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假怀孕?
  “我把碧玉交给你完全没问题的,我很相信你的实力,相信你能保护好她,不过我和若卿就算她的娘家人了,如果你要是敢欺负她,就别怪我们两个不客气。”

  齐若卿在旁边皆大欢喜:“有我在他怎么能敢欺负碧玉呢。”

  宫浩楠简直被他们两个给吓死了,虽然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他当然也会出表态了,看着慕容云一直朝着齐若卿微笑,两个人肯定有些猫腻。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他大拇指和食指放在自己的下巴像抚摸胡子的样子思考着,把齐若卿拉到了旁边说悄悄话还时不时的回头看看慕容云有没有过来偷听。

  齐若卿不知道他干什么整的这么神秘,就连眼睛里都充满了质问:“干什么呀!”

  “慕容云也是一个不错的男人!他平常对你这么好,要不你就跟了他?”

  宫浩楠说完这句话他自己都捏了一把汗,非常紧张的看着齐若卿,还顺便吞了一口口水。

  在旁边很清楚的能听见他咽口水的声音,齐若卿一巴掌就打在了他的胸膛上:“你不会想撮合我和他吧!我和慕容什么情况你还不知道嘛,况且现在我肚子里……”

  一提到这一件事情齐若卿差点就给忘了要找宫浩楠正经事情,她用自己的手掌拍了一下脑袋,整个面部表情都在说“我怎么这么笨”

  陆络珩这边一直都在称自己病入膏肓来借此逃出皇上给他安排的妻子,虽然是在装病,可是这个毒药下去之后也真正的伤身体。

  他用胳膊支撑着身体的力量强行从床上坐了起来,身边的仆人非常的有眼力给他倒了一杯水。

  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屋子里一共有四个仆人,全部都是在陆络珩晕倒的时候派在他身边监视他的。

  他几乎快要裂开的嘴唇上下律动着询问刚刚那个给他倒水的仆人:“皇上现在在干什么?”

  那个仆人双手折叠放在腹部非常恭敬的鞠了一躬:“陆大人!皇上此时正在书房批奏章。”

  陆络珩摆了摆手让她下去,重新盖上被子躺在床上,感觉毒素正在自己的身体蔓延着,可他现在必须得坚持着,等到想到万全对策的时候才可以服下解药。

  除非等到慕容云那边彻底的战胜了瘟疫得胜归来的时候皇上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他的身上,这样陆络珩才会真正的得救。

  否则现在皇上就会一直压制着他,让陆络珩不能有自己的人身自由,这致使陆络珩非常的不舒服。

  漆黑的夜晚天隔两边的又多了一对伤心的人……

  齐若卿穿着单薄的衣服坐在门口仰望着星空,眼神里掺杂了许多说不出来的情感,或许是夜晚的风吹得有些凉了,所以她抱膀把自己蜷缩起来。

  突然感觉后背有一丝丝温暖的感觉,回头一看原来是宫浩楠,他把衣服披在齐若卿的身上,然后抬腿坐到她的旁边。

  “想什么呢!现在陆络珩那边传来了消息,皇上那边一直都在给他施压,所以如果想他那边解放的话就得我们这边旗开得胜。”

  齐若卿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压力很大,她都已经无奈到抱头了,很委屈的表情看着宫浩楠:“可我现在对这次瘟疫真的一点办法没有,以前是我太自大了,总以为很好的解决。”

  现在说起来满满的都是自责感,她现在对这次一窍不通,不知道齐若卿本身应该做些什么。

  宫浩楠第一次与她这么亲密接触,把她顺势搂到了自己的怀里,齐若卿也是第一次觉得除了陆络珩以外,还有其他男人的胸怀可以让她这么靠着。

  自然而然就很安心的靠在他的胸膛上闭上眼睛,“突然“一惊一乍的把宫浩楠这小心脏都快吓出来了。

  “哎呀!我让你帮我把把脉,我这都已经这么长时间了为什么肚子一点动静没有,所以我有点怀疑很有可能是没有怀孕!”

  宫浩楠在旁边都惊呆了,还以为是自己耳朵有问题,直接一激动就把齐若卿推到了旁边:“什么!假怀孕!不可能呀,那天我是给你把脉才确定的。”

  两个人就不相信,所以医生一会就进屋又重新把脉,宫浩楠在那里一脸认真的样子也没有什么名头:“哎呦”

  说完又换了一只手还是不确定又重新过一边,直接就站起来指着齐若卿的脉搏:“它它它吃小孩?”

  “噗!吃小孩?亏你想的出来!”齐若卿一时没憋住就笑了起来,她不知道为什么得知自己没有怀孕之后非常的高兴,感觉瞬间就没有什么负担。

  反倒宫浩楠开始没用操起心来了,他一直在着急的在房间里徘徊,齐若卿询问他:“你着什么急呀?我没怀孕不是更好嘛,这样我也没什么负担。”

  她说的确实在理,宫浩楠主要的担心不在于孩子,而是齐若卿自己本身,他把自己的单身都告诉了齐若卿:“如果你没有怀孕以后你还怎么拿的这个孩子威胁陆络珩?”

  原来宫浩楠的打算一直都是等到齐若卿把孩子生下来之后可以找陆络珩负责人的,只可惜外人是不会懂这种感情的。

  在齐若卿的心里只是把孩子当成他们两个人共同努力的结果,从来没说把这个孩子当成什么把柄去威胁陆络珩。

  “等到时候你娶的妻子怀了孕,你就会知道这种感受了,要不然说吃一堑长一智呢,你没吃过得东西还真是你不知道的。”

  齐若卿真的不禁有些感慨,宫浩楠在她身边的这几个月帮了她大忙,就包括齐若卿来到这边处理瘟疫,他都是要跟着的。

  “算了!”宫浩楠华丽的转身,然后抬腿跨出了帐篷们:“既然你觉得这个孩子对你有什么特殊的重要性,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没有这个孩子我觉得你会更加的轻松,所以只要有我们在无论有没有这个孩子我都会让你一样轻松的。”

  或许宫浩楠对于齐若卿早就已经超出了朋友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