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二百零一章 装的?!
  齐若卿看着旁边宫浩楠和碧玉聊的正欢,拉着宫浩楠的胳膊说:“你有没有看到什么东西飞过去。”

  宫浩楠还以为他发烧了把自己的手背贴在她的额头上:“大白天的说什么胡话呢?怎么可能有东西飞过去,你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齐若卿看向其他人,结果都纷纷摇头表示没看见,就觉得很奇怪明明有东西在自己的面前一闪而过可其他人却没看见。

  带有怀疑的心继续跟他们逛街,可是越来越疑心重重怎么想都觉得有地方不对劲,仔细回想一下那个声音有点像长生。

  马上找慕容云确定一下:“慕容!你确定你的手下都看住了长生嘛,我觉得刚刚那个声音很像他。”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这下大家的表情都开始变得凝重了起来,如果刚刚齐若卿没有出现幻觉话,真的是长生那就说明长生对他们所有的人都有隐瞒。

  就表示了陆络珩从一开始就说的很对,长生一直都是装的,他可能还有其他的目的。

  慕容云马上跑回去找他提邢司的下属询问,正中下怀那下属告诉他明明看的好好的却突然在面前消失了,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正在喝茶的陆络珩得到了情况以后似乎在他意料之中,给自己换了一件天蓝色的衣服配上了之前送给齐若卿却被还回来的玉佩。

  优雅而不失风度,走路都带有一种气场,走在大街上都有好多的人去围观,来到慕容云的家里。

  看着几个人正愁眉苦脸的坐在那里,他就一副悠闲的样子若无其事,齐若卿看见陆络珩得到了内心毫无波澜,只是继续坐在那里发呆发愁这件事情。

  陆络珩坐到她的旁边抚摸着她可爱的小脑袋,就像是对待自己最喜欢的东西一样,齐若卿也并不反感。

  让其他三个人看见了都有一种想要离开这里的冲动,慕容云总是把头扭了过去当做什么都没看见,宫浩楠居然直接把碧玉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实在是受不了了,慕容云直接发飙:“我们是在研究正经事!你们四个在干嘛。”

  齐若卿和碧玉都不约而同地笑了,两个受到了甜蜜宠爱的女人当然笑起来都不一样。

  碧玉的笑容让宫浩楠看了有一种流连忘返的感觉,直接就朝她的小脸蛋掐了过去,油光水滑的嫩嫩的感觉。

  言归正传!陆络珩今天过来的目的,当然是带有各自的计划来的,不然怎么可能会一脸淡定,齐若卿早就已经看穿他了。

  齐若卿把目光锁定在他的身上,想看他接下来会怎么说,陆络珩一副“你懂我”的样子。

  “我之前就已经严重怀疑长生在牢房里的那些举动可能是装出来的,我并没有跟你们说,是因为你们不会相信我,如果若卿刚刚看到的确实是长生的身影的话我想他可能是被买通了,或者他的幕后主使人一直都在,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若卿。”

  陆络珩完全分析的在理,他们当初把长生释放出来的时候就没想到过这件事情,齐若卿只是看见长生被关在那里不见天日非常可怜。

  却没有想到长生利用别人对他的怜悯来去做丧尽天良的事情,那么齐若卿现在就是他们重点保护的对象了。

  慕容云决定要一天十二个时辰不离开齐若卿贴身保护的那种,却被齐若卿给拒绝了。

  “我要亲手去了结长生,他是我收的第一个徒弟,却没想到他会做出这么混蛋的事,”

  陆络珩也非常的赞同,毕竟她们师徒两个人的事情已经压抑了这么久是时候该解决了,但是为了放心陆络珩决定这几天就住在慕容云这里。

  段雪薇自从上次过来以后就一直没有什么动静,倒是段玲珑总是频繁的往太后那里跑,为了害怕她抓住什么把柄,宫浩楠干脆直接不去太后那里了。

  两个人不碰面她又能找到什么样的借口,郭浩楠,真的想亲口跟太后解释一下当日下毒的就是段玲珑。

  但是日后还需要用得着太后来利用段玲珑,害怕她心里藏不住事情,对段玲珑忽冷忽热,所以还是憋在心里没说。

  还是一如既往的来到太后的寝宫请安,这次又拿了好多她们熙国的奇珍异宝,通通都奉献给太后。

  “太后!这些都是我们熙国宝物,想为上次妹妹给你投毒还有大闹皇宫的事情道歉,还希望太后能够原谅妹妹的年少无知。”

  太后平常最喜欢这种乖巧可爱的女孩子了,再加上段玲珑特意拿上一次段雪薇的事情做比较就显得她更加的乖巧。

  这样太后乐得合不拢嘴心里也更加的赠行段雪薇,段玲珑依偎在太后的腿边,太后轻轻拍打着她的双手:“要是你的妹妹能像你一半懂事就好了,看在你的份上我就暂且不跟她生气。”

  这样段玲珑的目的就达成了,她勾起了一抹坏笑当然没有被太后看见,在太后的心里现在就是段玲珑比较乖巧,而段雪薇咋还是那个酒后大闹皇宫的人。

  段玲珑举止优雅而段,即使太后嘴上说原谅了段雪薇心里还是很反感她,段玲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现在陆络珩到面前了。

  想必她应该去出现一下,从皇宫出来以后就驾驶马车直接的来到了陆络珩在家里,可是家丁却把她拦在到门口并且告诉她陆络珩不在家里。

  她并没有去闯入而是告诉家丁传达她的话随后就离开了,陆络珩这几天没有回来段玲珑传来的消息并没有接收得到。

  齐若卿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思前想后的都觉得不对劲,如果要说长生真的有目的的话,那他当初收他为徒的时候相处那么长时间都没有露出破绽。

  还是说他隐藏的太缜密,想着想着就不知不觉的已经入睡了,可能是这几天太累了,晚上就有人潜入到他的房间。

  齐若卿睡眠很浅所以有声音她就会起床,只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隐隐约约的感觉有人推门进来,可她却怎么都浑身无力起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