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八十三章 种植种子
  但是齐若卿想一想,貌似也不能接受北辰,还是不能够接受这个东西,继续去欠着北辰的人情。

  所以还是拒绝了:“我还是不能接受,毕竟我欠你的已经够多了,你帮助过我很多了,这件事情我真的靠自己的努力,而不是通过去走后台得到想要得到的东西,我说的话,你能明白吗?”齐若卿只希望北辰能明白她的意思,所以眼神当中充满了期待。

  北辰领着自己的嘴唇,看着齐若卿圆溜溜的大眼睛点点头,齐若卿一眼就能看出他似懂非懂的感觉,不过并没有去怪罪他。

  只需要让他知道自己不会接受就可以了,陈老先生早就已经自己一个人溜达到医馆里去了,他看着排着整整齐齐的这些药罐子,能看出来这是一个很重视医德的人。

  很明显的就看出了齐若卿的资质,所以他也很愿意把自己的一生所学教给她,陈老先生可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老实人,他很注重内在修养。

  也就是品德,如果一个人的职业道德和素养不合格的话,那么就算皇上亲自下旨也没办法也奈何不了陈老先生。

  他就在这里闲逛,长生在一旁给病人做诊,他就偏过来脑袋:“好好干!”

  长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时间近一些,走神了,正在给病人针灸不小心扎错了穴位,陈老先生紧皱眉头数落着长生:“切记一定不要因为外界所影响了你自己的价值!”

  就这么一句话让长生心服口服,等到齐若卿和北辰发现陈老先生的时候,他都已经把这作为一切的环境观察一遍了。

  北辰跑去拉住了陈先生的胳膊,在他的耳旁嘟囔着:“你怎么回事?这要是穿帮了,可就没办法圆谎了!”

  陈老先生站在原地似笑非笑的里自己的胡须,那种眼神看着齐若卿,在她眼里可以用一个肯定来形容。

  接受到了她的信号她才渐渐的想开了一些,大概就跟北辰说一下情况:“行吧,那陈老先生暂时留在我这里。”

  一听说齐若卿同意留下了陈老先生,北辰心里暗喜,他可算是完成陆络珩交给他的任务,如果这样完成的话,很有可能会被陆络珩给嘲笑死的。

  慕容云这几天在村子里游山玩水的,也没其他地方可去,所以又转到了齐若卿这里,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闲云野鹤非常的悠闲。

  这次是一身灰色加上一些黑色墨水的点缀,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侠客一样,穿上这件衣服,显得他人更加的精神五官更加清澈可见了。

  双手背在后面,走到了齐若卿的旁边:“还这么忙呀?每天不觉得很枯燥无味吗?!”

  他都已经很久没有去过青楼接触过那些女人,他虽然是什么花花公子,可他从来都是洁身自好的,他去那里只是为了喝酒。

  齐若卿难得看他今天有信心过来,自己做里就跟他多说了几句:“你什么时候回京城呀?”

  这就是最基础的问候问题,慕容云还以为齐若卿烦他,想尽快的赶他走呢,所以不免心情有一些低落,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很久没有说话。

  不知道怎么回答,齐若卿忙完手中的事情才抬头看着他,就知道他这是误会了,解释了一句:“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跟你聊聊天。”

  慕容云也没有在,他只是会心一笑,差点忘了他这次来的目的了:“过几天我有一个比赛,你要跟我一起进京城,我带你转转!”

  齐若卿不明白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满脸的疑惑:“你的比赛在京城吗?那如果你比完赛还会回来吗?看我有没有时间吧?”

  这一整天慕容云都不是很开心了,他本来非常兴奋的,带着这个好消息通知齐若卿,可是却没想到没有那么爽快的答应。

  陈老先生回去准备了一下种植的食材,就已经过来寻找齐若卿了,他自己一个人背了好多的东西,从远处看就像是一个小老头一样驮着背。

  就看见有一个人进行渐进,走近一看原来是陈老先生她都没敢认憋笑起来了,陈老先生平常也是一个对徒弟很严苛的人,他用自己的坚持打了齐若卿额头一下。

  真的很痛瞬间就一个红印子,齐若卿这辈子也没想到会被戒尺打,齐若卿也打算放下这些红尘杂念跟随内心走了。

  就算是从别人那里得来的种子,可最起码是她自己种植出来的也是一个收获,平常齐若卿也是一个很严峻的人,按对环境的要求,极为的挑剔。

  因为她通过现在季节的变化来判定种子是否能发芽,她要让种子适应现在的季节,温度湿度她都必须先要检测一下合格了才可以。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主人!太好了,你终于找到这种草药了!我就说吧你一定然后很幸运,因为你跟别人有着截然不同的命运。”

  齐若卿没功夫搭理她,陈老先生拿出了种子又给她一盆土,陆络珩也过来帮忙,陈老先生看见她也没说什么只是假装没看见假装“不认识”

  其实陈老先生不仅欠他很多人情,而且两个人还是故交有很深厚的感情,陆络珩的父亲曾经救下了陈老先生一家人。

  站在一旁捋着自己的胡须,听着两个人你情我浓的,陆络珩而是一如既往的冷冰冰,只不过看见齐若卿那一瞬间眼神就融化了,从寒冰刺骨变成了温柔细水。

  “你怎么来了?”

  “不欢迎我过来帮你吗?”陆络珩有些疑问。

  三个人都不再说话了,开始忙着各自分工的事情,齐若卿就负责挖土,她把自己手上的脏泥土抹在了陆络珩的脸上。

  仔细的盯着陆络珩面部表情的变化,看着他一点点的笑出来,也没有这么绝情呀。

  陆络珩也从地下抓了一把泥土,两个人就开始嬉戏起来,只有陈老先生还在专心致志的去种植。

  “好了!接下来十天极其重要,需要你每天不断的去照顾它,你能做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