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一百六十章 飞书传信
  两个绝美的颜值照射在铜镜的面前,齐若卿把一堆首饰都插在了高氏的头顶,高氏已经笑得不亦乐乎合不拢嘴了。

  高氏要是简单的收拾一下还是不减当年的风采,怪不得可以生出齐若卿小脸这么清澈细腻的美人。

  齐若卿拉着高氏的手:“娘!我这次答应你,无论我走到哪里都会告诉你,以后一定不让你担心。”

  高氏点了点头把自己头上的首饰都摘了下来,眼神当中掺杂了好多担心的目光向齐若卿投来。

  外面的天气已经黑了,每到黑夜的时候齐若卿就会有一种想抬头仰望星空,看着宽阔的天空就一种放飞自我的感觉。

  再加上入夜的微风轻轻吹着会让她更加的清醒自己现在的状态,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医馆当中,这个是她在这开的第一个店铺。

  里面早已经荒废如烟了,许多东西都已经破烂不堪房梁上结着厚厚的灰尘,推开门就一阵灰向齐若卿扑鼻而来。

  她用自己的手掌挡了一下前面的灰尘,手指轻轻摸着曾经在这里奋斗的东西,突然看见有一个不一样的东西在桌子上放着。

  其他的东西都那个的脏乱不堪,齐若卿走进拿起来一看原来是一本书,就好像有人故意而为之,她总觉得这里肯定有输了来过。

  所以在这房子周围环视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什么,只能翻开了这本书,果然里面夹了一封书信。

  是慕容云派人送过来的一定要叼悄无声息,就知道齐若卿一定会过来看的,这样的方法最简单直接也很安全。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齐若卿车门确定了一眼外边没有人跟踪她这才拿着这本书装模作样地走回家里,这本书抱在齐若卿的怀抱里就像丢了魂一样。

  走路也魂不守舍的,进院子的时候正好宫浩楠正在打扫卫生,齐若卿低头走路险些没有撞上。

  宫浩楠就看她的样子不对劲特意的过来询问:“你怎么了?从回来就神不守舍的样子。”

  齐若卿被惊了一下,马上回到状态拉着宫浩楠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宫浩楠像一个家丁一样被他拖着顺便还带上了扫把。

  把门关得严严实实的就像是一个小偷一样,坐在椅子上小心翼翼地从自己的胸前拿出了这本书,宫浩楠还有点想入非非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在那扭扭捏捏的说道:“这不太好吧!毕竟我们两个人的关系……”

  话还没说完齐若卿就已经把这本书递到了他的面前,宫浩楠接下来的话就硬给咽了下去,他拿起了这本破书紧皱着眉毛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然后随手把书丢在了桌子上,嘴里还在不断的吐槽着:“就这一本破书你居然把它藏在怀里了,这是什么呀?”

  齐若卿觉得宫浩楠没有找到这本书的问题所在,所以就一直暗示他:“你翻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嘛,翻开看看呀!”最后面那一句话,还特意放大了声音悄悄地仿窗外看。

  她跟宫浩楠站在了一起用自己的胳膊推了他一下,宫浩楠一直都没明白齐若卿什么意思,只看着她一直在那挤眉弄眼的。

  没有张嘴只是悄悄的说了一声:“窗外有人偷窥,这个本书有重要秘密你倒是配合我一下呀。”

  宫浩楠也偷偷的瞄了一眼窗户,一个很大的影子就用在窗户上这个偷窥的人还真不怎么样,也不怕被当场抓包。

  “啊!这本书我可是当做宝贝的!这可是小黄文!”

  齐若卿差点没憋住笑,这宫浩楠说得好有点过了,齐若卿无奈只能尴尬的笑硬着头皮硬是把这话给接了过去。

  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了他一个“你死定了”的眼神尴笑的说:“你说你看这书对得起碧玉嘛,要是让碧玉知道她得多伤心你知道嘛。”

  说着说着齐若卿递给了宫浩楠一个眼神,两个人决定一个从侧面一个从正面当场把那个人抓包。

  外面偷听的小溪还丝毫都没有察觉,只是觉得为什么里面突然没动静还打算探个脑袋仔细的听。

  却没有想到两边就已经站上了人,宫浩楠直接拉着她的衣领就把她给拉到了前院,一点没有怜香惜玉的表现,反而非常的粗鲁。

  看来真的把这院子里所有的人都大换血了,不然哪时没防住家贼出现齐若卿可就吃了大亏了。

  齐若卿用自己的小拇指挖了挖耳朵,就把小心这件事情交给了宫浩楠她只是坐在那里洗耳恭听。

  碧玉也跟个动静出来了,她看见的时候还一脸的不可置信,在齐若卿的旁边帮她捏肩:“若卿,小溪怎么了?”

  以前的碧玉肯定会注重姐妹的情感,要是发生这种事情,她早就跪下来求情了,可是现在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小溪被抓到这里这么对待肯定是犯了她不该犯的错误。

  “小溪,若卿这么对你为什么要偷听我们两个人的对话,难道你被谁收买了吗?”

  小溪当然一副死鸭子嘴硬,只是把头扭到了另一边,从他的做法上就看出来了她现在满脸的怨气。

  齐若卿不在乎她会不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在乎的是她现在能不能从这里安全走出去。

  宫浩楠拿着扫把就朝她的身上打去,她已经疼得大叫了起来,高氏也在丫鬟的搀扶下走了出来,看见这个场面也是劝着齐若卿。

  “若卿,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把小溪这个孩子打成这样!”

  怪不得高氏就是狠不下心来,齐若卿扶着高氏到椅子上:“娘!你不用担心这件事情,她自然是做错了事情我才惩罚她的,宫浩楠下手有轻重,不会把她打的怎么样的。”

  小溪在那边也不知道怎么了哭的泪流满面就像她心里有多少委屈一样,一边哭还一边说着:“你们说走就走!根本没有把我当成家人,你们这次去那边,宫浩楠因为不放心碧玉就把我扔在了这里,我知道我就是一个没人疼的人,若卿今天你就处罚我吧,但是我偷听绝对没有想要告诉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