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三十三章 神秘女病人!
  高氏心里不懂齐若卿这份想要的东西,齐若卿也不能跟她过多的去解释什么,只能暂时的告诉和安慰她。

  放下手中的碗筷去抓起她的手:“您就放心吧,我的医术了得,暂时还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呢,而且你看从刚开始到现在我们逢凶化吉好多次了,相信这次一定不会出现任何问题的,我的名声越大,不就会有更多的病人来找我们看病,我们赚的钱不就越多吗?”

  高氏还是很担心,正张开嘴还想说什么,却齐若卿及时阻止了,高氏也知道就算她说再多也没有用。

  她这个女儿现在自己已经管不住了女大不中留,而且有想法为自己以后和能保护自己是一件好事,高氏只能让自己放宽心,不再去担心。

  最近要铺里的药材都差不多用完了,她这个药铺每天就像是饭馆一样人来人往的有很多人,虽然她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小小的京城有这么多人会生病。

  可是只要她能解决的一些小问题,那就不会去想太多,今天一大早她就起来收拾了,背着一个小竹筐,拿了一些干粮和水。

  跟高氏简单的吩咐了一下:“我去山里采药了,中午就不吃饭了,晚上等我回来。”

  药铺那边也是完全的交给了长生,他现在一个人是足足忙不过来这些的,可是齐若卿不在这,他就必须要顶上。

  每天都焦头烂额的抓药看病都是他一个人,齐若卿是亲自把他带出来的,所以很相信他的能力。

  可是她刚走到半山腰,就发现附近的山路都被封了,只能垂头丧气的离开,但却没想到在下山的时候碰到了陆络珩。

  “你怎么在这里,你该不会跟踪我吧?”

  “无聊,谁跟踪你呀,我在这里办案,你这是去采药了吗?最近山路都被封了。”陆络珩把最近发生不太平的事情都告诉了齐若卿,好让她自己心里有个准备。

  “最近山上有很多土匪四处流窜,已经有不少无辜的百姓受伤了,这才过来,把山路给封了的,你最近小心点,如果不是必须要的话就不要上山了。”

  可是齐若卿有一些极为珍贵的药材就要必须去山里采集,如果采集不到的话很有可能有的病人的伤就会一拖再拖,齐若卿可不想当这种没有信用的人。

  她想跟着陆络珩求情,看看能不能跟着他们一起封山进去之后采集一些药材就出来。

  “那个……”

  陆络珩看见她说话吞吞吐吐的,就知道她一定有事相求:“说吧,什么事情?”

  “我想跟你一起进山,我那里有病人需要这些药材,他们不能再等了。”齐若卿非常坚定地说出这些话。

  但是陆络珩不会同意的,因为他担心,担心齐若卿会不会受伤,担心自己保护不好她,在他没有十足把握的时候,是不会让齐若卿轻易冒险。

  过几天就要交费了,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能出任何的差错,就回绝她:“不行,这件事情是不可能的,过几天就要剿匪了,也不差这几天了,他们没有这些药材不会死的,就算没有,我相信你也一定会有办法。”

  他很相信齐若卿,一定可以处理好这件事情,齐若卿不就是一个普通的上山采药吗?至于每件事情都弄得这么复杂吗?

  不同意就不同意,她低着头的前面生气地走着准备下山,陆络珩在后面险些没站住,差点晕过去。

  还好侍卫喊住了齐若卿,摸了摸他的脉搏,发现他以前的伤口全部都裂开了,可能是这几天剧烈运动的事情,他没有保护好自己,齐若卿跟他说的那些医嘱他全部都忘在脑后了。

  “只是伤口裂开了,险些流血过多,我们先下山给他止血,等我回去做一些治疗伤口的药再给你们送过来。”

  陆络珩这个时候已经神志不清了,他看不清楚自己面前的到底是谁,只是听见了齐若卿安心的昏睡了过去,因为他很相信齐若卿。

  一路由他的侍卫把他抬进了家里,齐若卿这几天她要好好研究一下治疗创口的药了,所以不受任何人的打扰。

  药铺那边她暂时先不管,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拼了命像打了鸡血一样,就为了研制出这种药。

  终于熬了几个通宵,早白,这几天可算是睡醒了,就一直不停的在齐若卿唠叨。

  “主人,你快去休息吧!今天都已经这么晚了,你还在通宵,我真的心疼你!”

  小白呼噜呼噜的在齐若卿耳边说了一大堆:“你给我闭嘴,你确定你是真的害怕我累吗?你只不过是因为我这边动静太大吵到你睡觉了吧?”

  被说中了心理的小白灰溜溜的跑了,他不再来烦着齐若卿了,齐若卿把制作好的要一粒一粒的全部都包好,这可是她这么多天的心血一定不能浪费了。

  第二天没吃早饭就跑出去了就为了给她送药,拿着两个小白瓶子塞到他的手里:“这是治疗创口的药,我知道平时跟你说的你不会按照去做,而且你办案的时候总会裂到伤口,所以这个要总的来说对你都是非常合适的,行了,我先回去了。”拍了拍他的肩膀潇洒的转身就走了。

  陆络珩不免有些感触,为什么这个女人每次都能在他最需要的时候出现,自从这个女人的出现,他心里的那些全部都消失不见,完全无条件的相信她。

  她回到药铺看见长生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就询问情况,长生看见她回来也主动的跟她说:“我们店里今天来了一个非常神秘的女病人,她用面纱遮着脸,跟我说三日之后,她会再来,把定金交给了我,但是她却没有跟我说她得了什么病。”

  “这有什么好愁的,三日之后给她来了自然就会说的,病人的隐私你不要去随意的揣测。”

  听了齐若卿的警告,长生也就过去忙自己的事情了,但是他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会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