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心生嫉妒!
  陆络珩早就已经提前在一家首饰店铺订了一个叫“云鬓花颜金步瑶”的簪子,这可是他花费了好多的心思才选择一款最适合齐若卿打造的。

  齐若卿很显然有些吃醋,因为她不知道这个簪子是陆络珩特意送给她,陆络珩发话说:“既然来都来了,就选择一款适合自己的首饰吧!如果你要不买,老板会很难做的。”

  非常尴尬的看向老板,老板也在旁边附和的点了点头,齐若卿向来是挺喜欢这些东西的,但她是习武之人不适合佩戴这些繁重的首饰也就拒绝了:“我习武之人整天佩戴的这些不合适,还是把你定做的这个送给你想送给的人吧。”

  齐若卿转身拉着闻心就想走,陆络珩却一点点的靠近了齐若卿,两个人的距离简直连对方的呼吸都能感觉的到。

  齐若卿这脸一下就红了,闻心在旁边挡住了自己的眼睛,然后转过身去不再看他们两个。

  “我这个首饰就是送给你的!你这么生气,不会知道我上一个定做的首饰送给段玲珑了吧,那个是皇上派人用我的名义定做的,然后转交给段玲珑都没有经过我的手。”

  他一本正经的解释,但是齐若卿根本就不相信他所说的话,自从陆络珩多次打乱了齐若卿的计划以后。

  齐若卿就对他真的心灰意冷了,虽然刚刚在首饰这件事情上会很吃醋,但也只是把他放在心里不会明面的去喜欢。

  段玲珑刚好花灯节也出来,凑个热闹就站在对面的阁楼里看清了齐若卿和陆络珩两个人在收拾店里纠缠。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甚至陆络珩想要伸手把齐若卿抱在怀里,段玲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就心生嫉妒了起来,明明自己不是喜欢陆络珩的。

  她的手紧紧地捏着自己的手帕,但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也做不了任何的事情。

  陆络珩后面还给齐若卿准备了好多惊喜,都是为了给她赔罪没有刺杀成功那件事情,因为陆络珩心里很自责,这件事成为了他心里的疙瘩久久不能散去。

  直到现在他才真正的明白齐若卿为什么连命都不要了就想去刺杀段雪薇为自己的母亲报仇。

  闻心在街上看见了慕容云,朝他挥挥手就向他跑过去,慕容云看着他们两个也没有过去打招呼而是拉着闻心在大街上逛街。

  闻心其实挺喜欢慕容云的,在她的心里只有暮云哥哥,比喜欢陆络珩要多一点。

  慕容云刚好带着闻心来到对面的阁楼,都看见了段玲珑,两个人互相行礼之后段玲珑就把视线落在了闻心的身上。

  小孩子只平第一印象看人,她觉得看着段玲珑凶巴巴的感觉,即使是温柔也是虚情假意,所以自然就对她毫无感觉。

  段玲珑确实在旁边热脸贴着冷屁股:“小朋友!你能不能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姐姐给你糖吃。”

  她从自己的手掌里拿出一块糖,想要递给闻心,却没有想到闻心直接把她的手给甩开了,还非常理直气壮的说道:“拿走你的破糖!我不需要。”

  慕容云在旁边拉住了闻心,赶紧给段玲珑赔礼道歉,不然等着段玲珑把精力放在了闻心的身上想要害她,可就真的遭殃了。

  “玲珑公主!孩子小说话不懂事,还请你千万不要跟她斤斤计较,今天的花灯节这么美,公主也是出来欣赏风景的嘛。”

  段玲珑系很尴尬但是又很想得到闻心真心喜欢,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巴结到陆络珩。

  她自然不会去计较了,倒了一杯茶递给了慕容云:“早就听闻慕容大人温文尔雅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我们也算见了好几次面,应该算是再熟悉不过了,无需叫我公主,叫我玲珑就好了。”

  现在段玲珑也只是和慕容云搞好关系,到时候跟陆络珩的亲密自然就近了一步。

  这边的碧玉是第一次在外面喝了这么多的酒,她已经喝的小脸通红,手指比划写远方。

  “若卿和慕容公子是对我最好的人,要不是慕容公子我可能早就已经饿死在大街上。”

  宫浩楠并不知道她酒量这么不好,只是看着她拿起了酒杯站起来对酒楼里的人说道:“我请所有人的喝酒。”

  碧玉也是兴起喝多了说的胡话而已,说完这句话她就倒在了桌子上,宫浩楠微微一笑深情的看着碧玉。

  店小二跑上了楼看着醉酒趴在桌子上的碧玉又看向了宫浩楠:“客观!那这酒还请嘛。”

  有些尴尬的巡视了酒楼里的人,既然碧玉这话都已经说出去了就得有人为她说的话兑现承诺。

  宫浩楠用食指挠了挠自己的头,不得不说这家店真的很会做生意,人家说的胡话他也要信以为真。

  “所有人的酒钱我都请了。”

  从自己的腰包里掏出了一锭银子潇洒的丢给了店小二。

  背着碧玉就离开了酒楼,现在已经进入深夜时分了,看着大街上的人已经逐渐的稀少就知道花灯节快要结束了。

  也就只好背着要回去休息了…

  齐若卿在首饰店挑选了一款非常特别的,满眼的欢喜插进自己的头发里,看着铜镜面前的自己。

  挑选了首饰之后闻心回来说看见了慕容云,三个人走在京城的桥上也准备要回去休息了,后面有一个路人叫住了他们。

  “前面二位请等等!你女儿的发簪掉了。”

  他把刚刚闻心掉下来的发簪递给了齐若卿,看着他们三个要走就跟顺便说了一句:“你们一家三口这是要回去嘛,这花灯节还没有结束。”

  陆络珩不明白所以就询问:“敢问兄弟这京城的花灯节还有我不知道的嘛。”

  “你有所不知!这接下来…”

  话还没有说完天空中给璀璨的烟花所点缀,剩下的就不用这个路人多说什么,齐若卿和陆络珩就知道了。

  闻心高兴的看着天空中的烟花,拉起了齐若卿的手:“谢谢姐姐!自从我娘亲离开以后就没有人记得我生日了,这是我今年过得最开心的一个生日,不过刚刚看见慕容哥哥似乎还在逛街,我要过去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