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一百零五章 你们是谁
  即使齐若卿是见过血腥的医者,但在陆络珩眼里都是他宝贝。

  紧接着就是从牢房里冲出来一些凶神恶煞的侍卫。

  在齐若卿的印象里一直以为提刑司的人全部都是又高又帅气的人,最起码要像陆络珩身边的侍卫一样。

  可是很明显的结果对比,这些人一个个面部狰狞长得肥粗老胖,不知道是怎么通过考试的。

  不过眼下在意的不是这件事情,而是陆络珩带她来这里干什么,她眼神中充满了疑惑看着陆络珩:“你怎么带我来这里了?”

  什么都没说牵起她的手就一路往前冲,直到停在了一个昏暗的牢房里,这个牢房跟别人的不一样,是比别人发出的铜臭味还要严重。

  因为灯光的问题,所以隐隐约约的只能看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少年坐在那里背对着门,齐若卿跟长生相处的时间很长。

  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人就是长生,还是有一些摸不着头脑,为什么长生这件事情刚被爆出来陆络珩就抓住了他呢。

  而且看上去她不是刚被抓进来的样子,他的衣服都已经穿的很脏了,一瘸一拐的转了过来。

  齐若卿把着牢房的门伸手想抚摸他的脸,可是却下意识的又收了回来,强忍着泪水哽咽的问他:“你为什么会这么做?”

  长生他貌似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朝着齐若卿冷哼一声,开始大笑起来,整个牢房非常安静却只能听见他的笑声在里面回荡,格外的瘆人。

  “你问我为何这样?就因为我喜欢碧玉难道我就错吗?现在我变成这个样子,你真是功不可没。”

  就让他心里有恨可把这些所有的过程全部都加给了齐若卿身上,齐若卿整过去轻轻擦拭了自己的眼泪。

  原来长生平时憨憨的,可是他也在意这件事情,是齐若卿没有想的周全,那个时候只顾着碧玉的安全着想,却没想到安慰一下长生的情绪。

  看着齐若卿伤心的表情,长生很明显的无动于衷,可是在一旁的陆络珩早就已经心疼不已了。

  双手已经握成了拳头,随时准备向长生发起攻击,齐若卿在一刚听见了他磨牙的声音,紧张的拉住了他的手。

  不想看见陆络珩动手去打曾经她最心爱的徒弟,现在能做的就是让长生把这一切都说明白,或许事情还会有转机。

  蠢蠢欲动想要开口说话的齐若卿,虽然长生提前拿到了话语权:“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别问我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确实偷盗了,但我不会告诉你原因。”

  忧伤的眼神让齐若卿彻底的失望了,她也不奢求什么了,等出了牢房重见了外面的阳光,刚才知道黑暗和光明原来只在一念之间,对人到底有多重要。

  想抽从陆络珩那里打听一下长生的这个罪行有什么样的结果,还没有等她开口,陆络珩就先说了:“他罪孽深重,是要被判处死刑的,三日后的午时问斩,如果你还想见他的话,只能是在刑场上。”

  齐若卿知道自己已经做的够多的了,况且堂堂一个大男子汉居然因为这点小事斤斤计较,他选择的路他终究是要承受的,这是他的命,齐若卿无权干涉。

  自己走在大街的黑夜中,抬头看着天空的星星,仔细的听花鸟鱼虫的叫声,深吸了一口气,她从来都没有感觉这么放松过。

  陆络珩把自己的披肩披盖了她的身上,拉着她的手两个人一起走,直到走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小巷,周围一片漆黑。

  齐若卿放声大哭起来,她趴在陆络珩的胸膛上,知道她心里有多委屈,陆络珩拍拍她的后背。

  “我觉得我对他们已经够不错的了!可他们现在犯罪,却把所有的罪行加在我的身上,你知道现在有多大的压力嘛?我自己都自身难保,我还想尽办法的去帮他。”

  齐若卿哭过之后红红的眼睛让人看了就很心疼,陆络珩公主把她抱回了医馆,现在站在门口就觉得有点喘不过气。

  看着医馆里的每样东西都会想起长生,他这孩子其实没有什么心眼,可就是因为做错的这一件事情让他误入歧途。

  高氏很明显还不知道这件事情,齐若卿都已经进到院子了她还在打听长生的事情,她是真的很担心长生,看见她焦急的样子,齐若卿实在不忍心把这件事情说出口。

  所以还是打算继续瞒她,不过她现在撒谎都懒得撒了,拖着疲惫的身体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他现在很好,不用担心!”

  齐若卿打算回去睡个昏天黑地的,进屋里就把自己的鞋给甩出去了,碧玉正在忙着打扫卫生,她也没有看见,直接就瘫在了床上。

  晚上翻来覆去的也睡不着,把自己蒙在被子里踢开了被子透一口气,一睁眼睛就看见,有一个人在自己的床头。

  吓得大喊了一声:“啊……”

  然后她的小腿就开始踢,这个样子可爱极了,宫浩楠做一个小声说话的表情,然后把灯给打开了。

  自然灯光晃的齐若卿有些睁不开眼睛,手掌放在额头上微眯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人是宫浩楠她吓了一大跳,直接就从床上跳起来踢到他的脸上。

  来不及躲闪就被她正中命门,等其他人都赶到的时候看见宫浩楠脸肿的跟包子似的在那儿叫唤。

  陆络珩第一反应就是,为什么有一个男子出现在她的房间,而且看着齐若卿衣冠不长样子马上拿起被子包裹着她,质疑的眼神看着宫浩楠。

  他一个手掌捂着自己的一半脸,另一个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坐在那里悠哉的喝上了。

  “我是她的徒弟!你们是谁?为什么这么多人住在我师傅的家里?”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北辰直接这小暴脾气就上来了,他们没质问为什么一个男子大半夜的夜闯私宅呢,他的倒还先质问了。

  撸起自己的袖子就要抓他,宫浩楠拿起了桌子上的小刀跟他比划,故意的去恐吓他:“我告诉你别过来,小心我划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