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搬东西?!
  所以进屋倒头就睡等到晚上起夜的时候已经习惯性的去叫:“碧玉!我好渴呀!我想喝水。”说完还在那吞咽口水。

  许久没有人应答,她猛了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才想起来现在是在京城,碧玉不在这里。

  跑到桌子上去喝水发现什么都没有了,就只能拿着茶杯出去倒水,打开门就觉得一阵寒风刺骨,刚刚有一点天亮的感觉。

  可前面还是一片漆黑,齐若卿抱着茶杯一直往前走还时不时回头去看,结果在拐角处一下撞上了慕容云。

  她扶着自己的额头“哎呦”了一声,还以为是进了贼,吓的她那另一只手抱的茶杯都掉落在了地上。

  张大了嘴巴看着慕容云,还好慕容云手急眼快及时的用自己的手掌托住了茶杯,不然真的要出大错了,这个茶杯可是御赐之物。

  要是被有心人抓住了这个机会肯定都不会放过齐若卿,他捂住齐若卿的嘴巴把她带进了屋里。

  齐若卿的手一直在掐着慕容云捂住她的手,没想到还挺用力的,慕容云的手背瞬间就被她给掐红了。

  等看到慕容云真实面貌的时候还很惊讶:“慕容?怎么是你呀!你大半夜干嘛出来吓人!”

  慕容云对于齐若卿还真是无语,她大半夜出去没说见了人就害怕还好意思说,慕容云没在乎她说的。

  反而坐在了椅子上跟齐若卿讲述今天陆络珩说的情况:“段玲珑可能很快就要搬进陆络珩那里,这是一个非常难缠的人,要比段玲珑有手段并且还比她聪明,陆络珩给你那一颗起死回生的药丸就是他们熙国的国宝,传说只有九颗,你一定要好好保管好,这个东西可有大用处。”

  差点就把那个药丸给忘了,昨天喝醉酒以后就觉得头晕晕的,在外面吹过风回来就倒头大睡,还好那颗药丸只是随身携带,不然非被齐若卿弄丢了不可。

  她把那颗药丸放在手心里慕容云仔细的观察了这颗药丸的模样,除了她们两个人还有宫浩楠以外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颗药丸的存在。

  否则一定会有大错铸成的,齐若卿把它放在了一个自己最隐秘的地方,这样也不会让有心人知道。

  陆络珩已经安全的回去了,并且没有被任何人发现,回去就马上让仆人处理了伤口,第二天早朝的时候皇上特意的提到了陆络珩。

  “朕听说陆大人昨天差点被行刺了,今天还能来上早朝真是不容易,怪不得是被熙国公主看上的人。”

  无时无刻都在提这件事情,

  这些大臣们都知道皇上在搞事情,可他们也只能附议,只不过这朝中的势力还有很多是支持陆络珩的。

  刚刚下朝就又给那个段玲珑给缠上了,她一路上都挽着陆络珩的胳膊没有松开,她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就是陆络珩害怕的那一直在推脱她。

  段玲珑还有点大惊小怪小题大做的说着:“络珩,我听别人说你昨天遇到刺客还受伤了!你没事吧!我现在就带你去疗伤,我们国家有很好的大夫。”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拉着陆络珩就走也不管陆络珩同不同意,来到了在宫中给她安排的房间里,让侍女都下去了,房间中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气氛却异常的尴尬,段玲珑正在不断的向陆络珩靠近,陆络珩怎么也推脱不掉,他不想跟段玲珑有任何的肢体接触,所以面部表情都是嫌弃。

  段玲珑把绷带扔在了桌子上,有些生气的说:“你就这么不待见我嘛?我帮你包扎伤口!”

  前一秒还很暴力结果后一句话马上就变得温柔起来了,陆络珩对于这种女人还真是招架不住,他现在已经不能来硬的了,毕竟段玲珑身份不同。

  还没到因为一个女人的皇上闹翻的地步,就只能一忍再忍他把段玲珑缠的绷带拿了下来,上面还有一丝丝的渗血。

  让人看了一眼就会觉得很痛的样子,不过对这些习武之人都是见怪不怪了包括段玲珑在内。

  “不用了段姑娘!我的伤口自然会有大夫给我包扎的!既然没什么事,在下就告辞了。”行过礼之后就要走,可是段玲珑怎么能轻易的让他离开。

  拉着他的手熙国家的穿着都很暴露,她把自己的双腿叠加薄布微微的渗透着皮肤,隐隐约约的可以看见里面,段玲珑兰花指上架了自己的膝盖上,还由下往上的抚摸。

  还不停地表现出妩媚娇艳的姿态想留住陆络珩,可惜陆络珩是出了名的人,怎么可能就这样被制度住了呢。

  他转过身去把段玲珑羞辱了一顿:“玲珑公主!请你自重!一个女孩子家这个样子不太好,难道你们熙国家的人都是这样吗?”

  说完便拂袖离去,段玲珑气急败坏的样子陆络珩没看到,不然就会觉得大快人心,不过段玲珑非常的冷静,坐下来喝茶。

  马上吩咐她的婢女搬东西过去陆络珩那里,陆络珩刚刚到家没有一个时辰他们就已经驾驶马车跟了上来。

  还没等看见陆络珩人,段玲珑就在门外喊上了:“络珩!从今天开始我就住在这里了!我的东西都已经搬过来了,你该不会赶我走吧。”

  陆络珩闻声前去,结果看见这个段玲珑就觉得头痛,这个消息无疑给他当头一棒,实在搞不清楚那个段玲珑到底想要干什么。

  “这恐怕不妥!虽然我们联姻是关系两国的友谊!可我们还没有正式!希望玲珑公主可以追随我们国家的礼仪之邦。”

  真的难缠的公主既聪明又有手段,陆络珩当然不只是用律法要求她,只是一直在拿她的尊严说事。

  本身身为一国公主就是一个喜欢要强的人,在别的国家受了如此大的羞辱就不相信她还能恬不知耻的再继续下去。

  可是段玲珑就是头脑清楚,她不会因为这一点点小事就被激怒了,只是轻轻地笑了:“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们已经公布天下联姻了!相信我很快就会住进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