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七十九章 丧气话
  长生也是打心底的佩服自己的师傅,伸出双手手握拳头给自己加油打打气,这个加油打气的方式还是齐若卿曾经交给他的呢。

  告诉他在自己想放弃的时候,就可以用这种方式鼓励自己,慕容云因为耽误了行程,所以他没有回去。

  这几天两几个人都很清净,陆络珩来到齐若卿医馆里,什么都不说拉着她的手就往外走,齐若卿被他在前面拽着。

  到了陆络珩的家里他才肯松手,齐若卿的手腕都已经被他给抓出红印子了,她用自己的另一只手去抓住受伤的那个手腕,不是好眼神的看陆络珩。

  眼神里充满了责怪:“你干什么?你又抽什么风呀?弄疼我了,你不知道吗?”

  其实陆络珩只是想要把齐若卿带到自己的家中跟她商议一下,让她做自己的私人医生,想到了慕容云对他有态度就稍微的有一些生气。

  微微的皱着自己的眉毛,瞬间感觉到了周围的气氛都不一样,犹如寒冰刺骨,让齐若卿毛骨悚然的感觉。

  她耸了耸肩膀自己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找我来有事吗?”

  从齐若卿身边走了过,瞬间就能感觉有一阵风吹过,双手背在后面:“跟我进来!”

  齐若卿做了一个鬼脸,她又不是陆络珩的仆人,凭什么什么事情都听他!如果她还是怂了踱着在自己的小碎步跟着进了去。

  坐在那里倒了一杯茶水从桌子递了过去:“我想让你当我的私人医生!”

  这句话直接砸了齐若卿有些头晕目眩,差点站不住了,扶着自己旁边的椅子:“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说的不够明显嘛!当我的私人医生每个月会给你俸禄。”陆络珩看上去特别平静的说完这句话,完全没有任何的起伏。

  所以齐若卿根本就琢磨不透他说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为什么突然说想让自己当他的私人医生。

  “今天在我这里住下!免得到时候那个慕容云过来找你的麻烦。”

  这样也好刚好齐若卿可以好好的参观一下陆络珩的房子,她这里的下人都对她毕恭毕敬不敢有任何的怠慢。

  也终于可以放松的睡一个好觉了,坐在床边抻了一个懒腰,没想到他这床收拾的还挺软挺舒服的。

  高氏也不知道齐若卿去了哪里,长生倒是看见了陆络珩把她给拉走了,所以就告诉他们,否则真的要去官府报关说齐若卿失踪了。

  等到第二天陆络珩怕人完好无损的送回去的时候,北辰和慕容云两个人都在,一夜未眠他们两个都想冲进陆络珩的家里把齐若卿给抢回来了。

  看着他们两个人的样子,北辰一副瞧不起的样子:“你居然敢拐跑若卿,至少也要跟伯母说一声吧!”

  齐若卿才想起来昨天的事情没有告诉高氏,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这记性还真……

  “娘!我忘记告诉你了,我昨天过去给陆络珩治疗一下身体。”她这话是说谎了。

  因为齐若卿不想让高氏知道自己过去,一个人在陆络珩的家里过夜,也不打算告诉陆络珩找自己的这个建议。

  当然也对于北辰说这话很无语,黑着脸对他说:“拐不拐跑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是不是自己的事情又忙完了?开始回归以前的状态了。”

  说到这北辰还有些不好意思,以前是他死缠烂打的,自己说过的话以后再也不会来打扰齐若卿可每次还是会凑过来。

  几个人正说话的功夫,高氏晕倒在齐若卿脚底下,还好慕容云反应迅速把高氏抱进里屋。

  齐若卿把他们三个都赶着出去,她现在治疗需要安静的环境,结果全身都检查一定才发现,原来是过度劳累才导致变成这个样子的。

  于是就开始自责起来,一整天都开始垂头丧气的,无精打采的样子让这三个人有一些害怕了,北辰和慕容云想尽一切办法逗她开心。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而陆络珩则是去忙着自己的事情,双手托着下巴坐在桌子前面,眼睛没有一点有神,有气无力地说道:“都怪我!才导我娘这么累,我不应该给她施加这么多压力的。”

  这个时候高氏已经醒过来了,她咳嗽的声音很大,齐若卿听见赶紧跑过去把她扶起来,拍着她的后背,可她咳嗽越来越严重。

  甚至已经咳出了血,手绢放在自己的嘴上拿下来的时候都已经红透了:“这……”

  说什么高氏心里也是害怕的,她不可能说自己什么都不怕,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齐若卿正在想办法帮她调理一下。

  不过多长时间身体就会慢慢的恢复过来的,可是高氏却直接拒绝了:“不了!就不治了,我也该去陪丈夫了!”

  都已经这个时候了高氏还心心念念的想的全部都是丈夫,看来她心里真的很喜欢齐若卿的父亲,所以才会在生死攸关的时刻说出这样的话。

  齐若卿站在旁边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流出来了,红红的眼眶让她有一些触景生情,想起现在的父母他们也是这么的恩爱,只可惜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把那一碗汤药放在桌子上,她从后面抱着高氏,高氏也顺势的依靠在她的身上,拍着齐若卿的大腿:“我知道是我给你拖后腿了!长这么大真是苦了你,跟我一天福都没享着。”

  说这些话就像是告别一样,齐若卿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手高氏的,这只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小病,就是因为太过劳累,所以问题不大,很好解决的。

  可能只是因为高氏活在这个世界上太累了她想解脱,躺在齐若卿的腿上闭上了眼睛,眼泪从眼缝中流淌出来,谁看见都会很伤心,对高氏有一颗怜悯之心。

  “娘!我不会让你这么去陪我父亲的!我父亲肯定也希望你可以在世上好好的,而不是过的不幸福,如果你真的去陪了我父亲,你忍心丢下我一个人在这里吗?”

  齐若卿非常哽咽的说完这句话,她正在控制自己的眼泪,尽量不要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