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原来如此
  看着眼前这个沙漠他们确实不能精准地找到方向,而且感觉越走越偏离了原来的路线。

  碧玉酿酿跄跄的一下从沙子堆上滚了下去,齐若卿和宫浩楠就赶紧下去,看看她伤势怎么样。

  结果只是吃了一嘴沙子,但不知道为什么天气突然沉了下来刮起了大风,这只能让他们更加的雪上加霜。

  终于找到了一个小木屋,宫浩楠过去敲门,里面出现了一个老奶奶,她非常的和气:“来了来了!”

  一打开门看见了三个陌生人直接就非常愤怒的把门给关上了,然后后背对着门怒气冲冲的说:“你们是谁呀?我这里不收陌生人,赶紧离开吧!”

  齐若卿和碧玉互相看了一眼还是决定她自己来,她又再一次的鼓起勇气去敲响了老奶奶的小木屋。

  “老奶奶您好!我们几个下面的村民,在这里迷路了所以想暂时找个地方休息,等过一会儿大风不刮了我们马上就离开。”

  过了会屋子里面还是没有人响应,既然如此他们也就只能暂时的躲在小木屋的房檐下避一避了,宫浩楠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盖在她的肚子上。

  碧玉和齐若卿蜷缩在角落里抱在一起这样可以取暖,而宫浩楠就很暖心的想看附近有没有什么可以生火的东西。

  最终他把眼神目标锁定在一堆木头上,然后去兴高采烈地抱了一堆木头放在他们两个脚下,还想着钻木取火这种蠢方法。

  因为钻木头的声音太大了所以屋里的老奶奶忍不住出来看看情况,她开着门就看到三个人狼狈不堪的样子蜷缩在角落里,最终还是忍不下心来让他们进去了。

  小木屋里面的结构非常的简单,只有一张床和一个小火炉,还有平常老奶奶的生活用品,齐若卿刚进去什么都不敢动,毕竟人家收留也是可怜他们。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你们坐那吧,我去给你们弄些吃的。”

  老奶奶穿上自己的皮大衣打开小木门就这样出去了。

  三个人就在屋子里面闲聊提到了瘟疫这个事情,老奶奶狩猎回来趴在门外就不小心听见了,她愤怒的扔下了猎物然后进屋指着他们三个把他们赶出去。

  “你们给我出去!你们根本就不是下面的村民是来救他们的。”

  老奶奶看上去情绪很激动没有办法平静自己的心情。

  碧玉瞪大了自己的双眼唯唯诺诺的躲在了齐若卿的身后,宫浩楠看她这么激动的情绪随时可能做出过分的事情,双手举起呈投降状,嘴里还说着:“我们出去就是了,您千万别激动。”

  说这三个人手拉手一排直接就出去了,刚打开门就感觉到了一种寒风刺骨的冷吹入心头,齐若卿把自己双手抱了起来。

  外面的沙子刮的他们看不清眼前的东西就像是沙尘暴一样,可是宫浩楠还在一手拉着碧玉一手拉着齐若卿,为了防止在这里走丢。

  他们在外面只听到了“扑通”一声巨响,齐若卿和碧玉还在那傻站着不知道怎么回事,宫浩楠早就已经冲进小木屋里去了。

  当齐若卿进去的时候就发现老奶奶叫悬梁上吊着下面悬空还好有宫浩楠一直在拖着她,宫浩楠脖子上的青筋暴起用尽了力气:“你们两个快来帮我!”

  碧玉非常熟悉的搬了一个凳子在老奶奶的腿下,这样可以让她顺利的站在那里就不至于脖子被勒的疼痛。

  被救下来的老奶奶齐若卿赶紧上前去在她的脖子上摸了一下她的脉搏:“还有就帮我把她头重脚轻的放着平躺。”

  碧玉和宫浩楠马上按照齐若卿说的去做,齐若卿直接就骑在了他的身上给他们两个都看懵了,然后给她做心肺复苏。

  这样人就慢慢的抢救过来了,老奶奶用力的咳嗽一下支持她一下就坐了起来,然后他就在那哭天喊地的说:“我有罪!让我去赎罪吧!”

  齐若卿特别想询问一下老奶奶是怎么回事说不定还可以帮她解决这个问题,温暖的拉着她的手:“怎么会是老奶奶!”

  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虽然老奶奶觉得很丢人,不过她还是把实情都说了出来:“三年前我这里来了一个跟你一模一样的陌生人,我可怜他每天给水喝给他饭吃,却没想到他忘恩负义,他带着我的儿子出去赌博,还拿着好多的钱去贿赂我儿子,让我儿子给那些村民下药。”

  说着说着她的眼泪还是忍不住的流下来,一听到下药再联想一下刚才老奶奶对他们这样的态度就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

  齐若卿给他们两个人一个眼神,宫浩楠就拉着碧玉出去了,老奶奶拍着齐若卿的时候一直在说着:“姑娘!你真是个好孩子。”

  “奶奶!你能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吗?难道那些村民的瘟疫也跟他有关系吗。”

  紧接着老奶奶点点头就再也不说什么了,他们在这待了两个时辰身子总算是暖和过来了,临走的时候老奶奶还给他们一个水壶里面装满了温乎乎的水。

  齐若卿决定他先下去看看捏村民那什么情况再上来告诉老奶奶,其实那些村民只是因为不爱干净,有没有清水才导致的他们爆发瘟疫,根本就跟下不下药没有任何的关系。

  有人给他们指了一条明路他们按照那一条路下去,陆络珩在帐篷里都快急疯了找不到齐若卿的人。

  派了好多人出去找最后把桌子都给掀了,齐若卿出现在他的面前:“我现在就要看那些村民的什么情况,今天有没有死亡的人数。”

  陆络珩或许是因为太担心她了所以就一把搂住了她,在她的耳边轻轻低喃:“不要离开我好不好!保护好自己!”

  齐若卿看着周围的这些人非常尴尬地推他的她,看着陆络珩的眼里恢复了以往的温柔,可是今时不同往日了,齐若卿好不容易已经决定忘了他,可不能因为他的态度变回来就辜负了自己这么多天的忍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