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二百三十八章 扭转局势
  不过熙国王还是选择相信了,因为他根本就不了解陆络珩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罗纯就是抓住了这个点才换得了自己的平安。

  而陆络珩这边下属也得到消息,所以就一直在叮嘱陆络珩早做决定,现在已经打草惊蛇惊动熙国王。

  恐怕现在硬闯不是一个办法,而且他们现在人多势众,到时候打起来肯定就是陆络珩吃亏。

  现在军械已经到了三皇子那里,想为自己洗脱罪名也只能殊死一搏了,臧飞压着罗纯一路赶到了竹驿想要和陆络珩讨论条件。

  齐若卿已经悄悄的跟在他们后面了,防止在不必要的时候她出手,这样或许可以帮到一点忙。

  陆络珩也无法做抉择,现在利息在三皇子的手里,陆络珩如果想要去竹驿与熙国王手下的人周旋一定十分危险。

  他现在情况就是前怕狼后怕虎已经被夹击在中间了,暂时脑子里特别的混乱想不出来万全的方法。

  现在齐若卿知道如果想要保住陆络珩,就只能是靠那批军械,还好军械是被三皇子缴械的,齐若卿快去求着他要来这批军械。

  已经找到了三皇子歇脚的客栈,齐若卿长吸了一口气,因为他已经麻烦三皇子够多的了,上一次就已经伤了三皇子的心。

  因为齐若卿才导致他的御风阁人走茶凉,现在还想要这批军械救陆络珩,齐若卿其实心里是很犹豫的。

  但现在是在别人的地盘这种事情等不得,齐若卿被侍卫是用刀拦在了门外,她拿着那块被她砍碎的玉牌,虽然已经被砍碎,可上面的字依稀清楚。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他们还是可以认得出来的,就这么轻易的放她进去,她找到了三皇子,直接跪在了地上。

  三皇子并不知道齐若卿也在这里还是一阵震惊,然后也不明白齐若卿为何见他要跪着。

  “这是干什么?你快起来。”说着就要拉着齐若卿起来。

  但是却被齐若卿给推开了:“我想要那批军械,去帮助陆络珩化险为夷,他现在已经身处险境。”

  齐若卿就是无言以对三皇子所以都不敢正眼的去看的三皇子连头都没抬起来。

  三皇子其实心里早就已经在慢慢的喜欢上了齐若卿,看着她如今为了陆络珩这副模样,自然心里是不舒服的。

  这批军械就是陆络珩直接的罪证,三皇子神情都已经变了他把一杯茶放在了桌子上,并且非常狠心的说道:“要拿走这批军械可以!”

  齐若卿开心的差点要站起来,却没有想到三皇子带了一个转折点:“陆络珩必须死。”

  这就是铁了心不想把这批军械转交给齐若卿了,也是在逼着齐若卿,她长刀出鞘把刀剑架在三皇子的脖子上。

  “我也是逼不得已!这件事就算我欠你个人情,日后我一定会还给你。”

  齐若卿也实在是于心不忍。

  “如果我要不给你呢?你会为了他杀了我嘛?”

  三皇子知道齐若卿只是吓唬他而已。

  齐若卿咬着自己的嘴唇,想起上一次的画面似乎就近在眼前,齐若卿绝对不能再重蹈覆辙再一次的去陷陆络珩于水深火热之中了。

  “如果你真的不给我!我会选择杀了你,陆络珩已经是我的全部了。”

  她这话除了回答刚开始三皇子问的还间接的拒绝了三皇子的好意,虽然三皇子平常为人君子非常正直为官清廉,又是一个文武双全的皇室家人。

  可是齐若卿对他实在没有什么好感,只是觉得他比较适合当做朋友,即使陆络珩怎么去陷害她最后都会拼命的在把她救出来。

  而且上一世误会已经解除了,齐若卿他还会毫无保留的去相信陆络珩,最终三皇子拗不过她还是这批军械给了她。

  选择放手成全齐若卿深知很对不起三皇子,可除了这样别无他选,一小部分的军械已经被三皇子送到了京城。

  不过留下一大部分也足够了,臧飞已经来到了客栈,陆络珩在这里等候多时了,两个人后面就一股呛口味。

  两个人一起进茶楼谈起事情,陆络珩装作为了利益谈起了李家的旧案,谁只臧飞却装作不知道。

  但是陆络珩当年清楚地记着就是臧飞带着他手下的人,如今他在熙国王这里还能活到现在真是万幸,说明熙国王还是挺重视他的。

  陆络珩为了防止熙国王会在背后搞什么小动作他就提议:“要你们的国王过来见我!否则你现在就可以拿走我的性命。”

  臧飞是个聪明人,他深知陆络珩不可能只有自己过来赴约,这其中肯定还会有其他的人,也不敢轻举妄动。

  就给了自己下属消息转告熙国王,天启年间李将军一战拿下北山降书,可降书到了皇帝手中却变成了通敌卖国的密函。

  当日就是熙国王特意的派他将这封降书给换走,臧飞却之字不提这件事情,他也不想回想起当年的陈年旧事,今天熙国王派给他主要的任务就是让陆络珩去认一个人。

  罗纯脸上已经肿得不像样子了,如果不仔细认出来的话绝对不知道他就是罗纯,一眼看过去就知道一定受过了严刑拷打。

  他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还好当时陆络珩看人的时候没有错并告诉他过多的消息,今日这件事情看来是陆络珩赢了。

  陆络珩面对这件事情的时候还可以依旧淡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给臧飞亲手倒了一杯茶:“很眼熟,我在哪里见过?”

  臧飞还以为他在这里装模作样,这是他拜托下属安排在熙国的奸细怎么可能会不认识,但任何人都不会傻到亲口去承认这件事。

  臧飞剑刃已经出鞘三分了,此时齐若卿的出现打乱了:“罗纯私藏军械已经被我擒!如今人赃并获,罗纯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罗纯不知道为什么事情又到了自己的身上,他现在已经紧张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臧飞也不知道半路陆络珩还会出这一招,他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