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二百一十九章 用她换军械!
  现在也只能将计就计了,派宫浩楠过去在最后关头点燃那批军械,到时候就已经死无对证了。

  而且就算真的被抓住了他也有话说,这些军械根本就不行军械部丢的那十万分之一。

  就自己一人前去赴约,宫浩楠知道这次可能有去无回,就去找碧玉告别。

  “你一定要平安回来。”碧玉自己的一间掏出了一个平安福,并告诉他:“这是我在被卖到这里的时候我弟弟小四送给我的,但我现在找不到他了,我只希望你能拿着这平安福,一定要给我平安回来。”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宫浩楠有些生气以为碧玉把他当成自己的弟弟,那就平安福拽拽的就离开了,留下碧玉一个人站在原地望着他远去的背影,自言自语的说着。

  “傻瓜!这已经是我最珍贵的东西了。”

  一切已经准备就绪,宫浩楠已经先抄小路到了岐山躲在军械的后面,等到最后关头的时候只要点着了这批军械左相就真的傻眼了。

  岐山周围早就已经布满了左相的人,而且都是大量的弓箭手,看着左相的意思是想至陆络珩于死地完全不想留任何生存的机会。

  陆络珩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来到了岐山这里,看着左相同时又观察了一下他带了多少人过来。

  但唯一想看的那个人却没有看见,左相可是已经老奸巨滑了,当然防着陆络珩就像防贼一样,在他不亲口承认这批军械就是他私藏的之前是不会让他轻易的见到齐若卿的。

  “你要让我看见她是否安全!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批军械确实是我私藏的,我可以跟你进宫面圣,但你必须要放了她。”

  左相一个手势就好几个侍卫押着齐若卿从马车里走了出来,齐若卿对这个左相还真是一点印象都没有,看他长得又丑又老齐若卿觉得见到他都会反胃好几天吃不下东西。

  用力的朝他满脸皱纹上吐了一口口水:“你还真是卑鄙无耻!要不是你派人给我下黑手,就凭你还想抓住我?”

  左相根本就不搭理齐若卿说的是什么,有点太过于着急想抓着他进宫面圣证明自己找的证据是真的。

  用手指指着齐若卿并朝陆络珩说话:“还真是独宠她居然为了她什么都做的出来,没想到你会这么轻易的承认这可是死罪。”

  宫浩楠在这边已经捏了一把汗,左相已经把齐若卿给放到了陆络珩的身边,而陆络珩却紧紧的拉住了齐若卿的手,闭上了眼睛。

  齐若卿看向他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宫浩楠这边已经把引火线点着了,左向身边的人正搬着这批军械准备入宫。

  可是就听见了燃烧的动静还好及时赶过去把那根线砍断左向像一个着急的猴子:“弓箭手给我杀了他们。”

  一大批弓箭手从树林里跳了出来,一群乱建朝他们三个人射了过去,陆络珩为了掩护齐若卿而中剑。

  三个人又打不过他们这么多人纵身一跃就躲到了箱子后面,现在已经完全被左相的人给包围了。

  齐若卿已经心神不宁的了总感觉今天事情会闹得很大,她想站出去跟左相承认这批军械是她私藏的,这样就可以替陆络珩挡罪了。

  虚弱无力的陆络珩对着宫浩楠说了一句:“准备好了嘛!”

  宫浩楠拿起自己的火柴又点燃了箱子上的导线,他们仨又是纵身一跃,箱子里的东西,瞬间就爆炸了。

  左相的人伤不忍睹,刚想派人抓住他们慕容云的人就已经赶了过来,慕容云非常霸道地喊了一声:“住手!”

  看见慕容云带了这么多人过来左相也不敢轻举妄,就带着一群主要人物进宫面圣。

  宫里的好多大臣都在等着看热闹,听说有宫浩楠的参与就更加的激动人心了,一个一个都趾高气扬的样子。

  皇上首先询问的就是左相毕竟他也算是官员很大,晚上必须要给他三分薄面。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闹成这个样子。”

  “回皇上!老臣抓住了陆大人私藏军械的地方,却没想到他居然抗议还把军械给炸了。”

  现在左相就尽可能的去说陆络珩的污点,这样皇上就可以早点治定他的罪,就可以早点把他给击垮了。

  皇上挑了一眼自己的眉毛,在朝堂之上唉声叹气的,这件事情确实不好办,左相是朝中重臣并且是辅佐先帝的左膀右臂,陆络珩手握兵权得天下民心。

  这两边皇帝哪个都惹不起,不过也只能去实事求是了,第一句话的意思就是在质问陆络珩:“有这回事嘛?”

  陆络珩根本就没有一点畏缩的意思,早就已经替自己想好了退路:“皇上!左相找到的军械都不及军械部丢的十分之一,为什么我私藏军械只有这么一些呢?臣承认私藏这批军械是因为他绑了臣心爱的女人,迫不得已才会这么承认的。”

  就因为陆络珩这样一句话又把矛头重新指向了左相,明眼的人都能看出来是左相绑了陆络珩心爱的女人才逼不得已让陆络珩承认那批军械是他私藏的。

  左相真的没想到这个陆络珩是真的阴狠狡诈,刚刚朝中大臣还挺赞同左相的,却没想到一转眼就站到了陆络珩这一边。

  陆络珩因为左肩膀被箭所伤导致他现在非常的虚弱,已经没有力气再去反驳任何的话了,只把这句话解释过后就倒在了慕容云到身上。

  还好及时叫了太医帮他止血没有伤及任何的生命危险,齐若卿守在他的床边等着他醒来。

  在他的床边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刚睁开眼睛稍微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齐若卿就也醒了过来。

  “你没事吧!”

  陆络珩躺在床上满眼喜欢的眼神看着齐若卿,他现在真的不想多说任何一句话,真希望时间停止在这里可以让两个人一辈子互相对视。

  而宫浩楠这边他也受了很严重的伤,差一点被那批军械给炸死,而且在与他们交手的时候还中了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