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二百二十六章 世外田园!
  陆络珩已经被气的开始说胡话了,他只要把齐若卿赶走,无论说出什么过分的话。

  其实齐若卿真正在乎的并不是陆络珩和左相勾结,而是因为他和贵妃对这件事情一直都成为她心里的隔阂。

  这才彻底的让齐若卿死心,心灰意冷的拂袖而去,她甚至掉了几滴眼泪,没有办法去掩埋自己伤心的心情。

  两个人分开不久,陆络珩的身后就出现了刺客来刺杀他,还好这么多年以来陆络珩都是隐藏自己的真实功夫。

  齐若卿突然站在了原地,她隐隐约约总觉陆络珩身边有危险,或许是有什么东西指引着她,齐若卿转向返回去。

  就只发现刚刚和陆络珩分别的地方一片血迹,齐若卿神经紧张的朝血迹跟踪过去,结果到了悬崖边血迹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在这悬崖边怎么呼唤都没有人反应,甚至嗓子都有点沙哑了:“陆络珩!陆络珩!”

  傻乎乎的齐若卿还以为陆络珩被刺伤跳下了悬崖,她心里早就已经做好了和陆络珩殉情的准备了,一步一步的朝悬崖边走去准备跳下,眼睛都已经闭好了。

  就感觉是一身有人拉了一把,回头一看居然是陆络珩,还没有等齐若卿反应过来,陆络珩就吻了上去。

  果然陆络珩还是舍不得甩开齐若卿,齐若卿担心的人家身上到处找伤口,一脸担忧的样子让陆络珩有些得意忘形。

  “怎么样?你伤到哪里了。”

  陆络珩摇了摇头,就把齐若卿拥抱在自己的怀里,这一次一定是紧紧的保住齐若卿不会松手,无论在什么受苦也不会轻易的甩开齐若卿。

  还记得齐若卿和陆络珩初次见面的时候是在一个室外的小田园里,陆络珩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把这个房子的文牒转移到了齐若卿的名下。

  所以现在这个地方是齐若卿的,官府才没有收走,两人初次见面的时候冬青花还开着。

  现在就只剩下树枝,不过也是挺应景的,齐若卿和陆络珩手牵着手一起在这个树下,看着这个小房子就回想起两个人初见时的画面。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并且这里有他们两个是多的回忆,果然陆络珩已经算计好了,否则他们现在连个住处都没有,就真的变成了一个露宿街头的人了。

  两个人也就在这里开启了短暂的田园之乐,齐若卿干活的时候总是不精细,以前和高氏在一起的时候,齐若卿哪个干的过这种活。

  在洗碗的时候不小心被碗盏划破了手,她下意识吃痛的把碗盏丢在了地上,好大的一声破碎声引来了陆络珩。

  陆络珩看着此时狼狈的齐若卿信任关心急切但还是在旁边取笑:“你连这些粗使丫鬟的活都干不了!”

  齐若卿才懒得搭理他,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就转过身去收拾地下的碎片,现在他们两个真是我要的公子和小姐的生活了。

  不过在这里过着却是丰富多彩的,每次清晨起来看见景色都会让他们早上起来心情愉悦,

  茶楼中……

  兵部尚书的被陆络珩引荐到了左相的手下臧克,带来了京城布防图一诚意送上,可打开盒子的那一刻却空空如也布防图不见了。

  而这张布防图正摆在御风阁三皇子的面前,此时就算带着布防图去面见圣上也未必十拿九稳,还是三日之后再做打算。

  齐若卿和陆络珩以前在这里休息了数日了,也不知道半年兵荒马乱变得怎么样了,齐若卿一直都在担心慕容云。

  现在所有的人都已经落魄的离开了京城,只剩下慕容云一人在京城中,提邢司这边一直都有案子,可能慕容云忙着提邢司的事情都忙不过来。

  两个人坐在院子中的小圆桌子上,陆络珩推给了她一个非常精美的礼盒,一副自豪的样子挑眉让齐若卿打开盒子。

  上一次他们两个在花灯节的时候陆络珩已经送给她一个步摇了,这次的步摇似乎和其他的并不一样。

  晶莹剔透的但是齐若卿一眼就认出了这个步摇是曾经陆络珩送给皇贵妃的,虽然是不要别人剩下的东西。

  理所当然的推了回去:“我不要!别以为你填了两三颗珠子,我就不知道这是你送给贵妃的,你不是说过你跟她就是有事情嘛?”

  还没想到齐若卿真的当真了,陆络珩只不过是想找个借口把她气走而已,不过看着齐若卿生气吃醋的样子还蛮好玩的。

  陆络珩就决定好的逗一逗她,齐若卿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陆络珩把盒子收了起来:“既然你不要的话,那我就扔掉了。”

  刚想抬手丢向远方齐若卿就给拦了下来,这么好的东西齐若卿不要白不要,虽然是送的贵妃的。

  齐若卿把那个步摇插到了自己的头上,陆络珩看着她那委屈的样子也就不再去逗她了:“其实这个步摇是有两个的!虽然贵妃的那支步摇华丽但只有荣华富贵,我说你的这只步摇很朴素但它代表的痴情。”

  陆络珩特意把她留给了自己的心上人,而另外一支步摇送给贵妃是想让贵妃一辈子可以锦衣玉食。

  此时的天外布谷鸟啼叫,齐若卿说它在叫不如归去,陆络珩说她叫的是不苦,总之就是为情所哥的鸟儿,听着鸟儿的叫声齐若卿依偎在陆络珩的怀里。

  晚上就寝的时候……

  齐若卿整个人都是在一直犹犹豫豫的,而陆络珩则是落落大方,本想倒头就睡的但还是要抱着被子去书房。

  齐若卿虽然有些舍不得但还是送着他一起出去,书房里一尊木雕侍女被奉在台前,陆络珩上香叩拜丝毫不敢怠慢。

  “这是他姐姐留下的唯一遗物,他会如姐姐希望的那样好好活下去,并带着我心爱的人一路晋升。”

  说着就拉起了齐若卿的手,齐若卿抬头看了一眼陆络珩,也知道这个木雕侍女对于陆络珩的重要性,也一同加入祈祷希望贵妃保佑陆络珩一世平安。

  赌场中……

  严彪压大压小的早就已经把身上的钱物输个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