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刺客?!
  北辰出去看看帮她拍打了一下后背然后很暖心的询问:“你没事吧!”

  齐若卿表情痛苦的摇了摇头,回到屋里就让宫浩楠帮她去针灸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了他们。

  她决定准备找陆络珩好好的聊一下这件事情,但绝对不是现在把自己怀孕的事情告诉他。

  “我想和你单独聊聊你跟我过来!”她都没有问段雪薇会不会同意只是对着陆络珩说这样的话。

  不知道怎么开口所以刚开始的基本会有一点点的尴尬,毕竟两个人都已经冷战了,这么多天都没有好好说过话了,而且还一直对她都是冷着脸的。

  那齐若卿自然也不会热脸贴他冷屁股:“咱们两个的事情到此结束了吗!”齐若卿没有把话说的那么绝,而是询问陆络珩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她冥冥之中觉得陆络珩这么做一定是有什么迫不得已的事情,所以陆络珩瞒不了她的,接下来的这些话让齐若卿已经彻底的死心了。

  “早就已经结束了不是吗?难道你还对我抱有什么幻想吗?我只不过是玩玩而已!刚开始跟你在一起是为了你的医术,但现在看来你对我好像没什么用了。”

  说完拂袖就走去留下原地的齐若卿又是翻腾的的一顿吐,用自己随身携带的水壶漱了一口嘴,心里还是在自欺欺人陆络珩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弃她的。

  打算从北辰这里下手,一直以来只有他们两个走的,最近而且好像貌似北辰也不敢跟自己她走的太近就像是故意疏远一样。

  宫浩楠悄悄的去后厨准备了一些安神汤和安胎的一些药材都给了齐若卿,她想着什么事情根本心思不在孩子身上。

  而是在于陆络珩,齐若卿不会让这个孩子刚出生就没有父亲,在这里如果齐若卿没权没势的话,那孩子将来一定就是受欺负的命。

  慕容云已经在想办法帮助齐若卿弄到了一些银子,悄悄的放到她床底下,等她回来的时候就能看见,这是让齐若卿还给陆络珩的。

  回去的路上齐若卿坐马车里颠沛流离的,她想让自己舒服一点,所以就提议走着回去,但天色已晚了宫浩楠实在不放心,于是就牵着马车跟她一起走回去。

  路过酒楼的时候齐若卿还在咽口水,但当她踏进去的那一刻又开始一顿吐,她觉得自己苦水吐完了胃粘膜全都要吐出来了。

  马上捂着自己的嘴就跑了出去,还真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孕吐的感觉,真是她这辈子再也不想体会第二次。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宫浩楠帮他打包了一些最近她想吃的东西一起带着回去,段雪薇正在院子里练鞭子,所以还没走到门口,就听见她鞭子抽在地上的声音。

  碧玉吓得贝微微缩缩的躲在了宫浩楠的身后,熟悉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络珩哥哥,你在这看着我练习好不好!”

  段雪薇看见陆络珩从房间里出来马上就围了上去,就像是一个鼻涕虫一样黏着他,齐若卿每次看见他们两个这样的时候,就会想起以前她和陆络珩甜蜜时光,

  殊不知陆络珩是一个负心汉。

  她看见齐若卿回来就马上拿出了一副当家主母的样子指使着碧玉:“我饿了,快去做饭。”

  碧玉刚想要去却被宫浩楠给拉住,他脸上的表情就像是要吃人一样,一直护着碧玉,指着段雪薇说:“既然饿了,就自己去做没长手吗。”

  每次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样子让宫浩楠都觉得是一种成就感,齐若卿也实在是受够了这个样子,所以他打算暂时离开家里一段时间。

  不过这个想法没有跟任何人说,而是自己选择逃避去静一静,齐若卿可能只是无法面对现在这样的结果和局面。

  她泪流满面的拿着自己的包袱走在大街上,黄昏的太阳照射在她身上显得她更加的忧郁。

  每走一步都是一次艰难的过程,还时不时的回头看看她生活的地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穿着一袭灰色的衣服扎束了头发,这就是典型的女扮男装,这样子在外面就算遇到了色狼也不会有人盯着她看。

  在医馆的药材柜子里放了一封信,大概内容就是说她已经离开了。

  宫浩楠得知了马上去通知慕容云,陆络珩紧张的神色动用了提邢司的人去找她。

  晚上的时候齐若卿一个人走在令人起鸡皮疙瘩的森林里,在这里面很容易迷路。

  “嗷嗷嗷”

  一阵狼的叫声传到她的耳朵里,小白在异空间里瑟瑟发抖,他蹲在角落里开口去询问齐若卿:“主人!你确定我们今天晚上能活着,从这里出去吗。”

  小白越是这样问齐若卿就越是害怕,她现在穿的衣服很薄所以冻得把自己蜷缩在一起。

  刚刚坐到树下休息一下就感觉周围的气氛有点不太对劲,旁边的草丛里沙沙作响,齐若卿刚想靠近去看看,就有一匹狼从里面窜了出来,差点把她给扑倒。

  她害怕的从腰间里拿出了一把匕首对着它,可那匹狼看上去就像是饿了很久一样,虎视眈眈的盯着齐若卿这块肉。

  甚至于还流下了口水,齐若卿拿着自己手里的匕首一顿乱划,那些狼完全没有害怕的感觉甚至向她发起了进攻。

  被它扑倒在地只能通过手臂的力量去举起它,抬腿用力的向那匹狼的弱点踢去,它或许是疼痛的原因向旁边躲闪。

  齐若卿到胳膊上的衣服被它咬破了一个口子,还有一点点的流血,它拖着自己受伤的胳膊强烈的站起来,可能是因为用力过猛的原因,上一次被陆络珩弄伤的伤口裂开了。

  现在已经失去了知觉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地方有疼痛的感觉了,血滴一路滴在草地上。

  不知不觉就已经走到了一个狼群里,这里边的每一匹狼都会叫一声,好像是在叫其他周围的狼告诉他们这块有猎物。

  又再次被狼群给包围,齐若卿跟他们经过三轮的战斗实在是体力不支而倒下,她闭着眼睛眼泪从她的眼角流淌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