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九十四章 命悬一线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慢慢的虚弱下去,已经过去一天半的时间了,药效还没有发挥完,齐若卿觉得自己快要挺不下去了。

  外面的北辰却还在命悬一线拼命垂死挣扎着,又开始发作了,比昨天的情况还极其的恶劣,这一次就像是变身了一样,整个爪子都很锋利。

  齐若卿已经提前的把他给固定住了,不怕他到时候发病的时候到处乱窜,碧玉在旁边吓得不敢靠近。

  北辰这个时候是有意识的,他在努力的去控制自己不要变得疯狂起来,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控制不住。

  一边怒吼着一边用潜意识的在说:“若卿在哪里?没受伤吧?”

  跟他讲了这两天事情也经过,北辰大声怒吼,现在他的头非常的痛,已经视线越来越模糊了,用自己的头用力的磕向床边。

  头都已经磕破了,碧玉刚想拉住他,慕容云冲进来喊着:“碧玉!碧玉!若卿呢?怎么回事。”

  这边北辰已经无意识,好像被谁攻占了身体一样,碧玉现在两面为难,站在两人中间嚎啕大哭。

  陆络珩此刻还在昏迷,慕容云聪明脑袋灵光一现就知道了是齐若卿说不定有什么计划所以才把两个人都弄晕。

  他把每个房间都翻找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齐若卿的踪影,这次他真的急了,眼睛布满了红血丝紧皱眉头,现在他想杀人的冲动都走了。

  紧握双拳慢慢的去平息自己的愤怒,现在只能靠着碧玉了,如果碧玉不说的话,可能齐若卿会和北辰状态一样命悬一线。

  摇晃着碧玉的身体非常激动的问她,看样子就像要吃了她:“若卿很有可能现在出现了危险,如果你不说没有人能救得了北辰,那最后的结果就是一尸两命。”

  这话不是在恐吓碧玉,此时的齐若卿真的在遭受着如一万只蚂蚁腐蚀着自己的身体一样,她虚弱无力的躺在地下。

  身体非常的热,只有地下的冰凉她才能会有一点的潜意识,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面前多了一双鞋,抬头一看是陆络珩,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过来的。

  公主抱起来她,齐若卿隐约的看着他:“你放我下来,药效马上要发挥完了,如果我还活着北辰就有救了!”

  可是陆络珩就像听不见她说的话一样,抱着她不顾一切的往前冲,到了院子齐若卿感受到阳光明媚,她更加的热了。

  蠢蠢欲动感觉自己好渴,现在就像是被火烧了一样迷迷糊糊脑袋扎进了她的怀里:“陆络珩,我热!”

  狰狞着要脱掉衣服拉扯着自己的衣领,慕容云和碧玉听见动静都跟着出来,帮忙把齐若卿送到了床上。

  陆络珩壁咚着齐若卿脑袋一沉险些晕了过去,他是被齐若卿下了药,是做梦梦到了齐若卿现在有危险。

  很有可能两个人心有灵犀了,齐若卿也躺在那里抓着陆络珩的衣服喊着:“陆络珩!陆络珩!你别走!”

  齐若卿慢慢的平息了下来,因为她感觉到了陆络珩的温暖,陆络珩的手握着她的小手,吩咐碧玉去找医生。

  “去我府上找大夫!”

  这次恐怕对于齐若卿可能是个劫!平常陆络珩的私人大夫被带到了这里还不急不慢的向着他行礼,而陆络珩早就已经不耐烦了。

  “快点看她!”

  大夫坐在床边认真的替齐若卿把脉,眼神都不对劲被吓到了,他有什么也支支吾吾的不敢说,陆络珩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多耐心了。

  “有什么就说,别支支吾吾的!”

  那大夫毕恭毕敬的把自己检测出来的都说了出来:“齐小姐中毒了,这种毒老夫没有见过,现在只剩下一口气,请陆大人节哀顺变!”

  这句话给在场的所有人当头一棒,碧玉只知道在一旁哭泣,长生也过来了,趴在齐若卿的床边哭泣。

  两个人一对都在哭,陆络珩和慕容云不耐烦了,把他们两个喊退下一个照顾高氏,一个照顾北辰。

  他们两个想办法,可他们对这些一窍不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齐若卿一直在退化下去,就他们放弃的时候,奇迹出现了。

  齐若卿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就像诈尸了一样,她在房间周围四处扫描一遍,看见陆络珩和慕容云。

  满头大汗,朝着他们说了一句:“我做梦了!我梦见我快死了!我还没救北辰呢。”

  陆络珩赶紧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喜极而悲:“你没有做梦,是你自己喝下了毒药,为了救北辰,把我和慕容云都弄晕了。”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突然想起来在她喝毒药之前的任务了,现在是第三天的倒数最后三个时辰,也就是说,药效已经发挥完了她没有死。

  这个药可以给北辰喝下去,她赶紧穿鞋连衣服都没有穿,穿上单薄的睡衣,可一点力气没有,刚下地就软弱了无力的瘫倒在地下。

  还好慕容云在旁边扶住的她,她推开了慕容云轻轻的说了一声:“先别管我!还有三个时辰北辰就要完了!”

  到这个时候了齐若卿还想着北辰,她自己都差不多给阎王爷送用去了,陆络珩抱起来齐若卿回到床上。

  非常霸道的指挥她:“北辰那边我们来想办法,你现在的任务就是负责休息,我听好了,在完全恢复之前不许下床!”

  叫来了碧玉看着齐若卿,北辰北京顺利喝下齐若卿配置的药了,相信他很快就可以醒来了。

  慕容云在这边守护着他,陆络珩过去找齐若卿让碧玉休息去了,齐若卿晚上睡醒睁开第一眼看见的人就是陆络珩。

  心里对时间特别安全感,她侧身躺着直勾勾的看着陆络珩,还用自己的手放在了他的手上。

  陆络珩已经累的睡着了,齐若卿其实特别好奇陆络珩是怎么摆脱她的药没有昏迷七天的。

  “看够了嘛!”突然来的一声吓她一跳,差点从床上坐起来,就像刚开始她醒来诈尸一样。

  一直陆络珩都不敢睡实,他害怕齐若卿在出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