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一百二十五章 进京都!
  很轻易的就感觉到自己微弱的呼吸和周围那些狼正在一点点的向自己靠近,她已经虚弱无力的昏了过去了。

  都已经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还在用手紧紧的护住自己的腹部,要让这个孩子得到平安。

  以为自己已经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了,可是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发现她在一个小村庄里。

  这个村庄外面就像是一个山谷一样,有一个老伯伯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捋着自己的胡须看样子像一个老顽同一样。

  “姑娘!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一脸认真地听着齐若卿的消息。

  齐若卿睁开眼睛第一件事情就先观察周围的环境,身上换了干净的衣服,而且伤口已经被包扎经过处理。

  “不知道老伯伯能否送我离开这里。”

  齐若卿用手捂着自己的伤口生怕它再次裂开。

  要老伯伯叫了外面的一个丫鬟给她成功的送出了山谷,临走的时候还在她的手里塞了一个药瓶:“这个东西或许将来对你有益处。”

  慕容云已经驾着马车来这个地方接她了,她倒是很疑惑慕容云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在这里呢?所以就忍不住开口去询问。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害!这个山谷下的老伯伯是我的朋友,就通知了我。”慕容云有些心虚的回答。

  他搀扶着齐若卿带着坐进了马车,宫浩楠和碧玉也在里面,碧玉看着虚弱的齐若卿,马上给她倒了一杯水,又检查了一下她身上没有什么其他受伤的地方。

  一紧张的抱住了齐若卿,又开始哭哭啼啼的样子,齐若卿拍了拍她的头:“怎么又开始哭哭啼啼的,不是说好要坚强的嘛。”

  宫浩楠在旁边看着满眼的心疼可是怕帮不上什么忙,在医馆看到这封信给马上通知了慕容云,而且还把她怀孕的事情给说了出去。

  不过慕容云答应宫浩楠不会告诉齐若卿的,一路上慕容云驾驶马车都非常的嘛,因为他害怕颠簸齐若卿身体不舒服。

  一边驾驶马车心里还在担心着齐若卿,不停的询问车里的情况:“她怎么样了?”

  车里的人没有回答他就马上停下了马车打开帘子看一眼才能放心,经过了两天时间的颠簸终于到达了京城。

  那种地方根本就比不了京都的繁华,齐若卿下车就给了她眼前一亮的感觉,光是看着高档的门槛就觉得是自己遥不可及的梦。

  宫浩楠来过这里所以对这里也是很熟悉,他并没有觉得有多好,因为京都所有的人都是有两幅面孔的人。

  早就已经在这里摸爬滚打的习惯了,他终于解脱了束缚下了那种小的马车,抻了一个懒腰让自己放松。

  慕容云来之前已经跟京城的人打过招呼了,所以会找一个比较舒适的环境给他们休息。

  “原来这就是京城呀,我还没有来过呢。”

  当齐若卿看到这满街的璀璨就瞬间把自己之前所经历的一切都抛在脑后,现在就是要享受生活。

  他们到这的时候都已经很晚了,所以京城的大部分很多街都开始营业,正巧赶上了今天是花灯节。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大街上有好多的店铺都在卖花灯,宫浩楠悄悄的脱离队伍去给碧玉买了一个,他以为齐若卿不会喜欢这些东西呢。

  慕容云也给她买了一个:“那边有条小河我们过去看花灯吧。”

  每个人都把自己的愿望写在花灯上然后放入河中流随波逐流,每一盏花灯的颜色都不同,五彩斑斓的颜色在小河上飘动。

  看着就会让人很舒心,接下来就撞的节目在后面就是会有人去舞狮子,听说是今天什么都皇太后过生日,皇帝大赦天下可以允许居民百姓有这些节目。

  刚好就被齐若卿给赶上了,不过她还挺喜欢热的呢,她路过了一个摊贩带上了一个面具。

  天上突然响了几声巨响,美丽的烟花就在天空上绽放开来,齐若卿抬头看着就突然之间有了自己的面前多了一个人。

  最灿烂的烟火,陆络珩站在她的面前拿下了面具,齐若卿看见是他就有点猝不及防:“还不拿下面具吗?还想继续隐藏下去吗。”

  可能是因为陆络珩有些误会以为齐若卿故意离开就是要跟慕容云私奔来到京城,所以才会不远万里快马加鞭的来到这里,就为了确认一下。

  “我对你没什么好隐瞒的。”段雪薇买了一盏花灯来到陆络珩的面前,挽着陆络珩的胳膊:“络珩哥哥,我们去放花灯吧,她是谁呀。”

  顾名思义这个“她”指的就是齐若卿,她有些紧张的搓搓自己的小手,还没有等陆络珩说话她就先解释。

  因为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来到了京城,她只是来这疏散一下心情过几天就会回去:“公子!这个玉佩送给你,代表着有情人终成眷属,希望你和你的娘子百年好合。”

  齐若卿从自己的腰间拿出了玉佩,这个玉佩是曾经陆络珩送给她的,现在正好可以借着这个借口还给陆络珩罢了,以后两个人就分道扬镳,从此就不再是一路人。

  段雪薇恬不知耻的接过了玉佩,隐隐觉得这个玉佩很眼熟,好像这个玉佩她在哪里见过。

  可刚想跟她说什么人就已经消失不见了,碧玉带着行李拉着宫浩楠走在后面,齐若卿和慕容云在前面。

  自从慕容云知道齐若卿怀孕了以后就对她小心翼翼的生怕出了什么差错。

  走在路上的齐若卿一直都心不在焉的,突然就觉得自己的腹部有些隐隐作痛,还没有开口说话,就感觉头晕目眩的晕倒在了慕容云的胸膛里,还好慕容云及时的接住了她。

  马上把她抱回了住处,又找了他觉得京城里最有名的大,慌慌张张的的就把人家给拉来了。

  “马上给她看看怎么回事。”

  那大夫神色看起来有些不对劲,马上跪在地上朝着慕容云行礼:“慕容公子,夫人这是有点滑胎迹象,我给她开的处方,一定要按照我说的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