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二百三十四章 污蔑左相
  这就是陆络珩的挑衅。

  自从这件事情开始之后左相就命令人加强戒备就连他的府中平白的增添了好多的侍卫,凡是有可疑的人靠近相府都格杀勿论。

  陆络珩也早就已经算计好了他被挑衅之后的反应,所以就对症下药按照他的设定去进行下一步计划。

  平常左相也只不过就是仗着自己是朝中的重臣又辅佐过先帝就可以为所欲为,可他其实也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

  这些年来他做什么事情都小心翼翼的,就连上朝下朝身边都会有专车和暗卫保护。

  谷悬此刻已经被关押在提邢司当中了,特意的吩咐过慕容云一定要看好他,除了皇上以外不能有任何人去靠近他。

  还好慕容云平常是一个办事能力强的人,对于陆络珩的千叮咛万嘱咐他当然会记在心上。

  陆络珩现在被封为右相就他简直易如反掌,虽然他是被皇上下令抓到提邢司里的。

  特意的派宫浩楠去救他,因为在他们落难的时候宫浩楠充了军受了很多的苦。

  他本来就是特别喜爱闯荡江湖的把他关押到军营里肯定会不习惯,如今派给他任务才是真的让他舒心。

  拿着陆络珩如假包换封为右相的令牌来到提刑司,再加上里面有慕容云得照应他很容易的就找到了谷悬的牢房。

  宫浩楠伸手亮出了令牌给提刑司里面的小厮看:“奉右相命令把嫌疑人带到相府去审问。”

  既然是右相那个小厮也不敢怠慢马上去开了门,而且陆络珩之前还是提邢司里的大人。

  谷悬听到了自己牢房开门的动静还以为是左相派人来救他了,结果看到是宫浩楠还挺失望的。

  “跟我走吧!”

  谷悬现在都还是死忠心耿耿的保着左相,还以为左相会派人把他救出患难之中。

  所以陆络珩目前在这里什么都打听不到,谷悬被宫浩楠一脚踹开了膝盖窝的地方跪在陆络珩的面前。

  即使谷悬一直都是在担心自己的妻儿,还有他的老母亲如今重病在床,如果他真的等不到左相的救援的话死在了这里,那他们一家唯一的顶梁柱就没有了。

  陆络珩早就已经料到了他什么都不会跟自己说,所以已经派碧玉去抓了他的妻子,还好,这京都杂谈当中记录活谷悬的性格。

  这还真是一本好东西,要是被陆络珩找到了这个“望都楼主”的话一定会跟他结交这个朋友。

  陆络珩手里把玩着自己的玉牌,毫不在乎的说道:“你还不知道吧!你的妻子已经被左相抓去了,如果我现在把你放回牢中,可能不久他就会带着你的妻子来威胁你

  ,他害怕你会说出他的一切。”

  当时的谷悬还是完全不相信的,陆络珩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万全之策,他拍了拍手他的老母亲就领着他的儿子蹒跚地走到他的身边。

  老母亲拿出了一个徽记交到了谷悬的手上,而且这个人现在情绪非常的激动:“抓走我儿媳妇的人掉落了这个东西。”

  这个徽记谷悬是再熟悉不过得了,这还是左相在辅佐前朝皇帝的时候赏赐给他的第一个印记。

  这是他最重要的东西所以他会一直在你身边,如果陆络珩想偷懒是不可能的,看来他说的是真的,心里就逐渐起了杀心

  陆络珩的目的已经达成了,他吩咐宫浩楠把他压入到柴房里好生看管着。

  宫浩楠看着谷悬也是挺可怜的,于是就上演了一出好戏帮人帮到底的戏码,他偷偷的大了一些吃食打开了柴房的门送到他面前。

  “给你吃吧!别饿着自己等你逃出去还要把你的妻子救出来呢。”

  谷悬这个人平时可是机灵的很,他害怕宫浩楠在底下毒药所以一直都没有动筷,宫浩楠早就已经看穿了你的小心思。

  所以就当他的面亲自验毒把送来的每一道菜品都吃了一遍这样才肯让谷悬相信。

  又偷偷的把谷悬带了出去,对他说今天守卫很松懈,其实只不过是陆络珩被调走了让他们故意看不见而已。

  接下来就有好戏看了,左相最近还真是一桩一桩的发生了好多坏的事情来影响他好的心情。

  谷悬平常功夫还算是不错的,所以他就悄悄的潜入到了左相府,没想到的是这里守卫,森严早就已经被发现了。

  左相现在已是惊弓之鸟了,他连询问都没有直接就让守卫把他给刺杀了,于是谷悬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在了相府。

  而三皇子收到消息一路追踪血迹那个相府,他的消息是不知道什么人送的,只是绑在了一只弓箭上射到自己的门上。

  上面有一张小纸条,三皇子是一个一个星期有不可信其无的道理,所以我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过去调查。

  却没想到真的发现谷悬已经死在了相府,三皇子来到的时候那些侍卫正在处理谷悬的尸体,而左相早就已经回屋休息了。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躺在地上的就是谷悬,三皇子已经带兵包围了左相府,这一桩命案就很完美无暇的栽赃到了左相的头上。

  “三皇子不知半夜三更来到老臣的府内做什么。”

  自从上一次三皇子帮着陆络珩这件事情以后左相就对这个三皇子完全没有任何的好感。

  “谷悬死在了你的府上!现在你就是杀他的真凶,所以请跟我进宫上报陛下。”

  左相正在听着三皇子说话简直就是一头雾水的:“谷悬不是已经被皇上关押到提刑司里了嘛?他怎么可能会死在我的府上三皇子还真是会说笑。”

  “如今人赃并获尸体就在你的府上!而你的侍卫正在处理尸体,还有什么好狡辩的嘛?”

  左相你还把视线放到了尸体的身上没想到还真的是谷悬,左相他现在无论说什么也都洗不清楚了。

  就只能任由的三皇子把他带到皇上面前,他现在也是人老珠黄真的和年轻人斗不动了,不过他心里已经暗暗的发誓,如果能安全绝对不会放过陆络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