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一百零四章 别怕有我在
  “怎么对我这个身份好奇呀!要不你跟着我,我就带你去见世面!”话刚说完就感觉自己的耳边一阵疼痛,有些耳鸣。

  原来是齐若卿打了他一巴掌,耳朵都打红了,齐若卿一副江湖侠女的样子对他说:“药剂师有什么好稀罕的,我这里有更厉害的名头恐怕你连听都没有听过!”

  宫浩楠怎么也在江湖上走南闯北很多年了,他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小姑娘给吓唬住呢,暂时还对别的不感兴趣,他只是专门在研究自己调试的药。

  “医生!”齐若卿脱口而出这两个字,在这个时代,谁都不知道它是干什么用的,自然是没有听过的,就不相信没有人会对新鲜的东西不好奇。

  果然在齐若卿说完了之后宫浩楠表情有些变了,他的灵魂已经出卖了他对这个东西很有兴趣。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是什么东西!”

  “如果你想知道!就称我一声师傅,我便你告诉你。”

  他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也是一个男子汉,知道虚心求学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所以一咬牙就答应了。

  “师傅!”还挺毕恭毕敬像模像样的,齐若卿很满意的用自己的手指去摸了摸下巴,开心的点点头。

  一定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陆络珩,她又收了一个徒弟,而且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属性。

  暂时还没有跟宫浩楠说自己想要用他身体里的血液来提炼药性的事情,现在说还为时过早,必须说找好时机,因为宫浩楠看上去也是一个不傻的人。

  不过相对来说齐若卿更加的中意他跟长生相比,长生虽然平常看上去憨憨的,可是自从出现这些状况之后长生就开始有些行为奇怪了起来,尽管齐若卿不愿相信,但人心易变。

  ……

  齐若卿家中。

  高氏着急的在院子中转悠等着齐若卿回来,她一进门就赶紧和她说明情况:“长生带着钱跑了!”

  这句话给齐若卿当头一棒,她自己是有一个小金库的,不过地点只有齐若卿和高氏还有还有长生知道,就连碧玉都不知道。

  具体的经过高氏把她看见了都说出来了,齐若卿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在思考着这件事情,为什么自从北辰接触他以后,长生就整个人都变了。

  还是不相信长生可以做出偷盗这种事情,上次他们一起共度难关的时候长生可是口口声声的说他的不会离开齐若卿,就算他真的是为了钱的话,怎么就能笃定齐若卿一定会翻盘呢。

  看见高氏这么着急也是先安抚一下她,否则她又要昏过去了:“娘!你先别着急,他不是拿着我钱走的,是我让他拿这些钱帮我买些东西的,他晚上就能回来。”

  真的是为了让高氏放心齐若卿什么谎话都能编的出来,眼看着夜色降临,太阳渐渐落山月亮慢慢的爬上来,不知道该怎么跟高氏再去解释这件事情。

  独自一人坐在椅子上手拄着桌子手指捏着眉心让自己放松,现在他就算临时的去找人帮忙也不可能弄到那么多的钱了,想过干脆跟高氏实话实说。

  可是刚才没有告诉她,现在说的话恐怕会更加的激动,“哗啦”碎银子的声音打在桌子上发出的一阵阵巨响。

  齐若卿抬头一看,也不知道是自己是眼花了,还是怎么的一桌子的银子,她揉了揉眼睛,紧接着就看到了北辰。

  他笑嘻嘻的对着齐若卿说到:“这是我现在我的钱,不知道跟你的账目能不能对上,先去伯母那安抚一下吧。”

  眼下现在只能这样了,只要高氏相信这些事情就好办了。

  晚上的时候就在大家以为这些事情过去可以安心的睡觉了,陆络珩突然来了一个重大消息。

  “提刑司接到有人报案不少的人家丢失了钱财据目击证人的描述这个人正是长生没有错。”陆络珩边说着边观察齐若卿的表情。

  齐若卿险些没站住她身体一打晃,还好,及时抓着桌子。

  “长兴怎么能偷盗呢?是不是目击证人看错了呀。”到现在齐若卿也不敢相信这件事情就是长生做的。

  她说话声音有些嘶哑很明显是因为最近的事情比较让她上火,直到现在她还担心长生偷盗肯定是有什么困难。

  所以齐若卿有了私心想去跟着陆络珩求情或是和他一起办这个案件,但是这件事情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

  安抚了高氏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北辰和慕容云,他们两个自然是明白怎么回事的,带着高氏一起走进了里屋。

  眼下院子里就只有他们两个,齐若卿酿酿腔腔的走到了樱花树的桌子底下坐着,长叹一口气,这个时候陆络珩才能明显的看出来齐若卿老了很多。

  陆络珩满眼的心疼绕到她的后背替她揉肩,这个画面就好像两个人已经在一起好久生生世世的样子。

  齐若卿把手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搭载陆络珩的手上,稍微的转了一下身子哀求的眼神看着他,陆络珩一下就明白为什么了。

  犹犹豫豫不知道怎么开口,陆络珩先替她说了:“换件衣服跟我一起去吧!”

  怎么说长生也是她的第一个徒弟,以前也是她的得力助手,现在不管他怎么样也一定要搞清楚他为什么偷盗这件事情。

  她换了一袭黑衣萧风飒飒,裙摆随着风中飘扬,把自己的头发扎梳了一个马尾,陆络珩又再一次的看见了不一样的齐若卿。

  北辰趴在窗户都已经看呆了,他有点像冲出去的冲动,可是被慕容云挡在了门口。

  这是齐若卿第一次来到提刑司,看着里面血雨腥风惨不忍睹,刚刚走到门口就闻到了血腥的味道。

  她忍不住呕了起来在墙角里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还是拿出勇气跟着陆络珩一起进去了,一面黑暗的让人发麻,紧紧的拉住了陆络珩的手。

  一个还带着血腥的刀从牢房里飞了出来“哐当”刀剑落在地上的声音格外的刺耳,陆络珩直接就站在她的前面把她护在怀里,温柔有力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脑袋,在耳边说了一句:“别怕!有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