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四十八章 感情纠纷
  北辰从来不觉得自己对于齐若卿的感情有半点的掺假,他自从遇到了齐若卿这个人之后,不会再摆出一副花花公子的心态,就连自己的家里人都觉得自己可能要发奋图强了。

  他也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富二代就了不起被人高看一等,从来都没有拿出自己的权势去打压任何一个人。

  可是陆络珩对于北辰的态度却是一如既往的冷漠,本来的北辰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孩子一样,现在还懂得了世间的人情世故。

  齐若卿能看的出来谁对自己是真心喜欢,所以知道北辰想的是什么,如果她要连这点小心思都看不出来的话,那她今天就不可能火车站来这里了。

  还是可以知道谁对自己真心和不真心的,但是她真的误会了北辰,齐若卿还把他当成原来的那种人。

  “我知道你并不是真的喜欢我只是因为觉得我有意思,对不对?那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不用追求我了,我要走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如果你要觉得全世界的女人都有一些的话,我觉得你会对全世界的女人都这么好,我们两个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已经看出了这些小心思了,所以还不如到提前挑明了话说明白,这样谁对谁心里都不会有任何的隔阂。

  北辰走路的速度越来越快,他甚至想甩开齐若卿,果然被自己猜对,齐若卿是想要拒绝自己,他为了留点尊严,所以只能加快脚步。

  既然齐若卿话都已经这么说了,北辰也就没有再待下去的道理,要是再这么缠着的话就是有点不要脸了。

  陆络珩无论怎么说,北辰是可以接受的,毕竟是两个男人,但如果要一天稍微的说一点他就知道要脸,这种美好的向往可不能破灭了。

  他们两个男人互相对视,陆络珩可以清楚的看到北辰眼睛里忧伤了,甚至能有那么一丝心疼和后悔这么对他。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可是战争就是这样,如果陆络珩不心下手为强,或者不提前想好计划的话,那么,就是他的失败了。

  本来两个人只要灵魂相互吸引就会走到一起,无论这情侣还是朋友,这有什么关系吗?陆络珩是一个要强的人,他喜欢东西都一定得到。

  况且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出现过让陆络珩这么喜欢的人和值得喜欢的人,但是北辰就不一样,他的身边有无数个女人,任何一个性格不一样的女人都会得到北辰的喜爱。

  他拿好了东西准备离开,总觉得自己心里空荡荡的,还是觉得舍不得齐若卿,就跟她告别,说一些肉麻的话。

  一开始的时候北辰觉得自己就是像对普通的女孩一样那种心理,可自从齐若卿一次又一次的拒绝他开始,他心里就知道了对于这次感情是不一样的。

  好不容易想认真的去对待一次,可是偏偏齐若卿不喜欢他,还总是对他冷酷无情,总是拒绝着他。

  “我这次真的要走了,不会再回来骚扰你了,我知道你拒绝我,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他看向了陆络珩。

  陆络珩选择不听他们两个人的对话,悠闲的走出了房间,因为他知道北辰说这些话的意思,他们两个确实之前认识并且有一些约定,但是陆络珩不想跟他针锋相对。

  因为这一件小事撕破脸皮,齐若卿知道北辰说到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指的是什么意思?她不得不承认确实对于陆络珩是有一些好感的。

  但或许她现在的感情和北辰对自己的一样,只是觉得他有意思并不是喜欢而已。

  齐若卿选择了拥抱他一下,当时的北辰都愣住了,虽然陆络珩站在门口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但是他心里并觉得没有不舒服,只当两个人是最后的分别。

  这下齐若卿的心里可高兴了,就不会有人每天来烦自己了,就像无聊的时候也可以找一些事情干,再不会像之前无聊就会想起他,找他浪费时间了。

  这也并非是因为齐若卿绝情,既然自己心里已经知道选择谁了,又为什么要去跟另一个人闲扯呢?这样对于任何一个人都不公平,齐若卿从来都不是那种双标的人。

  亲自的把北辰送出了门口,陆络珩从后面抱住了齐若卿:“别动,只是一顺间好吗?”

  现在的陆络珩很累很累,他甚至都快倒下了,可就是为了坚持到这一刻,齐若卿没有挣脱,直到陆络珩自己松开了手,她才转过身来看着他。

  “今天晚上我们就先在这里休息吧,等到明天的时候再一起下山。”陆络珩告诉过齐若卿就离开了。

  晚上她自己在床上辗转反侧深夜未眠,想出去溜溜弯,可是却发现自己的窗外有一个身影,她以为是落下的土匪,拿起自己身边的东西,准备开门砸他。

  可是刚一开门,齐若卿举起手来东西砸下去,没有砸中,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北辰。

  有些生气的对他说:“怎么是你?你为什么不说一声?大半夜的你鬼鬼祟祟在这里干什么?你知不知道差点吓死我?”

  北辰又开始嬉皮笑脸的对着齐若卿:“我舍不得你,想晚上再偷偷的过来看看你,可我不知道这么晚你还没有睡,真是不好意思。”

  陆络珩听见声音就赶出来了,因为他为了以防万一就住在齐若卿的隔壁,晚上更是不敢睡害怕听不见声音。

  听见了开门的声音,北辰不管是谁就一把把齐若卿抱在了自己的怀里,陆络珩刚好出来看见了,这么尴尬的一面。

  要是平常人一定会误会他们两个是在这里私会,可是陆络珩不是一般的人,他自己会用脑子去想。

  齐若卿用尽力气伸手推开了他:“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就先走吧,我根本就不相信你舍不得我,等过几天回去之后,你身边又多了美人,你怎么可能放心不下我呢?早就已经把我抛在脑后了。”

  她说的这些话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在阐述北辰之前状态的事实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