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十一章 中毒案件
  北辰走后,陆络恒看了一眼在里面专心看病的齐若卿,也没有多留。

  齐若卿这几日都在专心看病,也有一段时间没见到陆络恒和北辰二人了。

  “姑娘……”长生气喘吁吁的跑来叫道。

  齐若卿看了他一眼问:“何事这么着急?”她现在已经完全掌握了这个世界的礼仪和说话方式,起码可以做到不会穿帮。

  “陆,陆大人派人来找您过去一趟,据说是有事要您帮忙。”长生把外面那名侍卫的话转述了一遍,心中还带了些疑惑,陆大人怎么会有事找姑娘帮忙。

  齐若卿听到这句话也是愣了一愣,随后吩咐长生叫那些排队的人先回去,明日再来找她医治,随后又把药材收拾了一下,才出了药铺。

  外面早就有人等候着,齐若卿跟他们来到一家酒铺子。

  刚一进门就看到地下躺了一个人,周围还站着些人围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陆络恒,和她现代的的男神长得一模一样,她一眼就看到了他。

  当然那种清冷的气质也没谁了,齐若卿走过去询问。

  “不知陆大人叫小女来有何事?”齐若卿带着些客气的说道,简单行礼后看了看地上躺着的那个人,想必应该是和他有关系。

  陆络恒开口说道:“今日是本官唐突了些,今日请齐小姐来是想让你帮忙看看,这人是因何而死?”说着指向地上的那个男人。

  齐若卿蹲下替他把脉,过了一会儿,她蹙着眉看起身来。

  “陆大人是何时发现这人死了的?”齐若卿神色有些复杂问道。

  “这人名唤牧究,一个时辰之前有人报官来说酒楼里死人了,本官到这里时,他便已经没有了生息,听人说是突然倒地而死。”陆络恒见到齐若卿这样解释着说。

  突然倒地而死?看样子这人定是长期服用了那药。

  齐若卿抿了抿唇还是如实说出来:“小女刚刚给此人把脉,发现他中毒已深。”

  “中毒?”陆络恒听到这句话脸色也沉了下去。

  “不错,刚刚听陆大人说是突然死去,小女觉得他应该是被人陷害了,毒素已蔓延至心肺,这应该是长期服用了慢性毒。”齐若卿说出来了自己的推测。

  之前看了许多小说,下毒这种事倒是常见,所以此时齐若卿也没有感到多新奇,看样子这牧究应该是得罪了什么人的,要么就是因为家族纷争。

  陆络恒听完她的话沉默了一阵没有说话,随后看向一边面无表情的女孩。

  “齐小姐能确定自己说的这些没错吗?”这倒不是陆络恒不愿意相信她,下毒不是什么小事,若是确定了就要去查这家的每个人。

  齐若卿自然也能理解他的心情,语气肯定的说:“当然能确定。”

  听到这句话,陆络恒朝着身边的人点了点头,就有人牧究的尸体抬走了。

  “今日多谢齐小姐帮忙,本官定不会亏待。”陆络恒感谢着她,这反而说得齐若卿有些不好意思了,她也没有干什么事。

  走出这个酒楼,旁边突然扑来一个中年女子,对着齐若卿大叫。

  “你不是神医在世吗?为什么不能救我儿子?你这还神医呢,连我儿子都救不活。”那妇人大喊着,即使被知府的人拦着,也不收敛。

  “你明明都能救活一个人了,为什么不愿意救我儿子?”那女人哭喊着。

  陆络恒把齐若卿挡在身后,很想让人把她带下去,他的袖子就被拽了拽。

  他低下头发现齐若卿用眼神示意他放心,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他还是相信她的能力的,齐若卿总能给他带来惊喜。

  “这位大妈,这酒楼门口可不是你撒泼的地方。”齐若卿冷声说道,“其一,之前那人本来就没有死,只是昏厥了而已,我不是神仙没有起死回生的能力。”

  她走到那个女人身边,冷笑一声,又说道:“其二,你儿子是被人下毒毒死的,你不去找那个下毒的人,反而来这里纠缠我,你是闲的没事干了吗?”

  齐若卿两三句话,就把那女人怼得哑口无言,毕竟她的这点技术,还比不了齐家那些人的程度。

  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那女人怔住了,随后自言自语的喃喃道:“下毒……不可能啊,这不可能,我儿子明明很健康,。”

  齐若卿带着些怜悯的看向那个女人,自己的儿子为什么死都不知道,还真是可怜,不过应该是熟人作案,能让牧究长期服用的只有和他熟悉的人了吧。

  陆络恒脸色有些黑,眼神示意知府的人将她带下去。

  “齐小姐本官要去查案,就先走一步了。”陆络恒带着歉意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就打算去牧究的府中一探究竟。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齐若卿想到了什么拦住他说:“陆大人不如带上我吧,我也有些东西要去证实一下。”想说怕他不同意一样,她连忙补充道:“而且带上我说不定可以帮助您破案哦。”

  陆络恒没有说话,她有些紧张的看着他,好像生怕他拒绝自己一样。

  “好。”陆络恒终于还是妥协了。

  齐若卿跟着陆络恒来到牧究的府邸,齐若卿来到牧究的房间四处检查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什么有毒的东西,她心中有些疑惑和不甘心,按理来自己的猜测不会有错。

  她想到了什么叫来伺候牧究的丫鬟问道:“今日你们家少爷可有在家中用早膳?”

  那丫鬟想了想说道:“家主不让少爷去外面那些地方,所以少爷的一日三餐都是在家中吃的。”

  齐若卿听到她这话眯了眯眼睛,说道:“你家少爷的早膳如果还有剩下的的,麻烦你帮我拿过来一下。”

  家主不让牧究在外面吃东西?这是什么奇怪的规矩,或者说让他在家吃,是要达到自己的什么目的,齐若卿这样想着,发现陆络恒一直在看着自己。

  “陆大人是否也觉得有些古怪?不让他在外面吃,或许是有些企图呢?”齐若卿也看向陆络恒,开口问道。