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二百零七章 痛不欲生
  碧玉一直都在守着她生怕再出什么意外,给她倒了一杯温水:“若卿,你还好嘛。”

  齐若卿摇了摇头表示她并不是很好,碧玉去告诉了三个人齐若卿已经醒了过来。

  他们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齐若卿独自忧伤口可谁都说不上话,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去安慰齐若卿。

  段雪薇这次任务成功简直就不要太骄傲了,这是她第一次和齐若卿交手让对方吃亏的一次。

  也终于可以在段玲珑面前扬眉吐气一把,着急去邀功,所以就赶紧进宫去找了段玲珑。

  “此话当真!你真的杀了她的母亲,挡挡她的锐气?”段玲珑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就好像段雪薇是一个多笨的人一样。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不过段雪薇并没有多想,她只是觉得段玲珑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才会发生质问,这下段玲珑也终于相信段雪薇是有本事的了。

  马上又开始虚情假意了一番,让婢女拿出她曾经不要的首饰送给了段雪薇:“妹妹!这可是姐姐最后的首饰,你一定要收起来。”

  段雪薇就算是一个小狗一样就这样被打发走了,不过她接下来还有更重要的任务,就是去那个森林和黑人碰面,继续进行下一次的刺杀。

  在树林里吹响了竹子,黑人马上就现身了:“你做的很好!接下来你就等着这一阵风波过去再动手。”

  段雪薇只是在黑衣人这里暂时尝到了甜头,所以才会对他唯命是从,毕恭毕敬的答应就离开了。

  确实挡了齐若卿好大的锐气,让她再也没有办法去强大起来,她的母亲就像她精神支柱一样,一旦被击垮她整个人就都陷入了牢笼里。

  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凶手无疑就是段雪薇后段玲珑,只可惜她没有证据,而且单单凭一枚飞镖上面没有留下她们两个任何的线索。

  陆络珩也对这件事情束手无策了,不过他还是命令自己的安慰私自去调查这个飞镖的来处,并且派人去监视段雪薇和段玲珑的一举一动。

  今天就有了重大的消息,根据侍卫来报的情况,段雪薇非常开心的去找了段玲珑随后段玲珑就送给了她一个精美的首饰。

  两个人或许之间是有什么事情让她们两个都能够这么开心的,陆络珩骨节分明的手指敲打在桌子上发出阵阵的响声。

  轻轻的挑了一下自己的眉毛:“我想我应该去会会那个段玲珑了。”

  他和段玲珑自从上次逃婚开始就再也没什么过节了,虽然段玲珑会主动去联系陆络珩,只可惜陆络珩并没有在意她。

  带着侍卫来到了段玲珑这里,此时的段玲珑正在弹琴,而一旁的陆络珩并不想打扰她的闲情雅致,默默的坐在椅子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欣赏着这部琴曲。

  半个刻钟结束……

  “不知陆大人今日来此是为何无事不登三宝殿。”

  段玲珑很聪明!她早就已经想到陆络珩一定会来找她,今日她再此弹琴也是故意在等候陆络珩。

  陆络珩自己倒的那杯茶一饮而下:“没想到玲珑姑娘还真是好聪明!我尊敬你是我的对手,但我却没想到你会如此的卑鄙无耻。”

  段玲珑不相信今天陆络珩过来就只是为了羞辱他,作为继续沉住气听他把话说完,只可惜陆络珩真的让她失望了。

  过来只是单单的想要羞辱她几句,段玲珑的眼神里充满了鄙视,又在自己面前倒一杯茶慢慢走到他的身边递给了他。

  “陆大人!只要你答应娶我,你想请我的事情我一定办到,你无疑就是想说让我以后不要再跟着齐若卿作对,放过她这个姑娘!可是她扰乱了我的大计,想必这个女人的心机也不浅,怎么喜欢她这样不喜欢我这样的女人呢。”

  发说说自己想说的以此来要挟陆络珩跟他达成共识,不过陆络珩是绝对不会答应他的,齐若卿只是在这件事情被击垮了而已。

  等她缓过来知道了幕后的真凶一定会要了她的命,所以这一点陆络珩还是完全有把握的,他今天来到这里也只是单纯的想要替齐若卿出一口恶气,毕竟现在还有什么证据都没有掌握。

  身为朝廷命官不能随便空口无凭的去给任何一个人,否则这就是犯了大忌,陆络珩甩开了自己的披风,优雅的离开了。

  可是段玲珑却被气的不轻,怒拍桌子狠狠的瞪着陆络珩:“来人!给我盯紧这个陆络珩。”

  陆络珩在出门的时候就已经发现有几个小厮跟着他,只可惜这几个人的跟踪技术不怎么样完全跟段玲珑这个主子不相匹配。

  随便溜他们几圈就已经被甩的不知踪影了,齐若卿没有办法去强迫自己振作起来,已经一整天都没有说过话吃过东西了。

  看着她干裂的嘴唇,碧玉只能在旁边干着急,无论跟她说什么都听不进去一样。

  段雪薇这几天可就有好日子过了,拿到了进攻主权的机会,有人熙国王也过来关心她。

  平常都是默默无闻,但一听说她做了这么漂亮事情,还在那里跟段雪薇嘘寒问暖。

  黑衣人监视着段雪薇的一举一动,无论她做什么都会第一时间掌控的,为了让段雪薇更加了黑化必须得让她断绝了七情六欲。

  出现在段雪薇的窗户上:“你的父亲和你的姐姐都不是真心实意的对你!他们只是想利用你而已,所以你必须要做出断舍离。”

  就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传话人一样默默的就离开了,段雪薇觉得黑人有点莫名其妙了,但是他说的话却不停的回荡在她的耳边。

  整个晚上都在回想着之前他们对段雪薇所做的一切,迫使她心烦意乱的把自己的被子都扔在了地下。

  披上了披风走到外面看着院子里就会触景生情,她在小时候和段玲珑还有熙国王一起开心的时刻。

  不自觉的流下了眼泪,其实她心里比谁都清楚段玲珑并不是真心的对她,可是那又有何妨,只要段雪薇有这个姐姐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