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二百三十一章 照然若揭
  所以皇上只点了三皇子和左相,其他的人都在外面等候着,就连婉嫔都没有机会跟着进去。

  陆络珩借着自己的姐姐来博取皇上同情,这样皇上就会多偏心他一点以此来达到他的目的。

  轻轻地落下几滴眼泪皇上从来没有见过陆络珩那哭过,就连三皇子也感到挺意外的,不过他并没有对这件事情做过多的评论。

  本来他也不重视皇贵妃的事情,只是在一旁听着左相怎么解释,因为他现在是最清醒的人。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最近他一直都在调查北山的情况,发现了左相与外帮的人勾结,目前在朝中撼动他地位的人只有陆络珩。

  只有这样才能联合外帮的人除掉陆络珩,这可是一举两得的机会,而且左相也不可能放弃为自己解释的机会。

  “肯定是陆络珩阴险狡诈,他只为了陷害我!以报他姐姐的仇恨。”

  现在左相自己都已经圆不过去谎了,皇上是个很聪明的人当然从这句话当中听出了倪端,不过并没有着急去揭穿他。

  此时陆络珩已经剥夺了皇上的同情,程度已经达到可以让皇上为了皇贵妃放弃自己还未出生的孩子。

  皇上的下一个决定就是要废掉婉嫔,左相因为他是朝中的老臣,太后见了他都可以给他三分薄面,毕竟他也是辅佐前朝的皇帝的重臣。

  “肯定是陆络珩与外邦勾结利用贵妃的事情来动摇我的地位!老臣对皇上绝无二心,还请皇上相信老臣。”

  左相一直都在替辩解的过程中去继续诬陷陆络珩,每句话都离不开陆络珩和外邦勾结撼动他地位的事情。

  三皇子实在也是看不下去了就去询问了左相一句,就因为这一句话整个事情都已经有了结果。

  “左相怎么知道陆络珩与外邦勾结呢?我从始至终可一直都没有提过外邦的事情。”

  这一句话让左相哑口无言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他现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就只能屏住呼吸把目光放在皇上的身上。

  希望皇上可以念及旧情饶他这一次,不过三皇子可没那么轻易的就放过他,三公子从来都是出淤泥而不染不和朝中的任何一位命官合作。

  也不会有什么事情偏袒任何人,他为官清廉只是想要帮助那些被冤枉的人,还他们一个清白而已。

  “上一次慕容云被派往南方就治蝗灾恐怕其中有左相搞鬼吧!这一件一件一桩一桩的事情我全部的调查清楚,敢问左相还有什么好反驳的,就是因为你的这件事情是朝廷陷入乱局当中。”

  就算现在不用三皇子多说什么皇上也知道该怎么去做了,陆络珩心里早就已经打好了算盘。

  多亏了三皇子今天帮他抓住了左相的把柄,否则单凭陆络珩一起这里是没有办法扳倒左相的。

  陆络珩趁着这个机会先替皇上质疑左相:“左相您可是前朝辅佐皇帝的重臣!您这一辈子世世代代都奉献给了皇族,也是前朝皇帝一手提拔的,怎么能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呢!”

  现在左下已经焦头烂额了他这些事情一个都解释不清楚,即使一口咬定皇上也明白其中的理论,恐怕以后左相在朝中的势力要坐不稳了。

  不过这正合陆络珩的心意,越是能让左相身败名裂的方法他就越想去尝试。

  三皇子此时拿出那份京都布防图作为证物,可图角却平白多了左相的落款,写的是恭贺北山国王大寿而送的寿礼。

  现在陆络珩已经越来越觉得这个三皇子是他的神助攻了,现在即使左相有一万张嘴也解释不清楚了。

  可是三皇子拿到这个京都布防图的时候并没有这个落款,虽说不起眼的太史令却是有一身的本事他仿字的本领还是一绝,现在就连左相都分不清是否是自己的字迹。

  事情已成定局了,左相知道他即使这件事情是被冤枉的也没有办法去否认,所以就把这件事情推向了身边的人替他当替罪羊。

  他跪在地上不停的在给皇上磕头:“老臣是冤枉的!跟了皇室一族一辈子了都绝无二心,一定是我的手下谷悬!他最近一直在陪着我偷干了很多坏事。”

  目前这个左相已经失心疯了,只要能保住他的地位,什么人都可以豁出去就包括他的女儿婉嫔都是一样的。

  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来左相只是想找一个替罪羊而已,不过皇上看着左相侍奉这么多年的份上也没有去深究这件事情。

  就下令把左相禁足在府中,并把他说的那个暗卫“谷悬”到提邢司里等待审问,这一次陆络珩彻底的赢了。

  只可惜便宜了左相,让他这么好的机会都躲了过去,不过陆络珩可不着急因为他还有的是机会去和左相智斗勇。

  这件事情先暂时的告一段落了皇贵妃含冤得雪,陆络珩长叹了一声告慰亡灵,这已经诏告了天下,再也不用像京都杂谈中写的那样议论纷纷了。

  如今三天的时日过去了……

  碧玉和宫浩楠也都没有接收到陆络珩派给了新的任务,但是他们通过皇上昭告天下的消息也得知了陆络珩取得了胜利。

  想着如若真的安全了陆络珩到时候自然会把他们两个叫回来的。

  倒是齐若卿一直都在担心着他,三天没有回来也没有任何的消息,实在是等不及了,于是在黑天的时候自己骑马回到了京都的陆府。

  她本来是想要先去慕容云那里看看情况,但是由于过于担心所以就还是先去了陆府。

  没想到刚到府上就看见了小闻心,府里所有的灯光都亮着,齐若卿还没来得及发掘小闻心的异样。

  忽然幕后天雾烟花四起熏染了漆黑的夜空,五彩斑斓的颜色出现在天空中不由得吸引了齐若卿的目光。

  陆络珩已经悄悄地出现在她的身后,拿着当时两个人的定情信物就是齐若卿丢的那块玉牌。

  悄悄的说了一句:“这还是你见过最美的烟花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