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四十六章 人质抵挡
  陆络珩想要从他的口中逼问供货地点在哪里?可是那个人觉得这是机密,就算是死的话也不能说。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直死鸭子嘴硬不肯开口,陆络珩不是拿他没有办法,只是害怕把人弄死的话到时候就真的很无奈了,那个时候就真的束手无策。

  “如果你要不说的话,可能今天你就会硬上于此了。”陆络珩很血腥的说出这句话。

  他并不是在吓唬那个人,而是如果他再不说的话陆络珩真的会这么做,为了跟他们抗衡陆络珩险些病倒,都已经昏迷了。

  今天抓住了机会肯定不会放过他们的,那个人被按压在地上,陆络珩顺势踩在他的手指上,这个重量足足的,可以把他的手指踩折的。

  “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都到现在了,那个人嘴还这么硬,就是不为自己谋条生路呀。

  陆络珩第一次露出了恶魔般的笑容,他亲自对那个人用刑,如果当时齐若卿在这里的,一定会觉得陆络珩是一个很可怕的人。

  其实陆络珩本性就是这样的,只是自从遇到了齐若卿这个人以后,整个人的性格都变了,他觉得这样子会吓到齐若卿。

  但今天必须要露出自己的本质,这样才能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厉害,很快那个人就经受不住陆络珩的严刑拷打了。

  “只要你说出来,我一定去放你条生路,就算今天你被我打死了,我还是可以从别人那里得到消息的。”

  故意就剩他一口气让他能说完话,陆络珩不是不给人生路的人,那人把自己知道的所有重要情报全部都说了出来。

  陆络珩掌握了主动权,就发现了进攻这个时候,他不能守株待兔,现在现在土匪那里的情报,他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

  他攻打上山土匪打不过,那土匪头目在别人的那里知道了齐若卿是陆络珩的人,齐若卿没有掩饰住自己的身份,不小心暴露了,也带来了挺多的麻烦。

  土匪头目用刀架在齐若卿在脖子上,非常紧张的对着陆络珩说道:“我知道了这个女人跟你的关系,难道只有你的探子吗?其实我也有,不过我终究还是打不过你,但是你今天你彻底的输了。”

  陆络珩确实是很在乎齐若卿,但是要是没有齐若卿今天送出来的消息的话,恐怕他会一只守株待兔。

  北辰早就已经带人蹲好了地点,不过他谁都没有告诉,这样保密工作做得很好,而且关键的时候可以看他。

  一直都在与土匪头目周旋着,眼看着刀都已经给齐若卿的脖子滑出了划痕,血都已经流出来了。

  齐若卿皱着眉毛紧闭着眼睛,以为自己就快死了,陆络珩大喊了一句:“放开他了,师总冲我来。”

  就这一句话让原本害怕的齐若卿安心的起来,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陆络珩正在看着他,给了他一个,自信的眼神冲他点点头。

  就知道陆络珩就知道一定不会让她深陷处境的,所以她比较放心,她面部狰狞的对着土匪头目说道:“虽然你知道我们两人关系,但是我告诉你,他就是一个不择手段的人,为了打扰它的目的,领着悬赏金子,他会出卖我的,所以你不要指他了,就算你今天杀了我,他也依然会无动于衷的。”

  陆络珩就静静的听着她演戏,不过齐若卿现在已经手心出汗,她真的害怕土匪头目,把自己一刀砍死。

  现在在土匪的后面,就一个人正在静观其变,随时等着发起进攻,北辰看见了土匪挟持着齐若卿。

  他很紧张,但是却不能这个时候坏事,要是被发现了,那自己就一点用都没有。

  土匪拉着齐若卿不断的往后退,直到没有了退路,他才肯松口:“只要你放我下山,我就放了这个女人。”

  陆络珩今天能上山,跟他们抗衡就是为了把他们一网打尽,怎么可能随意的答应他这个条件呢。

  “不可能!就算你被我们俘虏的话,也不一定是死路一条,所以你要考虑清楚。”

  北辰带着他的人杀了出来,还好首要能目标就是绑架着齐若卿的那个土匪,就这样齐若卿获救了。

  她软下了身子倒在了北辰的怀里,她也不管自己身边的是谁了,只要能保护自己,让自己暂时的休息一下就好了。

  在被劫持的过程中她都觉得自己缺氧喘不过气来,但是就因为陆络珩鼓励她的话,让她重新有了自信心理。

  还好今天有北辰在这里,不然陆络珩是不会松口放他一条生路的,就算暂时的稳定对方也不肯低头。

  齐若卿突然觉得他有一点强势,为了自己的目的真的是不择手段,所以他刚刚说出的话,并非是全部都演戏而并非是自己发自内心的心里话。

  她没有跟陆络珩去说这件事情,毕竟跟人家也说不着,而且自己又不是陆络珩的什么人,人家没有必要了在乎你而放弃自己的事情,除非是个傻子。

  已经一点点的缓过来了,齐若卿站起来,可是还觉得自己有点晕,北辰扶着她:“你没事吧?”

  现在的北辰非常生气,刚才陆络珩的举动和表现,为什么就不能答应说放他一条生路,让他放了齐若卿。

  就算是那个人逃走了又能怎么样,他目前也是一个光杆司令,大不了到时候再找人去抓呗。

  “你今天,为了抓那个土匪差点把若卿害死在这里,要不是我,很有可能若卿就危险了,是你把她置于险境的。”

  说这些话也是故意气他的,北辰虽然不会再跟他去争论齐若卿这个人到底是谁的,你已经放下了心里的一些事,可是他不代表会让陆络珩这么不爱惜齐若卿。

  有些话该说还是要说的,北辰还若有所指的想要齐若卿给他报恩:“若卿,你看我今天救了你,怎么样?也是一件人生大事,所以……”

  陆络珩现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很担心齐若卿的身体怎么样?但是却又不知道从何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