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八十六章 齐若卿诡异
  老先生可能早就已经能知道她想要说什么了,所以特意提前说了一句:“不必挽留我了,没有用处的。”

  齐若卿也只能无奈叹气,毕竟求人家不同意不能硬碰硬,这样是很不礼貌的表现,他到时候只能,通过其他的事情报答老先生的恩情了。

  医馆那里一直都没有大夫,只有长生一个人在忙里忙外的他还要照顾高氏,出了一点事情长生都不能自己解决。

  她主要就是好奇怎么垄断了这些家族,如果想要跟他们合作的话,可能自己要给出更诱人的条件,所以这样齐若卿就必须要有自己的本金。

  这是她第一次觉得做生意真不容易,又得到处借钱了,可真的不想再要让欠他们当中任何一个人情了,到时候真的还不起。

  现在能做到的也就只有是尽心的去学习,然后不再去想医馆那边的事情,否则她每天挣的脑子里都在想着怎么去解决,这样自己怎么都不能轻松。

  慕容云在房顶上一个人赏月喝酒,像极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陆络珩也不知道怎么就逛到这个地方,他本来以为这没有人呢,却没想到看到了和自己志同道合的人。

  一个轻功就飞了上去:“怎么你自己一个人在这独自忧伤?”

  他笑了:“我记得你之前是很孤陋寡言的,怎么现在变得话这么多?开始主动给我打招呼了,就不在意我是你的情敌吗?”

  陆络珩自然也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他们两个都可以做到情敌之间和平相处,为什么他就做不到呢,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显得自己特别的小心眼。

  他伸出了手想跟他举拳,慕容云也顺势跟他双手紧握,两个人就坐在那里即使不说话也能感受到各自的心里事。

  现在陆络珩终于能体会到为什么北辰可也和他走的很近,他就是那种特别平静,人和任何人都可以有心灵感应的那种。

  他微笑的把酒递给陆络珩,自从这次以后,两个人就在灵魂上产生了共鸣,他们只要就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过来这里一坐。

  这比自己一个人孤单的坐在这里要好很多,也不会觉得气氛很尴尬。

  齐若卿这里就很糟糕,她每天的心情都很烦躁,好不容易养大的小苗又长死了,为什么每次都失败呢,陈老先生也不知道原因,所以只能让齐若卿自己去探寻。

  不过有一个好的开头,至少它在长成幼苗之前一直都是活着的状态,所以齐若卿有了这个想法就不会自然的轻易放弃。

  它的生长的每一个阶段都是不同的环境,眼下了这个环境已经不适应它了,齐若卿一直都在去寻找适合它的。

  药铺那边一直没有大夫成功的引起了陆络珩的注意,他本来想帮忙安排一个的,可是齐若卿根本就不相信,即使是他介绍过来的人,万一出了什么事情都要她负责的。

  这个决定还是好好的考虑一下才行:“这个问题就再说吧!你先让我把这个幼苗养成就行。”

  最近天下又开始不太平起来了,齐若卿及时阻止陆络珩垄断了江家的势力,可就是因为这样江家开始记恨齐若卿。

  他们在不停的搜索证据,准备向朝廷告齐若卿私自种种子的事情,没有经过允许这可是大罪,陆络珩忘记把这件事情告诉她了,现在搞成现在这副模,所以陆络珩肯定也有责任。

  他是必须要保护好齐若卿的,慌张的抓着她的肩膀:“你听我说,到时候朝廷怪罪下来,这可是要砍头的大罪,所以我自己一个人把责任担下来,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齐若卿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会闹到这么严重的地步,为什么突然一夜之间就全部都垮掉了,本来平常有很多鬼点子的齐若卿到这一刻,脑子一片空白。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更不想让陆络珩帮她扛下这些事情,眼眶红红的,忍住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哽咽说:“这件事情本来就不是你的错呀,为什么你要替我承担呢?”

  陆络珩现在已经来不及顾得了那么多了,如果朝廷真的怪罪下来的他会完全脱身,如果齐若卿被抓住的话那这一辈子都完了。

  不能以身犯陷,齐若卿也不敢再继续种植下去了,她现在只能安静地回到医馆,跟高氏打好招呼,万一她有什么事情,还要长生带着她跑路。

  早就已经安排好了长生,碧玉也把齐若卿遇到危险的事情,告诉了慕容云,他因为是在京城里,所以他的父亲可以在朝廷上说上话,肯定是要帮助她求情。

  赶紧快马加鞭的回去,报信的话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留下一封信辞别就走了,千言万语离别的话也不说了,反正他会回来的。

  在家里陆络珩已经完全的坐不住了,齐若卿却异常的淡定,她已经想好到时候到朝庭上怎么说了,相信陆络珩一定会保护她的。

  但是保护的方式可不是让她替自己顶罪,虽然很冷静,可是额头上还是一点一点的吸汗珠子。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晚饭她都没吃只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小白在空间里已经慌神了,来回的踱步:“怎么办呀?怎么办呀?主人,我们不会死在这里吧?我还要回去吃好吃的呢!”

  她现在命悬一线生死未卜,也只能和小白开开玩笑了,一直也没有时间跟它好好的谈谈心。

  她下巴趴在桌子上,玩弄着桌子上的杯子,无精打采的说道:“小白!如果我们真的死在这里,你会有遗憾吗?除了回到现代!”

  这一直都是齐若卿的愿望,可是她在现代已经死了,说不定尸体都已经变成骨骼了。

  没有办法穿越回去了,她就算不死的话也是要在这里待一辈子的人,唯一的遗憾就是他到现在还没有弄清楚自己的心里到底喜欢的是谁?

  三个男人她不知道该如何的去抉择,这是她第一次因为爱情而烦恼,而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