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八十五章 挽留陈师傅
  她自己本身的一种感觉,还有就是原主留下的那一丝灵魂的心疼,她的心就如刀割一样的痛,是自己没有照顾好高氏,才会让她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齐轩一直都活在自己的世界,他听说高氏有病了之后一直想找个机会过来看看,礼物都准备好了,他走到了房间门口却不敢跨出这一步。

  刚转身想走,齐若卿就从里面出来了,通红的眼睛被风吹过之后更加的痒痛了,可她是医生知道不能用手去触碰这样很不卫生。

  她眯着眼睛隐隐约约的看着像是齐轩,不知道他过来干什么:“你怎么过来了?”

  “那个……我来看看高姨娘!”

  说这话还算他有点良心,齐若卿终于在齐家的人身上感觉到一丝丝的温暖和像一家人的感觉了。

  心里多少也略微的有一丝感动:“你进去看她吧!只不过你可能要做好心准备,现在已经不像她自己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齐若卿就在哽咽,回想起刚才进去看见高氏的模样就觉得有一丝丝的怜惜。

  往日辉煌风光的一个美女如今却为人的妻子变成这副模样,前几次有那么好的人追她还不同意。

  晚上说好了请他们吃饭,所以她赶紧去重新洗漱一下换件衣服,这次她把头发都扎成一个高马尾非常飒的头型,然后又换了一件蓝色的衣服。

  上面点缀着一些波纹:“怎么样?你们的饭馆选好了吗?”蹦蹦跳跳的出来略微的有一些小俏皮她搂着碧玉,丝毫没有把她当成一个丫鬟,而是当成她们当中的一员。

  “姑娘!”碧玉想提醒她注意分寸,这个样子不优雅。

  可是齐若卿才突然想起她要说的:“对了碧玉,以后不要叫我小姐或者姑娘,直接叫我若卿。”

  碧玉的表情显得有些为难,她一直看向慕容云那一边,在等他同意她才肯说话。

  慕容云点了点头,碧玉才说话:“好的,姑……若卿”

  她差点又忘记了,可能是第一次这么叫人的原因有一些生疏或者是不舒服,不过齐若卿也根本就不在意这些事情。

  正好今天长生医馆里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提前打烊了,一起加入他们的干饭小分队!

  “干饭人,干饭魂,干饭都是人上人!”齐若卿到这里嘟囔着这些奇奇怪怪的口号,他们都不明白说的是什么意思却也被她强迫的跟着一起说。

  齐若卿给长生夹了一块肉:“既然你想学,如何种植金钱草那我就可以教你。”

  北辰搂着长生的肩膀拍了拍他的脑袋,对他微笑的说:“你小子可真是有福气了!跟着若卿,不仅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吃香喝辣,居然还能学到这么多的本事,就算有一天,离开了若卿你还可以自谋生路。”

  可是长生却摇摇头:“我并没有打算离开师傅!我会一直陪着她的,无论同甘还是共苦。”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慕容云却为这单纯的小伙子笑了,这一顿饭钱下来齐若卿估计下个月又要开始拮据了,没想到齐若卿在现代的时候就过着苦日子,结果到这里也不是一个富婆。

  为了礼貌一些,所以齐若卿把想要交给长生金钱草这个想法跟陈师傅讲了一遍,可是陈师傅貌似很不高兴,他不喜欢传授给其他的人。

  一直都没有说话,但是齐若卿也看出来他的冷脸了,他也必须要缓解一下尴尬:“没关系,我可以不教的!”

  她也顺便跟长生说一下然后安抚他,当时的大家都在场,齐若卿也并没有觉得这是一件不可说的事情,长生也没有觉得丢脸,毕竟虚心请教的道路上肯定会有坎坷。

  “陈老师是不想让我传授给你?那你就帮我看着医馆吧,如果你的技术可以的话,我会把医馆完全的交给你。”

  其实齐若卿很早之前就已经有了这个决定,一直没有跟长生说想让他在继续努力,不过叫长生有了上进的这个想法齐若卿,就觉得他是一个值得托付的人。

  最近齐若卿也是挺愁的,她事情都挺多什么事情都不能两边兼顾,她如果不去医馆那边的话,害怕长生在那边一个人应付不过来。

  有一些病重或者长生没有接触过的病例的话他到时候一定会束手无策,要是一些加急的病人等她赶到的时候肯定不赶趟了。

  突然心里有一个主意既可以两边兼顾,又可以报答陈老师傅的恩情,她已经把这个想法跟陆络珩商量过了,陆络珩一直都是冷冰冰的没有什么意见。

  但是他却提前的跟齐若卿说了:“陈老师傅未必可以答应你?”自己不小心说漏了嘴,接下来的话当然选择闭嘴不说了。

  齐若卿很好奇他接下来想说什么,所以就一直追问,搞得她心里很急躁:“什么?你想说什么?”

  他转身就走了:“自己过去找陈老师傅吧,别在我这浪费时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没打算告诉她再说下去的话恐怕几个人都会穿帮,齐若卿很好奇漫不经心的去了罗香河村子口,老先生正在除草,就像是一个小农民一样。

  其实他比任何人都有钱:“做什么呢?”

  看着齐若卿过来就像看到了自己孩子一样脸上瞬间乐开了花,有点像慈祥的老父亲,齐若卿直接开门见山。

  “老师傅如果你能在这帮助的话,到时候卖药的钱可以跟你一起分成,你看怎么样?我实在是抽不开身的,因为医馆那边还需要我。”

  不过陈老师傅确实抽不开身,他不是为了这些分成的钱,主要有一些个人的私人原因,不方便太透露,但是他也没把话说的太绝,而是非常婉转的拒绝。

  “丫头!”老先生一边说着一边放下了锄头“我实在是不行!我因为个别的原因,所以过几天就要离开了,我学的东西也差不多都交给你了,现在也该你接我的班了。”

  这确实是很遗憾,但是齐若卿还是希望通过自己能留下老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