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五十三章 齐若卿病倒
  “我知道是谁散播你的谣言?”

  齐若卿不可置信的抬头看他,难道自己的事情他还比自己更清楚吗?不过既然陆络珩知道这件事情,那她也就不用再去调查了。

  “是谁?”

  陆络珩趴在齐若卿大的耳朵旁边说出来这个人的名字,刚开始的时候齐若卿是不相信的,但后来回去仔细想一想她怎么都有理由?

  而且陆络珩和她说过,那个人是拿银子找的人一场十十传百的,怪不得她要三十万的银子,原来她就已经想好拿这个钱去做什么?

  这一次齐若卿是真的没有耍过齐柳氏,不过她并没有生气,而是选择让自己冷静下来,重新的去整理一下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想一想要怎么去面对?

  想要去堵住悠悠众口肯定是没有办法,所以她现在必须保持冷静,准备跟齐柳氏打一场持久战,没想到挺长时间不见,这个齐柳氏不仅心机,而且连齐若卿都给刷了。

  北辰他不去打扰齐若卿,但他也很想为齐若卿最后做一点什么?虽然不让她知道,但至少可以在背后默默的去守护她。

  现在事态已发展成严重到影响了齐若卿的正常生活,医馆和美容院都没有生意了,现在这些人都很害怕齐若卿。

  虽然之前齐若卿攒住了很多名声,那些人也很想听她说话,但不知道怎么现在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齐若卿也根本就没有指他们能出来说话。

  现在的这些破事,差点让齐若卿不知所措,陆络珩忙着办案,也没有时间管齐若卿,所以她现在无依无靠,只能靠自己。

  “咳咳咳!”一直在咳嗽。

  “主人!你最近是怎么了?不会是得了什么急性流感吧?”小白在异空间里说话。

  她确实最近感到自己很不舒服,可是她目前还不能倒下,现在自己已经满头虚汗了,他坚持不住了。

  感觉脑袋一沉眼前一黑,直接就倒在地上,还好陆络珩的侍卫一直跟着她,发现她倒在地上,赶紧通知了陆络珩。

  已经发现了齐若卿高烧了,还好长生在这里能帮她配药方,小白在异空间里已经着急死了,如果齐若卿真出了什么事情那他也完了。

  他现在在这里说话只有齐若卿能听见他说话,可是他连要都传不出去,怎么救治呢齐若卿。

  “娘!娘!”

  齐若卿已经神志不清,她正在说着梦话,陆络珩以为她嘴里说的这个是高氏,还特意的把她给叫过来。

  高氏就一直守护在齐若卿的身旁,帮她换水洗毛巾,已经一个晚上没有合眼,陆络珩这个时候不在这里,他不知道去做什么。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没有人知道他的行踪,就连他的侍卫也不知道,陆络珩只是告诉侍卫,如果齐若卿在有什么动静就过去酒楼找他。

  齐若卿的脑袋不停的摇晃,她做噩梦了梦到自己在无尽的深渊里,只有跳下去才能有活路,可如果跳下去就只有死路一条。

  她前世发生的那些事情不断的在自己脑海里重现,终于她能安稳一下了,她以为她自己穿越回现代了。

  可是眼下又出现了她没有发生过,而且不知道的,她是有意识的可是她怎么想睁开眼睛都睁不开。

  但是却能感受到有一个温暖的大手抓住了她,这个人不是高氏,也不是长生,而是陆络珩。

  他去帮齐若卿解决问题了,可是还是无济于事,这次谣言闹得很凶,没有办法帮她平息,所以尽快赶过来守护在齐若卿的身边,让她有一点点的安全感。

  齐若卿清楚的感觉到那双大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也清晰的能听见陆络珩说的话:“丫头放心!我会保护你的,不会让你受到一点点的伤害,也不会让你有任何的麻烦,这段日子你辛苦了,只管好好休息,剩下的交给我就好。”

  陆络珩抬起来在齐若卿额头上亲了一口,终于情绪激动的齐若卿慢慢抚平了,因为她安心了,陆络珩在她的身边会帮她解决一切麻烦和烦恼。

  等到齐若卿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辰了,陆络珩早就已经不知所踪,在旁边的却只有高氏已经不小心打盹睡着了。

  高氏平常觉是很轻的,再加上齐若卿这个样子,她也不敢睡得沉,听见齐若卿有动静立马就起来了。

  “陆络珩呢?”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询问他的去向。

  高氏以为齐若卿是烧糊涂了:“什么陆络珩呀,他根本就不在这里啊!”

  不对不对!齐若卿摇晃着脑袋,她当时昏昏欲睡的时候明明听见陆络珩有说话了,为什么这个时候他又不见了?

  “我再休息一会儿!”她躺着哪去拿被子,这突然发现自己的被子里有一个纸条,上面写着去酒楼找他。

  齐若卿也不管自己的身体的原因,马上跑去酒楼跟他见面,在里面一直在寻找陆络珩的身影。

  却没有看见但是感觉背后有人,回头一看果然是陆络珩,齐若卿还没有说话,他冲过来就抱住了齐若卿。

  “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我没有那个能力!”这是齐若卿第一次听见陆络珩给别人道歉,还是向一个女人。

  但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但是当时齐若卿躺在床上的时候,陆络珩一定跟她说过话,这是因为那个时候高氏不在而已。

  这也是齐若卿第一次看见陆络珩什么的脆弱无助,之前在他病倒的时候都没有过,齐若卿瞬间就明白了陆络珩对自己的感情。

  不过算起来他们两个人一起也亲在一起三次了,只是对方不知道而已,齐若卿每次回味和陆络珩接吻的那种感觉,嘴角就不自觉的上扬,发自内心的笑容。

  “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还没有那么容易被打倒呢,这是因为这几天不注意保暖导致的一点小毛病而已。”她跟着陆络珩解释了这件事情,不想让他自己,心里也放轻松不那么紧张。

  可是陆络珩痛恨自己连喜欢的人都保护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