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一百零三章 小菜一碟
  齐若卿指着他们几个还把自己一条腿搭放在凳子上,这个样子就像是一个粗老汉:“今天你们输了,可别哭鼻子!”

  北辰在旁边笑的风生水起的,觉得是齐若卿有些瞧不起他们,自然会去反驳了:“齐若卿,我看要哭鼻子的人是你吧!这里只有你一个女人家,我们几个大男人玩这个,可是非常的顺手。”

  随之而来的就是齐若卿给了他一个大白眼并且在他脑袋上打了一下,手指着五子棋示意他先开始。

  就这样一场谁都不服谁的五子棋大战正式开始了,北辰很明显的有些处于逆风,齐若卿高兴的大笑就是为了让他听见而嘲笑他。

  高氏已经做好了饭菜在院子里喊他们,这种场景就像是一个母亲在喊自己的孩子回家吃饭。

  今天高氏心情也很好做出来的饭菜味道都不一样,慕容云和北辰早就已经饿了,他们两个率先上桌子。

  尝了一口桌子上的菜闭着眼睛享受着:“果然还是伯母做饭能吃!”北辰说完还特意的瞟向了齐若卿。

  齐若卿在桌子上想要杀了他的表情,还用力气的抓紧了自己的筷子“咔嚓”筷子被她给掰断了。

  这下有些人可心虚了,北辰端着自己的饭碗就跑了,慕容云坐在原地摇头的笑了。

  “你们这几个孩子呀每天在一起相处的还真融洽,也多亏里面包含了若卿的这些小脾气。”

  陆络珩自然是要提个开口的,他是想要在高氏面前表现自己的,所以这些客套的话还是要有的,接着说道:“伯母哪里的话,我们早就已经把若卿当成自己的亲人。”

  这时,长生突然从外面冲进来大喊大叫打破这一切的美好时刻,还在气喘吁吁的他说话有些不清楚,不过看样子很着急嘴里一直在重复着医馆两个字。

  齐若卿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一定是医馆出了什么事情医馆可是她的心血,马上进屋,拿起了自己的银针就跑去医馆。

  三个男人也在后面穷追不舍,长生却留下来吃饭,高氏看着长生就像跟之前不一样了一样,不过只是唉声叹气也没有说什么,自己独自一人就走了。

  等她来到医馆的时候里面好多东西都被砸了,简直就是一片混乱,因为有一个不同类型的病人发病就像疯狗一样,到处咬人到处砸东西。

  好几个人都在那抓他也没有抓住,慕容云一个轻功飞上去就把他给打晕,还拍了拍自己的手:“小菜一碟!”

  吩咐他们几个收拾一下这里,她去看看那个病人怎么回事,这个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因为被狗给咬了这是狂犬病发作了。

  不过还好在发病期间没有昏厥,否则齐若卿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她召唤小白要了疫苗针。

  一边在给他处理被狗咬的那块伤口,一边用疫苗针注射了进去,齐若卿发现他伤口流血的颜色很不正常。

  就取了一点血液交给小白:“帮我化验一下这个雪血,我隐约的感觉这个人不是一般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从早上开始齐若卿到左眼就开始跳了,这说明有好事要来到,可是医馆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小白的化验结果就已经出来了:“主人!这个血果然是有药性的,正是金钱草的药性!”

  意外的这个收获让齐若卿有些猝不及防,她还停留在原地愣住三秒,不可置信的眨着自己的大眼睛对着小白说:“我苦苦种植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药性的金钱草居然随便在一个人身上就发现了?还真是造化弄人!”

  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陆络珩,可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那些村民怎么办,已经答应他们回来,他们长期在这里工作并且每个月照发工钱。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可又不能失约齐若卿徘徊的踱步,她不想做那种言而无信的人。

  陆络珩似乎看出来了她的担心,从她的后面抱住了她,趴在她的肩膀上淡淡的说了一句:“放心,有我在!”

  基本上现在什么事情都是在操控了,只要齐若卿有些什么事情陆络珩这边就会立马的帮她解决,以前那个高冷不食人间烟火的陆络珩已经不复存在了。

  现在只是一个宠妻狂魔,只要齐若卿在这里,他就会立马温柔得很,不过身边的这几个人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外面的人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他们两个的身份也暂时没有公开,齐若卿知道陆络珩会顾忌太多,所以没有强硬的要求他给自己身份。

  齐若卿点点头转过身来,陆络珩亲吻在她的额头上,这一吻是多么的深情,承载了多少他对齐若卿的爱。

  接下来就是两个人分开行动,陆络珩过去安抚村民那边,齐若卿则是盯住这个有药性的人,他大概了解了一下这个人的背景。

  宫浩楠:男性26岁,药剂师,家中无父无母,自己一个人在外靠制作药品而生活。

  他躺在床上,齐若卿从上面去看他,五官轮廓都很清晰长的也不错,有很大的理由怀疑他是通过自己的身体来试药,所以才会有了药性。

  既然他是靠制作药品而生活的,要是告诉他身体有药性跟自己合作,那就很容易的达成共识。

  那人突然睁开了眼睛抓住了齐若卿的手,他力气很大齐若卿的手腕都被他抓红了,看上去是一个练武功的人。

  齐若卿强硬的甩开了他的手:“你干什么?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居然这样对我!”

  宫浩楠上下打量了齐若卿一番,双手环胸在她的周围走了一圈:“看你年纪轻轻的,你是药剂师?”

  语气轻佻,眼神锐利。

  齐若卿眉头皱了皱,却并不搭话,不过宫浩楠似乎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因为在这里药剂师本来就是一个不受宠的职业。

  所以他根本就不会在乎外面的流言蜚语看着齐若卿这副惊讶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就故意的去挑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