想的还是会劝阻一番,毕竟如果这样的话就让他送的那些女人全部都白废了。

  “右相为何好端端的一国公主不娶?偏偏要娶一个没有身份的女子。”

  “回皇上!因为臣喜欢!还请陛下成全。”

  既然如此皇上也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朝臣的面子上不同意陆络珩的这个请求,他只是提到这件事情待定,也并没有就此答应陆络珩。

  闻业一直都在搜查关于陆络珩到罪证,就是因为三皇子跟他说过陆络珩私藏军械的事情,他就一直兢兢业业非常诚恳的勤劳工作。

  宫浩楠在那边事情已经调查的差不多了,过几天就会启程回京,陆络珩身边没有了宫好楠这个得力助手还略微有些不习惯。

  就暂时安排了其他的也能帮他盯着闻业,陆络珩得知消息就知道他和闻业之间一定会起冲突的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但是陆络珩不希望有一天会把齐若卿和闻心牵扯进来,他们两个人现在的感情很好好,要是因为陆络珩破坏了他就变成一个大恶人了。

  三皇子找来了方圆,他如今已经不是左相被皇上撤职,所以调起事情来还是比较方便的。

  如今的三皇子变得很聪明,他知道可以去拉拢曾与陆络珩是敌人的人,这样对付陆络珩就更加的容易了。

  本来是打算在等一等,并没有想要把陆络珩置于死地,但今天听说他在朝廷上要求皇上给他和齐若卿赐婚于是就一气之下。

  现在满城全部都是关于两个人结婚的事情,因为京都杂谈又一期更新了,现在平民百姓只要去看京都杂谈就可以知道京城中的一些舆论。

  也开始越来越多的人想要亲眼目睹“望都楼主”这个人了,也正是越来越多的人对它感兴趣。

  御风阁内……

  三皇子亲自沏了一杯热茶递到了方圆的身边,现在方圆无权无势的也只能靠着三皇子了,之前在做左相的时候还是挺嚣张的。

  但现在就必须要对三皇子唯命是从,因为他得需要利用三皇子重新坐回到左相的位置。

  “我希望你可以配合我一起对付陆络珩!是他让你失去了左相这个位置,也知道你一定非常的痛恨他,只要你愿意跟我合作岂止是左相的位置,就包括皇上的位置……”

  三皇子特意没有说完接下来的话,而方圆也明白他说了些什么,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如果他错过了这次可能就永无翻身的机会。

  见他犹豫三皇子也就趁热打铁:“我已经命令闻大人把这一批军械押送到刑部大牢里,相信陆络珩那边肯定得到的消息,如果他能过来劫车那就让他插翅难逃。”

  齐若卿这边也本来是不想去打扰闻大人的,但看现在这种局势她也不得不去,刚开始的时候闻业是拒绝让她进屋闲谈的。

  而且为了避嫌名声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一些家丁就把齐若卿拒之门外。

  齐若卿慌张的小表情:“闻大人!此事事关重大关于三皇子,还请您让我进去。”

  一听说是三皇子闻业立马就改变了主意,关于三皇子肯定是什么大事,闻业也怠慢不得,否则出了什么差错他也担待不起。

  “闻大人!我知道三皇子,一定是去找了左相,还请您请求左相一定不要扳倒陆络珩,就算真的成功了,皇上也一定认为三皇子是左相的一党,到时候才是真正的害了三皇子。”

  闻业当然不会光凭齐若卿的一面之辞了,还是选择固执己见,一定要把这批军械押送到刑部大牢里彻底的扳倒陆络珩。

  今天齐若卿过来恳求他肯定就知道陆络珩一定是有什么罪证:“还请齐姑娘请回!我会自证清白也会替三皇子辩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