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五十七章 高氏发飙
  齐若卿回到家中,发现齐柳氏鼻青脸肿的站在门口等着自己回来满眼的恨意,看着她这样就觉得好笑。

  终于是没忍住就笑了出来,就是这些出天来她第一次开心的笑出来,没去在意发生的事情。

  北辰暗地里去观察齐若卿,看见她笑他内心也跟着笑起来了,齐若卿也突然想到了北辰,反正明天赶紧把这一百两银子给北辰送回去,现在自己已经不需要了,也不能拿着人家的银子不还。

  高氏正在长生的房间给他处理伤口,齐若卿一回来也就跑去找长生了,没想到他们两个人还真的掐起来了。

  高氏在旁边怎么拉都拉不住,还险些把自己给伤害了,长生的脸被齐柳氏给抓花了,长生也打了她一拳,所以才导致她鼻青脸肿的样子。

  “你还真跟她打一架

  ?一个妇人你跟她计较什么?”齐若卿所以说是数落着长生,其实心里也心疼。

  长生不光光是为了自己出气,而是这些天齐若卿忍受的这一口恶气,一定要帮她出去,心中自然是明白他的好意。

  从小家境贫寒的长生被父母卖到了这里,再也没有遇到齐若卿之前他过的是什么日子?每天被人拳打脚踢。

  帮忙干活的主人家不给饭吃,还拿自己当狗一样去到时不时的就拿鞭子抽他,现在齐若卿就是长生的贵人。

  是长生一辈子都感恩的人,所以这点小事要对于常生来说不算什么,可在齐若卿这里,长生也是对她不离不弃的好兄弟,在她自己遇到最困难的时候,没有离她而去还是自己身边帮助。

  齐柳氏还在那不知廉耻的拿着谣言的事情说事,非说齐若卿的年纪上小不适合打理这些东西,想要转交给齐柳氏。

  她就是想要独吞齐若卿一手拼下来的家产,齐若卿当然能看出来她的私心了,怎么可能会让这样得逞呢。

  这一次齐若卿会留心眼,防止齐柳氏在做出什么背后捅自己刀子的事情,也没有明面和她说明白,但是态度很坚决,就是不会转让给她。

  “这件事情我们以后再说,眼下的事情就是重新整理医馆和美容院。”齐若卿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就这样打发了这个话题。

  高氏已经忍无可忍了,她想起了曾经齐若卿对自己说的话,没有必要去忍这些人,你越退让他们会越得寸进尺蹬鼻子上脸。

  “赶紧给我滚出这里!”这些声音突然冒了出来,齐若卿都有一些措不及防,她听出来了声音就是从高氏那里传出来的。

  没想到平时脾气这么好的高氏也有一天会发飙跟她翻脸,主要就是因为齐柳氏有事情做的太过分了,几次三番的骑在人家头顶上拉屎,早晚有一天会反抗的。

  齐柳氏也没反应过来,就这样被高氏给反手推了出去,长生也顺便拿来了她的行李,一同丢了出去。

  这样子齐若卿都不用动手了,就有人亲自去处理她,抱住了高氏在她的耳边说了一句:“没有人能欺负得了你!”

  齐柳氏站在医馆的门外破口大骂,现在她们应该可真出了名了,一定要把家庭搞得家破人亡人尽皆知才肯罢休。

  “不就是一个破医馆嘛,我告诉你高氏你别太得意,总有一天你会是身败名裂的。”

  陆络珩知道了这件事情,派人把她给弄到了自己这里来,她现在看见陆络珩就瑟瑟发抖,回想起来那天陆络珩对她那种凶狠的样子就害怕,还有点心有余悸呢。

  过去询问齐若卿,他并没有打算去过多的问齐柳氏这件事情,还是有亲自的从齐若卿嘴里说出来比较好。

  “我自会有办法的,你不用再过多的去管理我的事情了!”齐若卿的意思就是,以后陆络珩不需要再管她的事情了,这些话只是说的有一些委婉而已。

  陆络珩当然不会介意她所说的话,毕竟自己该管的事情还是要管的,那总不能看见齐若卿遇到危险他袖手旁观。

  已经给她想好了办法,就决定让她按照自己的思路走就一定是没有错的,就算到时候出现了任何的差错陆络珩也会保她平安的。

  看见他犹豫不决的样子,齐若卿看得出来他有什么事情要说,现在两个人也无所顾忌了就直言直语的了:“有什么事情就说吧,不用避讳!”

  “我想让你分家,这样以后齐家的人想过来闹你,他们都没有理了,这也是对你自己最好保护的方法了。”

  其实齐若卿有想过这样的方法,她现在完全可以自立门户,就算不分家的话,她也一点都接不到齐家的力。

  只可惜为了考虑高氏的感觉,这个时候分家的话,一定会被别人议论纷纷,他们议论齐若卿到是无所谓,只是害怕高氏受不了。

  所以才一直迟迟不肯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今天陆络珩听她说了出来,她终于有勇气去跟高氏说了。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再跟她说这件事情之前一定要给她做足了心里功课,防止她上火在出现什么意外,本来高氏的身体就不是很好。

  陆络珩陪着她一起去说的,关键时候还可以从中插嘴几句让高氏放心。

  原来齐若卿的顾虑是对的,高氏害怕自己分家以后对不起齐家,毕竟她是齐家花银明媒正娶回来的媳妇,就这么分家确实有些不太妥当。

  “如果你再犹豫的话,到时候她们过来闹,我们就守傅鸡之力毫无还手的力量了,就像这次的事情,你想想我是怎么被她们对待的?你只有拿出力度来,他们才会害怕你,他们才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找咱们的麻烦。”高氏知道他们会不断的过来。

  她也不想再这样忍辱负重了,毕竟十多年来,她没有从齐家得到任何好处,而全部都是欺凌,这样的日子她确实也受够了。

  可是心理作用就一直在作祟,她是一个守妇道的人,一辈子都被困在规矩里,想要突破这个规矩是很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