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九十七章 训斥长生
  当陆络珩偷偷睁开眼睛看向她的时候,看到如此美丽的齐若卿,阳光的暖色系的光照射在她的脸上,显得脸上更加的通澈。

  水嫩嫩的肌肤让人忍不住想掐两下,就在要忍不住自己的手的时候,齐若卿突然睁开了眼睛看着他。

  悬在半空的手非常尴尬的放下来,齐若卿冷冷的眼光看着他,眯缝着自己的眼睛质疑的小眼神,看的陆络珩有些发慌。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有些不放心的语调,并且还是保持着刚才的眼神。

  陆络珩用手挡住了她的眼睛,拖着她一路往前走,齐若卿在旁边酿酿呛呛的,差点就没有站住。

  她往后怂恿了一下,紧闭双眼就害怕自己摔倒,还好自己的腰力好“等等?!”睁开眼睛才发现不对劲。

  原来是陆络珩抱住了她,两个人这样的姿势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齐若卿也不会去在意太多。

  非常习惯了从他的怀里出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淡淡的说了一句:“走吧我们回去。”

  他们两个就开始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散心,齐若卿也感受到了周围这些花花草草的声音,心里也舒坦了不少。

  慕容云来到这里参观,双手背在后面很悠闲,即使没有看见他们两个自己在闲逛。

  “慕容云?”声音是从后面传出来的。

  他回头就看见二人向自己走来,随便打两个招呼,齐若卿这是在询问家里的人怎么样。

  “我母亲还有北辰还好吗?”顿时露出了忧伤的小表情,她无法去隐藏的表情。

  慕容云为了让她在这边可以安心做事情,所以也会被她撒一下小谎:“不用担心!伯母和北辰都很好,倒是你自己才出来两天就已经瘦了,是不是在这吃的不习惯呀?”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陆络珩现在不会介意任何事情了,因为慕容云即使是关心也是为了齐若卿她的安全,有一个人多关心自己的女人和保护她还不好吗?

  这个榆木脑袋总算是想通了,如果他想要给两个人留说话二人世界的机会,不管说什么他在旁边都是要听着的。

  齐若卿今天晚上要亲自下厨了,他们几个曾经吃过她做的饭,简直就是要人命!在医馆里这些药壶什么的她在行,可是要让她下厨房去做饭!想都别想了。

  慕容云的表情瞬间就变了,他现在还走来得及吗?都想趁着不注意转身就要走,一个邪恶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想走?!给我回来!”齐若卿现在的声音就像是个老巫婆一样,让人听了有些手脚发麻。

  数落着慕容云:“我有那么吓人吗?那你的生病还是我熬的药呢,你们要是害怕毒死别喝呀。”

  “这个性质还真不一样。”陆络珩在旁边插话,他想解释一下,可是被吃了枪药的齐若卿怒忍回去了。

  双手环形围绕着他转圈圈,一直都不说话,吓得陆络珩后背发凉,小心翼翼的询问,就害怕齐若卿突然发火,这谁受得了。

  “若……若卿,你怎么不说话呀?”陆络珩现在的表情都不一样。

  慕容云看见他这个样子就觉得有些好笑,还是没有忍住发出了声音,他手成拳状放在了自己得嘴边轻轻的咳嗽。

  却没有想到齐若卿把矛头指向了他,既然没说陆络珩,他心里还真是很委屈:“你笑什么笑?刚刚没说你对吧?”

  现在他们两个笔直的站在那里,就像是两只待宰的羔羊,两个大男人低着头被一个女人训,这种情景要是被外人看了还不得笑话死。

  他们俩也是好面子的人,不过谁让齐若卿是女人而且又是他们都想保护的人呢!也就只能任她摆布了。

  齐若卿就知道慕容云今天不可能就只是过来看看这么简单,一定是家里那边做了什么事情,不过要真的很急的话早就已经说了,不会耽误到现在。

  “是不是谁在家里出了事?”齐若卿还在试探他,看他肯不肯说实话了。

  "本来这件事情没打算告诉你的!碧玉在家里被长生给弄哭了,我数落了长生两句他就说我偏向自己的人。”

  齐若卿站在原地思考,长生不是那么横冲直撞的人,所以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误会,这件事情齐若卿有必要回去,看看究竟长生把碧玉怎么了。

  三个人就这样结伴而行的回去了,都已经三个时辰了发现碧玉还在角落里哭泣着。

  旁边的长生就像是害怕事情败露,非常着急的在碧玉面前转悠,看见齐若卿回来马上就想跑。

  只可惜他慢了一步,齐若卿赶在他的前面:“怎么回事?碧玉怎么哭了!”

  一边询问一边把碧玉扶了起来,看着他这面部慌张的表情,就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她选择把碧玉单独的带到了一个房间里,把她全身上下都检查了一遍去里面外伤,她现在担心的就是长生很有可能对她动手动脚。

  拉着碧玉冰冷的双手,尽量的用自己的眼神去给她温暖,把她抱在了怀里。

  “跟我说说怎么回事?我会替你做主的碧玉缓吸了一下自己抽泣的声音,可还在哽咽的说:“长生突然跟我表白,说他喜欢我,还险些轻薄了我,要不是我哭了,他可能就要动手了。”

  齐若卿愤怒的冲了出去,打了长生两个巴掌:“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呢?”

  长生不可置信的看着齐若卿,也知道她这次很有可能是真的生气了,马上开口解释这件事情。

  可是齐若卿是一个注重结果的人,她怎么可能给长生解释的机会呢,堵住了自己的耳朵,示意长生不要在继续说下去了。

  最终长生还是把整个过程都对着齐若卿说完了:“是北辰公子让我怎么做的?他知道我喜欢碧玉,跟我说这样可以得到碧玉和她长厢厮守。”

  原来是北辰在搞鬼,齐若卿更加的生气了,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准备去找北城算账。

  可是被陆络珩拉住了,她在陆络珩的怀抱里仔细想了一下这件事情,北辰为什么会突然让长生这么做,难不成他是有什么目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