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十六章 偶遇齐盼
  这叫齐若卿有些不好意思了,想到自己刚刚的犹豫,心中有些惭愧,就算是被人盯上,可这至少救回来了一条活生生的人命,若是她选择了不救,怕是会后悔一辈子吧。

  她的脸色渐渐变得不大好,虽然这毒她确实见过,但是要如何解却不大清楚,也确实是她孤陋寡闻了。

  齐若卿看着那男子期待的表情,第一次有些不知所措了。

  ‘和他说能救,我知道这毒怎么解。’从脑海里穿出声音来,齐若卿可以很肯定的认出来这是那个光团小白的声音,听到它这样说齐若卿还有些错愕。

  但她还是转述了小白的话,说:“你夫人我可以救,不过需要些时间。”

  那男人听到这句话不停的道谢,若不是齐若卿阻拦,他都要给她跪下来了。

  看来这个男人很爱这个女人啊,齐若卿第一时间是这样想的,不然怎么会那么着急,知道她有救了之后激动的差点给她跪了。

  ‘这毒要怎么解,我怎么感觉我没怎么见过这种毒。’齐若卿有些担心,和小白用意念交流。

  小白可能是听到她不大相信自己的语气,声音有些冲,说:“我说能解你就相信我,不过这个药草比较少见,你要到山上去寻找,之后剩下的种在空间就好了。”

  之前小白说空间可以种药材,这个她怎么忘了,这样以后不就不用花钱去买了,这样想想这个空间确实挺好的。

  “我需要上山寻找药草,这个毒我帮你抑制住,暂时不会发作,你放心。”齐若卿说着拿出银针把那女人身上的毒素抑制住,不过这个时间也不能太长。

  “不如我帮您去找吧?”那男人想了想,开口问道。

  这时小白又发话了:“别让他去,他也找不到那个药材,去了也没什么用。”其他人听不到小白的声音,齐若卿听到后给他说了一下就打算出发了。

  她让那个男人先把他夫人带回府中,又问了地方,说等下山后刀府上去医治。

  因为有了小白,齐若卿很快就找到了那药草,看起来很是平凡的样子,感觉是随处可见的那种,她的想法却遭到了小白的否认。

  “才不是,你仔细看看,这株和其他的还是有很一些区别的,你可别认错了。”小白的语气听得出来一些孺子不可教也感觉。

  齐若卿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确实有些不同,不过是很细微的差距,她找了找,周围居然只有这一株药草。

  “这叫红叶草,是挺少见的一种,这附近只有这一株。”小白的声音带着些骄傲。

  红叶草?这样子确实和名字不符合啊。

  “既然找到了,就快点往回走吧,万一有什么特殊情况呢?”齐若卿说着,就朝着山下走去,因为小白说了这附近只有一株,所以为了防止弄丢,她特地放到空间里面去了。

  马上就要下山了,齐若卿却遇到一个自从她穿越过来从来没有见过的人,不过按照原主的记忆,这个人就是她的大伯齐盼。

  齐盼也看到她了,他那样子应该是到山上打猎,也是刚下山。

  “这不是老二的女儿吗?怎么听说你之前翅膀硬了还顶撞长辈?”齐盼明显话里有话,就是在指责她不懂礼数罢了。

  齐若卿可受不了这个气,她本来就不是个好欺负的,之前为了和原主的性子符合些,才装的软弱罢了。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我顶撞的是长辈,还以为是不知道从哪儿来的苍蝇。”齐若卿冷笑一声开口。

  齐盼听到她这样说,气得脸都绿了,随后不知道想到什么,开口说:“你霸占了药铺,那可是老二的心血,你就这样如此糟践你父亲的心血吗?”

  “霸占?”齐若卿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轻笑一声说,“我本来就是这药铺的继承人何来霸占一说?大伯莫不是住在深山老林里?现在这城里谁不知道,我医术精湛,救了许多人。”

  “你,那都是被你骗了的!”齐盼有些气急败坏的说。

  齐若卿眯了眯眼睛看向他说:“你们中若是有谁医术比我更高明的,我自愿把这药铺让出去,可惜没有,大伯说我是骗子,你有何证据啊?没有证据说的话就是污蔑,我是可以把你告到知府里去的。”

  她最忍受不了的就是有人质疑她的医术,她不否认有人比她医术高明这一说法,毕竟人外有人,可说她是骗子好歹拿出来证据吧。

  齐盼被她这一番话说的哑口无言,他近日也听说了一些神医的说法,但是更多的是不相信,觉得这丫头把别人骗的团团转罢了。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大伯定是不想被告到知府的,那这样看在我们还有一点点的血缘关系,你给我道个歉就好。”齐若卿冷眼看着他。

  道歉这种事齐盼定然不会做,还是给这样的小丫头片子道歉更是不可能,他脸色不太好站在那里没有说话,齐若卿一时间也是沉默。

  大伯的女儿齐紫悦气不过,开口说道:“你在这里得瑟什么?你这药铺肯定坚持不了多久,估计都撑不到明天了!”

  “不得不说你的存在感真低,我刚刚都没有看到你。”齐若卿确实没说谎,她刚刚没注意到还有另一个人,齐紫悦突然开口还把她吓了一跳。

  “你!不过是会一点医术真把自己当个任务了?”齐紫悦眼中全是愤怒,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齐若卿之前都没注意到她的缘故。

  对比之下齐若卿就显得异常冷静了,她看向齐盼开口道:“大伯也说了,这药铺是我父亲一辈子的心血,您女儿说药铺撑不过明天这话,就不是在糟践我父亲心血了吗?”

  这人还真是双标,齐若卿心里这样想着,又看向齐紫悦。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这药铺不仅能开很久,生意还很好,你什么时候有时间还可以来叫我看看,检查一下你的脑子有没有什么问题。”齐若卿语气平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