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传染瘟疫?
  现在看来那些所有的担心全部都白费,陆络珩这边也在心烦意乱的,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解决这些问题,当初走的那一步就错了,一步错步步错。

  就不应该为齐若卿的安危而放弃她,而是像现在这样跟她共同面对荣辱与共,下面的侍卫跟他来报:“外面有一个自称是什么国的公主要找您。”

  一个侍卫毕恭毕敬的把这些准确无误地传达到了陆络珩的耳朵里,陆络珩有一些疼痛,所以根本就没听清楚他说什么,只是摆了摆手的放她进来就可以。

  外面现在站着的人正是段雪薇,没想到她居然也跟到了这里来,她紧张的不得了,刚进入到帐篷你就去找北辰,看看他什么情况。

  此时的本身就像是一个英雄一样穿着战甲正在帐篷商议着,他们虽说不比在前线打仗,可最起码也是生死攸关。

  段雪薇跑过来直接拥抱了他,然后把他身上原地转了一圈:“你没事吧!我实在是担心你。”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北辰觉得这样很尴尬成何体统一个小姑娘和一个男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搂搂抱抱的,所以北辰很无情的推开了她,然后马上结束这次商议:“你们先这样吧。”

  他被段雪薇吓得都有些结巴了,然后感觉自己的身上都在冒虚汗,确认无误那些人都离开了帐篷,以后他才恢复了原样,把段雪薇给推到椅子上坐下去。

  “你怎么来这里了?很危险的你不知道嘛,你就不要回来添乱了。”

  碧玉本来是想把齐若卿手上的那个玉佩还给他的,却没想到刚来就看见了段雪薇亲吻在北辰的嘴上。

  北辰紧紧的瞪大自己的双眼,他实在不相信段雪薇居然可以按照自己的脑袋亲吻他,段雪薇的嘴唇他的嘴唇上移下来,北辰还特意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有点甜甜的感觉自己的整个身子都酥了起来。

  看这两个人的纠缠碧玉似乎有点慌张,玉佩直接掉在了地上好大的一声响引来了他们两个人的注意,等他们二人出来看情况的时候碧玉早就已经跑远了。

  只可惜还是让段雪薇的狐狸眼睛看见了,在那里自言自语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碧玉?她怎么会在这里……”

  北辰实在不想这件事情再出任何的祸端了,所以赶紧找地方把她安顿起来,段雪薇据说要去看一眼陆络珩,毕竟她可是以看望陆络珩的名义来到这里的,所以面子上该过去的还是要过去。

  “你在这等着我,我去看看陆络珩等我回来找你。”

  真是害怕段雪薇知道齐若卿在这里两根又是什么样的结果,本来就水土不容又换了一个地方吵起来,让这么多的人看笑话。

  陆络珩觉得自己头晕目眩的刚想上床休息就发现了段雪薇打开帐篷的门进来了,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是看做了,所以紧闭双眼摇了摇头。

  在确认无误之后还很奇怪:“你怎么过来了?”

  段雪薇二话不说直接就坐在他的床上挽起他的胳膊,装作很喜欢很担心他的样子:“络珩哥哥我可是很担心你的,这次千里迢迢赶来不怕被瘟疫传染就是为了看你一眼。”

  虚假的那一套在陆络珩看来还真是恶心,不过他也不能这么快就跟段雪薇翻脸,又是她在朝廷上也是有一席之地的。

  怎么来说也算是其他国度的使者,要是真把她给惹着了说不定后果是什么样,非常无力的推开了她的胳膊:“你别闹了!我现在很虚弱想要休息……你先去找北辰让他给你安排个住处。”

  段雪薇嗲气的样子陆络珩此时此刻的心情真想抽她一顿,却突然感觉到自己很恶心,一下子就吐在了她的腿上。

  段雪薇直接就炸毛了,然后也忍着自己都恶心出去换了件衣服,等她再回来的时候就发现陆络珩倒在床上一动不动。

  以为他是睡着了,看见他这个样子决定给他盖上被子,却发现他的体温很高,然后脸蛋通红,手上也起了水泡。

  害怕得赶紧出去叫了郎中,结果大家纷纷都过来看看陆络珩的情况怎么样,最后被判定是传染了瘟疫。

  宫浩楠得知了这个消息,还当笑话一样讲给齐若卿:“你知道嘛陆络珩居然得了瘟疫。”

  齐若卿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她都要害怕死了,马上也顾不上休息了直接就去了陆络珩那里,到了那里的时候发现段雪薇也在这里。

  段雪薇看见了齐若卿直接又是甩了脸色,双手环胸很惊讶她为什么在这里:“你怎么在这里?该不会是来这论功行赏的吧,络珩根本就不待见你,我劝你最好还是离开。”

  这里有好多村民的商议者都在,自从齐若卿来的这两天对她也算是爱戴也看清楚了她的实力,多少也会帮她说话的,也不知道段雪薇什么来路,所以自然就帮着齐若卿了。

  “这位小姐!齐若卿现在可是我们这里的大功臣,我希望你可以对她说话放尊重一些。”

  齐若卿不想跟他们在争吵太多,马上去看看陆络珩的情况,发现他只是胳膊上有一些小小的水泡,所以他是应该用清水就可以解决的。

  她让宫浩楠特意跑了一趟老奶奶那里,取来了一些清水给他喝下去,接下来的四个时辰就是最最关键的齐若卿要在这时刻的关注他。

  段雪薇就这么被北辰无情的拉了下去,现在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们现在的情况,所以谁都暂时不会过来打扰。

  趴在他的床边说出了自己心里想说的,拉着他冰冷的大手想给予他一些温暖让他不要害怕:“我现在只希望你快点好起来,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看看你有没有什么事情,现在你也垮掉了,我真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长时间。”

  她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看着面前他曾经那么信任引以为傲的男人居然有一天也会变得这么虚弱脸色煞白的躺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